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莫干情结

                 
         莫干情结
          应该是秋天了吧,最钟情这一季:浪漫且富于诗意。如路同林语堂指间的雪茄一般,充满了熏熟的温香,有一种泛黄的美,仿佛是——纯洁的记忆。
             每年的这个时候,昔日同学都会回母校来看望老师。
          我喜欢这种聚首,大家坐在曾经给过我们许多快乐与悲伤的教室里重温旧梦,同时也感受着一份物是人非的苍茫。每当有人提起一件当初曾深深打动过许多人的往事时,大家会不约而同的激动。而那次美好的莫干之行,更教我们莫齿难忘!
          是的,片片黄叶已随风而落。我信步于一条悠悠的小径上,领略着这个悠悠的黄昏,心情也是悠悠的。
             98年暑假,大半同学随着两位班主任,一起去莫干山进行我们的毕业之旅。我们有两天一夜的时间可以尽情的宣泄被压抑达一年之久的心灵。终于可以和同窗好友在异地无拘无束的游玩,想到此处,怎能不让人兴奋。
     早早的就集合出发了,车很快驶出了市区。市郊公路两边是成群的油菜花,太阳刚刚露头,慵懒的照在花群上,将淡淡的花香烘了出来。虽然见过不少堪称经典的田园风光,但直到现在我仍和同学们固执的认定这是我们所见过的最美丽的田野。
  男女生早已忘形的打闹在一起,连年轻的副班主任也加入了我们的牌局。因为不想过早的失声,而影响到后面的狂欢,我安静的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朦胧中,这一张张熟悉的脸变得模糊了许多,影子似的晃动在眼前。在里面,有些是一直喜欢着的;有些,已变的讨厌了。但一想到再过几天,便将和里面大多张脸作别——有的甚至是永别,昔日的爱憎不由也淡了许多。就让我们在这最后的时光里好聚好散吧,一念至此,心中不免涌出些浅浅的感伤。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离愁了吧?!
         想着想着,眼前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才发现车已经行到了山脚下面……     
     秋意虽然空灵,却如鲛纱一般拢住了我的幽思,浸入这无处不荡涤洋溢着朦胧的秋色之中,似饮琼浆般的醇美。
     吃过午饭,在导游的带领下开始了游山玩水。山泉比我想象中的要清澈凉爽——风景也很是迷人,而且都不张扬,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淡定的美,幽雅而内敛。没有几个同学是真正爬过山的,大家都没料到这是件十分费力的事。可是连平日里最娇气的几个女生也未曾叫苦,每个人直玩到尽兴才恋恋不舍的走回住处。将至宾馆的时候,一大片竹林呈现在我们眼前,四周有薄雾缭绕。我穿梭其中,没有飘飘欲仙的感觉,只是觉得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很潮湿,而当时的我并不懂得领略这种朦胧的韵致。
在我所识的人中,只有Michael.Ondaatje笔下的Katharine喜欢这种潮湿感。但最终,她是死在沙漠里的。想到这里,不禁颤了一下:身边的人都给我一种咫尺天涯的距离感,我开始觉得冷。
     晚上,和阿剑受四个女生的邀请去了她们的房间。本来我俩很有一番成就感,直到被早已在她们房里的男生责怪来得太晚,才得知:今晚,除了我们房里的几个游戏机迷们去邻室切磋技艺外,其他的都已混迹于女生房中——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我硬是挤在一个内向的女生床上高谈阔论着,被周围的同学说成是心怀不轨。反正也没多少玩笑的机会了,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地胡吹自己早就有意于她了。
有时候许多事情真到了无所谓的地步,反倒省却了许多造作,显得更接近自然与本真。电视里放着柏原崇的《一吻定情》,我们都很动情的看着,女生们更是大声尖叫,每个人在这个夜晚都变得歇斯底里。
     迎面走来一位少女,可人极了。在夕阳晚照之下,更透出一分诗意朦胴的美。和这缱绻旖旎的秋一样,悄然散发着她的魅力。不由记起了叶灵凤的《新秋随笔》:“只有秋天才是一位宜淡宜浓,亦庄亦喜,不带俗气,有伟大的心情,文学的趣味,能领略你的少女。”秋——少女,我似乎寻到两者内在的联系了。
      门开了,她走了进来。一房间的人都朝我挤眉弄眼。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懒洋洋得从床上坐起来,问她的来因。她说在隔壁熄着灯听男生讲鬼故事,觉得没劲便过来瞧瞧。阿剑瞟了我一眼,做贼似的窃笑不已。真搞不懂,为什么大家都认为我喜欢她呢?她的确是讨人喜欢的女生,我也确实天天和她同进同出、无话不谈,但这就能证明得了什么吗?!其实,我是应该恨她的:毕业前夕,我和自己喜欢的女生因为她的搅和反目成仇、行同陌路。之所以没跟她绝交或施以任何报复,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搏命迎考,终于“情场失意,考场得意” 。但兄弟们却认为这不过是我的借口罢了。犯得着吗,她的确给我一种不同于其她女生的感觉,但我只是将她看作好友而已——难道这就值得我去喜欢她,我常这样问着自己和那些“好事之徒” 。
     她走到我的对床坐下,嚷着要替房里所有的人算命。轮到我的时候,她边洗牌边古灵精怪地问了我许多无聊的问题。最后,算出了我将在高中拥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的爱情。
     我把牌丢在一边,开始仔细地打亮起她来。她应该算是一个明朗的女孩子,有清秀的脸庞和教我有点受不了的小性子。不过很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她哭了,非常的惹人怜爱;那一刻很想拥她入怀,给她安慰。但这只是刹那间的情不自禁而已,也是我初中生涯里唯一一次领略到她的温柔与可人。在她为阿剑算命的时候,我默默的下了床,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里空无一人。
在接近自然的地方,一个人也更接近他的灵魂。我相信这点,当你从城市的喧嚣尘烟里出来,行走在田野和山风之间的时候,一定会感觉到灵魂在边缘游荡时的孤独——所以,我意识到了自己在此际的落寞。
过了一会,阿剑也回来了,我们开始胡扯。不知怎么的,拨了电话要她上来闲聊,却被无声地挂断了。阿剑在一旁关切地问着她是否上来,我告诉他说,她不会来的,边说嘴角边挂着冷笑。
可是她来了;一个人,安静而自如的。已经记不起聊了些什么,只是觉得气氛非常的寥落。大概是午夜时分,班主任来提醒我们别玩的太晚。待老师走后,我便起身送她回房。她只让我送到楼梯口便和我道了别。
夜风沉醉的楼道,安静而幽郁;使她的背影显得孤独无助,让人感觉彷徨和无措。就在她快要离开我的视线时,她忽然停下脚步,背对着我小声说想在开学后给我写信。我含糊得应着,恍惚的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忽然就觉得不舍起来,想开口让她别走,就这样和我坐在楼梯上,沉默到天明。
很久以后的一个夜晚,证实了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在那个瞬间,我开始将她的身影牢牢的印在心里,挥之不去了。同样是在午夜时分,我坐在一辆急驰的车中。毫无征兆地就想起了那个瞬间:寂静幽暗的楼道里,她暧昧脆弱的背影;慌乱的对白,纷扰的心绪……心里开始感觉疼痛,温暖的疼痛。终于承认,她才是自己一直喜欢着的人。可是在那个时候,当别人告诉我她喜欢自己时,可以无动于衷;那么现在,我也没有任何资格和理由去争取或得到些什么。我并不能随意的支配自己,我要对学业负责,对父母负责,当然——更要对她负责。所以当时,我中断了和她的通信。
     送完她回来,发现同房的几个游戏机迷们又“打”回了“老窝”。我躺回床上,试图让自己沉睡。可他们折腾了一夜,使我难以入眠、心如乱麻。
     希望她和这秋一样,不要红颜薄命,刹那芬芳。我们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彼此相视一笑。那么再会吧,可爱的少女,我会在茫茫人海中为你祝福——也为这美丽的秋,为红尘中每一个爱秋的人。
      已经不记得后面的一天是怎么过的了。但我可以确定,当时我们一定是带着深切的留恋之情告别这个将让我们怀念的地方的。因为时至今日,许多同窗仍怀着一份浓浓的莫干情结,想要再故地重游一次。但我知道,很多事情却只能有这么一回。就象第一次成长,第一次喜欢别人。那种感觉,那份感动,一生之中便只能有这么一次。重温旧梦只会让你的回忆变得不再完美!
     真的,有回忆就够了。因为记忆里的山中岁月,明朗女生,及至于那份感动,那浓的化不开的莫干情结,都已在我的心中定格,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了。
     写到这里,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可能是因为执笔太久,眼睛发酸的缘故。曾记得泪水给我的是一种温暖而咸涩的感觉,自己差不多——已经是忘了!
         终于等到了秋,等到了最爱的秋——最爱,没来由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