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5日,参加汉语考试的蒙古考生走进考场。


乌兰巴托10月的早晨已经有了初冬的寒意,但却挡不住蒙古人学习汉语的热情。10月15日,蒙古的汉语爱好者一大早就来到了蒙古国立师范大学,参加一年一度的中国汉语水平考试(HSK)。这是中国教育部第四次在蒙古举办汉语水平考试。记者一早来到设在乌兰巴托的考点———蒙古国立师范大学。参加考试的人们早已聚集在学校门口,等待进入考场。他们中大部分是学生,年纪最小的只有8岁。据中国驻蒙古大使馆文化参赞王大奇介绍,蒙古今年有170多人参加HSK考试,是参加人数最多的一年。
蒙古人的汉语热其实要追溯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那时有许多蒙古人到中国留学学习汉语,但到了六七十年代两国关系恶化,文化教育往来也随之中断。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两国关系改善时,整个蒙古只有一所学校开设汉语课程。随着两国交往的正常化和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现在已经成为蒙古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和投资国之一。汉语和英语、俄语一样成为蒙古最热门的外语。蒙古教授汉语的学校也从最初的一所增加到现在的五十多所。
除了在国内学习汉语,近年来随着蒙古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许多条件好的家庭选择直接将孩子送到中国上学。近几年每年蒙古公派到我国留学的大学生和研究生达200多人,从今年开始,自费生首次突破千人。以前在蒙古,孩子去欧美留学是家长的荣耀,而现在能去中国留学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乌兰巴托王子小学是一所私立英语学校,校长的女儿毕业于美国夏威夷中学,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曾给蒙古总统当过翻译,大家都以为她上大学会去美国或英国,然而她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中国。校长夫妇指着女儿与总统的合影骄傲地告诉记者:“我女儿就在你们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学习汉语!”
随着中蒙两国经贸往来的不断加强,到中国做生意的蒙古公民和到蒙古开设公司的中国人逐年增加。在蒙古的中资企业就达1700多家。精通汉语就意味着能找到高薪工作。在中资企业做汉语翻译月薪最高可达上千美元,而蒙古公务员的月收入只有100美元。政府机关许多优秀的汉语人才因此流失到中资企业。在蒙古,失业现象也相当严重。但是如果会汉语,就不必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在首都乌兰巴托有100多家中餐馆,会汉语的服务员的月收入可达100美元,还供不应求。而这个收入对于蒙餐馆的服务员来说是不敢想像的。记者的一位朋友说,过去在蒙古的各类企业招人时,老板都要求应聘者会俄语,而现在则表示,会汉语者将被优先考虑录用。蒙古人现在都明白,会汉语就意
味着比别人更多一些机会。汉语热在蒙古持续上升的另一原因是两国政府的大力支持。我国派遣了3位汉语专家和12位志愿者到蒙古教授汉语;自2002年起每年有20名蒙古老师前往山东大学接受汉语教学培训;我国还拟在周边国家开设孔子学院,蒙古也是其中之一。蒙古教育部从2004年开始将每年举行的汉语奥林匹克比赛定为全国性的比赛,规定中小学组的第一名可以免试保送进蒙古国立大学并免两年学费。另外每年组织汉语歌曲大赛,设置高额奖金,这对参赛选手们也是不小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