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又梦箭弓重挽,
百丈黄沙酣战。
白发正当年,
依旧廉颇能饭。
何泫,何泫,
月夜把吴钩看。




又梦瀚海阑干,
更鼓骑射酒酣。
不叹白发生,
当年廉颇能饭。
无憾,无憾,
夜把吴钩重看。




不知哪首更好,各位赐教.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