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抗日之血债血还

sunnygod 收藏 27 1562
导读:[转帖]抗日之血债血还

第二章 决策

作者:binbin1970425

    在保太镇的仅有的一个旅店里,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坐着五个年轻人。我们用了近两个小时才到达镇里,在路上我们就商量了暂不提财宝的事,在没有绝对安全的环境下,这将成为我们五人的秘密,在现在的世界里我们四处充满着危机,本身我们五人就不正常,大洋还好说,显示金子绝对会要我们的命的。

    住进店后,我们吃完晚饭就聚在一起研究我们的未来命运,我们都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以前的世界了。一种伤感的情绪弥漫在我们五人的心里,以致久久没有人说一句话。王元开口道:“大家别想太多了,即来之则安之,还是想想我们以后干什么,我们都有一身的学问害怕没饭吃,有个伟人曾经说过如果时光倒退20年,现在的人80%就会成为伟人,要知道,我可是能够连续不断的获得几十年的诺贝尔化学奖的。”大家听了他的话都笑了,气氛也轻松了不少。

    这时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而我却一直在沉思,由于我非常的喜欢历史地理以及军事,我知道民国24年就是1935年,也就是到“7。7”卢沟桥事变仅有两年的时间了。也就是我们在抗战的前夕来到了这里,在我们民族最危亡时来到这一时代,在我们民族即将面对最凶残的敌人时来到这里,我们可是中大奖了,感谢上苍,也许是老天终不忍心再让我们多灾多难的祖国再遭磨难。想到这里我的内心豁然开朗,精神为之一振,我知道我们五人是彻头彻底的民族主义者,平时我们再回顾历史时,常常扼腕叹息,有生不逢时的感觉。就拿王元来说吧,清华的高材生,几次有出国留学的机会,都没有去,立志要把自己所学建设祖国。

    他们说了一会儿,发觉我一直没有发言,都奇怪的看着我,要是平时我早就闹开了。我看大家都看着我,我面带笑容对大家神秘的说:“知道民国24年按西历算是多少年吗?”张波算道:“11加24也就是1935年,我没算错吧?”这时王元双目发光一脸兴奋的望着我,我知道他懂了,我继续提示道:“完全正确,加10分,那么两年后呢?”王杰接口道:“那是1937年嘛。”说道这里王杰浑身一震,马上一脸的兴奋,其他俩人也显得欣喜若狂。好像终于得到一个大显身手的机会了。我把手指往嘴一指说道:“小声点,看别人听见,下面我们商量一下今后具体怎么做。”我开门往楼下看了看,店老板和家人已经睡了,楼上五间客房只有三间住了人,其实今晚这个旅店就只住了我们五人,没有其它生意。我又推开窗户向外边看了看,窗外一轮明月当空,皎洁的月光洒在外边的庄稼地里,小镇的人早已休息了,只有青蛙和昆虫的叫声,非常安全。

    王元对我说:“谈谈你的想法吧?”我激动的说:“兄弟们,我们运气太好了,居然让我们回到抗日的前夕,还是在山东,山东基本是抗日的最前线了,我们第一步要做的是找一个地方办厂,充分发挥我们的才能和超前的知识。而且主要是开办一个炼钢厂,炸药厂,以及一个机械厂,我们都知道山东的矿藏资源非常丰富,完全在短时间内能办到,特别是有包头钢铁学院的老张,我们完全能够生产武器用的好钢,我们还有一个化学家嘛,生产炸药当然不成问题,在买一些机床建一个机械厂,为造枪造炮做准备。”这时王杰插话说:“兄弟们,我们还可以建一个药厂,专门生产青霉素,这可是比黄金还金贵的东西,即可以赚钱又可以为今后战争做储备,要知道我在医学院就做过制造青霉素的试验,很简单的。”李玉发话了:“我们就这样白手起家吗?”我回答道:“不,首先我们要投靠一个人。”张波说:“不会是韩复榘吧。”我说:“不是韩复榘,这个逃跑将军我们不可能去投靠他,我们去找范筑先将军,这可是一个铁心抗日的将军,据我所知,范筑先将军现在正在临沂县任县长,36年才会调到聊城去当专员的,我们可以说我们是海外回来的留学生,特地去投奔他的,在他手下开矿建厂,整训保安队,为抗日作准备。把我们知道的一些现在的国际形势告诉他,让他支持我们。”王元说道:“我知道你对历史熟悉,给我们介绍一下范筑先的情况,让我们也了解一下。”我对着他们说:“大一假期,你们都看见我拿着一本厚书再看,那是一部介绍我国抗日战争的小说《新战争与和平》,原河北省委书记李尔重写的,里面的抗日名将范筑先将军、郝梦龄将军、张自忠将军、孙立人将军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范筑先将军在接到韩复榘南撤命令时,发出了‘守土有责,裂眦北视,决不南渡、誓率我游击健儿及武装民众,以与倭奴相周旋。成败利钝,在所不计,鞠躬尽瘁,亦所不惜’的通电,在1938年11月的一次战斗中牺牲的。”当我说完,李玉和张波异口同声的说:“对去找范筑先将军,让他帮忙。”接下来,我们商量在见到范将军后具体应对他说什么,该怎么说,而且在找到安定的住所后,一定要收藏好电脑和手机,特别是电脑,里面可是有我们今后生产发展的重要东西,在没获得稳定的电源时不使用它,别把它弄坏了。这时小屋的气氛非常的热烈,我们憧憬在今后的抗日岁月里,我们大显身手的情景,这一夜我们久久不愿去睡觉,即使躺在床上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而天我们早早起床,吃过早饭,早饭时馒头就菜汤,比较难吃,因为馒头不是白面的,而是有麸皮,可能时用石磨碾的,不能去皮。又叫店家烙了一些葱油大饼,带走在路上吃,一结账不到一元钱,找回几角中国银行的纸币,问老板镇上有没有供出租的马车,老板说有,我顺手递给老板一角钱,老板推辞了一下接过钱,就高兴的跑走了,十几分钟,一辆有棚的马车来到了,赶车的是一个三十几的廋汉,一脸的精明象,一看就是一个走四方的人。讲好价钱,原来他只把我们送到二十多里的平邑,在那里再赶汽车到临沂。

    一路之上,车老板说过不停,在他嘴里我们得知了山东的大体情况,自从中原大战后,韩复榘当政山东,百姓的日子过得还算可以,在正常年景能吃饱饭,匪患也被剿灭,得知我们是上山找矿的,忙问我们是找什么矿的,我们告诉他是找铁矿石,准备开铁厂,车老板听我们说的,哈哈笑起来了,告诉我们问对了人,他告诉我们在平邑、费县、临沂都有炼钢的土窑,由于炼不出好钢,只能炼出一些铁,用于打造农具,而且由于成本高,废品多,收不回成本无利润,慢慢的都垮掉了不少,现在的不少农具都是国外进口的废钢打造的,特别是从美国小日本等囯。

    我们都意识到眼前这个车老板的价值,由于他经常跑四方,肯定知道那些地方有铁矿,我忙问他的姓名,车老板叫张忠义,由于不想整日在农田里,就攒了些钱买了这马车,农忙是种田,闲时跑车,生意还不错。我们告诉他今后我们还要找他,让他带我们到四处找矿,他也爽快的答应了,并告诉我们有时在平邑也能找到他,一个多小时,我们到了平邑,我拿出一块大洋给他,让他不用找了,他连声说谢谢,还把我们送到了车站。刚好有到临沂的班车,每天就此一班,经过五个多小时的土路颠簸,终于到了临沂。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