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有马来西亚之行,同来自各国人士多有交流。

几次同他人激辨世界上诸种文化的价值。

我是中国人,当然大讲《论语》和孔夫子,不言马。

我说,只读《论语》前三句和最后三句,可知孔夫子思想大概,优长诸君可自判。

《论语》第一章的前三句说之一说: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这其中包含着学习的价值,在现代社会当中最为推崇,而华夏民族两千多年前就“日用而不察”,成为生活的常态。

其二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这其中对友谊的珍视和不拒远人的态度,其开放心态和对世俗人伦关系的肯定,在现代社会中更见珍贵。英哲培根说,没有朋友,斯世则一片荒凉。对远来的朋友尚如此,遑论其近者!

其三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这其中对知识内在价值的肯定,对知识本身之于人生造成的自足性,以及对纯粹知识追求的肯定,以及对一种淡定人格的敬意,是孔儒当中最可爱的地方,也是中华文化的光鲜之处。虽小道者,亦有可观者。

至于《论语》最后一章最后的三句之一: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展现出大德高人对世界内在规律的思索,实践但遵从自然安排的从容,实在是现代社会各种心理疾病的解缓剂。有没有天命,存而不论,却认为有客观的内在规律。比之一切的神造世界论为基础的宗教,先进确实至少五百年至一千一百年。

其二: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开始,我们听其言而信其行,后来我们听其言而观其行,这是实践造就的成熟。通过言语的表象试图解读他的内心和本质,这是对成熟人生的鼓励,对现实主义人生态度的肯定。

其三:不知礼无以立也!

我以为,夫子所倡导的人际关系中“温良恭俭让”,比之“五讲四美三热爱”之类,高过一百倍。但夫子并不是鼓励“老好人”主义,他说过:乡愿者,德之贼也,就是批评老好人的,教人坚持道德原则。也说过“恶声至,必反之”。但作为普遍的原则,现在我们最缺乏的就是“温良恭俭让”,而多恶言相向和“文明的冲突”。真正的文明,温良恭俭让的华夏文明,不会同不文明的文明冲突的。

我最后总结说:第一句,是肯定学习的价值;第二句,肯定人伦关系;第三是说知识的价值;第四句是说现实主义和遵从客观规律;第五句是说的是经验,对知人论事的大有帮助。第六句是说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的关键。

解读完孔夫子的六句话,众人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齐说,孔夫子伟大,中华文化高明。

我答应等回国后,把《论语》的英文版给他们每人email一份过去。

(让人有感而发的是:“五讲四美三热爱”讲了二十多年,但看完国庆升旗、被爱国“主义”激动的数万群众,却留下一个满地垃圾的天安门广场。太不文明的爱国者,是大有可怀疑的。但,如果我们在长安街以及公共场所多挂“礼义廉耻”的横幅,中国的精神文明建设那才是真的上了一个台阶。中国的“精神或社会文明建设”,不使用中国传统的精神资源进行,能取得什么进展,不用多说。可惜当局者仍迷而不悟。)

 

甘肃刀客独立评论:www.lingqing.blogchina.com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