朋友开玩笑的说:「你们俩个干脆在一起吧!」
    我看见他的眼神,便清楚地知道,他不会是我的。

    那样的眼神,犹豫里带点冒险,惊喜中多了惶恐,有一种想又不敢想,有机会却又不能为的冲动,顾虑太多,直觉太少,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就这样硬生生被压了下来。

    当他的身边有了另一个女孩子,我为他高兴;他们争执,我做和事佬;他们冷战,我劝双方息事宁人;最后他们终究分开。

    当我的身边有了另一个男孩子,他为我高兴;我的坏脾气,他为我化解;我闹糟情绪,他逗我开心;我陷入困境,他劝我冷静;最后,我也与那个男孩分开。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彼此安慰,有笑有泪,更以死党自居,从来就不打算点破,男女之间应该要的隔阂,或是界限的分明。

    我回忆所有可能产生暧昧的情节:众朋友相约,先到的却是我跟他两个人,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点了两杯咖啡,因为咖啡的苦涩令人难以下咽,于是交换喝,这时候有两个暧昧点。

    我们开始谈天,谈起对方交往对象的优缺点,被对方感动的事件及次数,甚至是对未来的幻想与假象,尔后,发现此时喝咖啡的俩人有着更多的相似处,其中包含了怜悯和疼惜,这时候暧昧点N次方。

    众朋友接着来,却发现在谈天的阵仗里有两道光芒交战着,我们用眼神告知对方,某某处我们相同、他们某一点我们认同…等等,暧昧点冲破未知数。

     我想我不是不敢,俩人都单身的情况下,俩人又默契十足,没有「可是为何不能在一起」的疑问,只是我多了一个「顾虑太多,直觉太少」的防线,因为我甚至不能确定自己的喜欢还是爱,他的眼神也像代表着,犹豫里带点冒险只是因为有点意思但不表示真的能爱,惊喜中多了惶恐只是因为尝试后可能会后悔甚至决裂,我们有「这样也很好」的认同,更有「一辈子都祝福你」的心态,我想我只能接受日久生情并不适用在我身上,暧昧归暧昧,我不要掌握浑沌不明的形势,如果光是他的眼神足以让人却步,那么更别提肌肤的碰触了。

     「这样也很好,我会一辈子都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