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军工厂是台湾特工重点窥探的地方。图为俄罗斯圣彼得堡北方造船厂正在建造一艘“现代”级驱逐舰。(法新社图片)

台特工纷纷赴俄安营扎寨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

<object><EMBED></EMBED></object>
最近,随着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断深入发展,俄方在向中国大陆出口武器的政策方面出现了一些微妙的调整。俄战略研究所研究员、曾任俄驻老挝大使的费多托夫向记者表示,俄已经认识到,军购是一件互利双赢的好事,已经不再羞羞答答,而是愿意出口一些更先进的武器给中国大陆。前不久俄中刚刚签订的一批军购合同就是证明。中俄军购引起了台湾当局的紧张,不断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本钱追踪军购的相关消息。

10月4日,俄罗斯“桥”媒体集团出版的时政周刊《商人》披露了台湾间谍在俄活动的有关情况。该周刊报道称,最近,随着俄国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军购进入快车道,台湾明显增强了在俄罗斯的情报搜集活动。一大批来自海外的具有台湾背景的华人开始打着各种旗号在俄安营扎寨,利用各种渠道和手段展开行动。 《商人》周刊指出,有关台湾特工在俄日趋活跃的报道绝对不是耸人听闻。来自台湾的特工在俄罗斯并不少见。他们以各种合法身份进入俄,主要是完成各个主题的任务,而头号目标就是征集有关俄出售武器给中国大陆的信息。

台湾特工最常使用的身份是商人。近年来,俄罗斯和台湾的贸易额在不断攀升,2003年贸易额已超过16亿美元,去年则达到30亿美元。出于政治考虑,台湾从俄罗斯大量进口原材料,每年贸易逆差都在7亿美元以上。日前,台湾前“行政院长”、现任台俄协会理事长的张俊雄就来到莫斯科主持“台俄合作论坛”,台“中国石油”公司与俄国际关系学院能源研究所签署了合作勘探计划案等合作项目,合作金额约3亿美元。在这种背景下,利用经商身份前往俄罗斯已经成为台湾特工刺探情报的一个优先选择。

实际上,台湾驻俄罗斯的许多机构,比如台北莫斯科经济文化协调委员会莫斯科办事处等,都是打着经贸的旗号开设的;台湾为了扩大在俄罗斯地方上的影响而设立的机构,也都举着经贸的牌子,比如去年5月在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开设的“商务代表处”。这些机构的部分工作人员另外具有“特殊”的身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几年前在莫斯科离奇死亡的台驻俄工作人员马美强,后来就被台官方证实是“国防部军事情报局”的特工。台湾《中国时报》称,他的死亡与搜集苏-27战斗机的情报有关。

此外,打着记者、游客的旗号四处活动也是台湾特工常用的一种手段。俄媒体称,台湾赴俄的游客每年超过1.5万人。

台特工专门结交俄官员

《商人》周刊报道说,台湾特工的重点目标是俄工程人员、现役军人、记者和公务员,尤其注意用重金收买等方式结交俄罗斯军工、国防、情报等部门的官员。有台湾媒体曾吹嘘说,派驻在俄罗斯的精通俄语的“军情局”特工们﹐通过经商交友的方式﹐同俄国军工部门的经理和技术人员发展了良好的关系﹔这些特工在俄国人的帮助下﹐无论是远在西伯利亚的飞机制造厂,还是地处黑海﹑波罗的海海滨的造船厂﹐随时都可以自由进出。记者就此问了一名俄罗斯军工企业的工程师,他不以为然地说:“(这些台湾人)有可能进入工厂的食堂和小卖部,但他们进不了组装导弹的车间。他们什么实质的东西也看不到。”

媒体偶尔会爆出台湾特工在俄搞“大动作”的细节,有的相当耸人听闻。台湾《商业周刊》曾披露,在“台湾商人”的撮合下,1991年12月,台湾和苏联有关方面曾就购买苏-27战斗机一事达成6项秘密协议。其中包括苏方同意台湾送2名飞行员当“种子教官”,到苏联接受苏-27战斗机的飞行训练。由于苏联解体,台湾的如意算盘才落了空。由于这一说法过于大胆,很多人怀疑它的真实性。另外,英国的《简氏防务周刊》也曾透露,台湾方面曾和俄罗斯的官员以“私人”的性质讨论了“基洛”级潜艇的相关事宜,甚至探讨了俄专家以个人身份前往台湾的可能性。对此,有俄罗斯专家告诉记者,这些事情的可信度极低,它们更可能是台湾情报部门为了邀功而编造出来的,事情最终没搞成,处理事情的过程就任着他们去吹嘘,反正也无法核实。

其实,台湾特工很依赖公开渠道搜集有关情报。俄媒体几乎对每一大笔军购生意都会大加报道,俄出版的《俄罗斯武器索引》等参考材料经常刊登大量数据信息,这些都是台谍的情报来源。前不久中俄举行了“和平使命-2005”军事演习,台湾特工搜集公开情报的活动就格外卖力。《商人》周刊指出,此次演习中,多名俄随军记者接到了台湾方面重金购买录像带的邀请。

台湾特工云集何处?

据俄罗斯反间谍部门透露,台湾特工主要集中在莫斯科、圣彼得堡、下诺夫哥罗德以及新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共青城和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等地。俄罗斯战略和技术分析中心研究中俄军事合作的专家康斯坦丁·马基延科指出,这些城市无一不是俄罗斯的军工重镇,而且中俄军购项目主要的生产厂商就分布在上述地区。

莫斯科是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中心,也是军事科研、设计和生产的主要基地,这里自然是台湾特工最活跃的地方。位于莫斯科州的著名导弹生产厂———“星—箭国家科研生产中心”是俄罗斯向中国出口多种反雷达导弹、反舰导弹的关键厂商。

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的重要军工城市,俄最主要的水面舰艇制造厂———“北方造船厂”就设在这里,该工厂可生产多种型号的驱逐舰以及常规潜艇,中国购买的多艘“现代”级驱逐舰就由该厂建造。

新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和共青城三座城市都是俄罗斯的航空城。其中,新西伯利亚市主要生产苏-24轰炸机和苏-32战斗机,伊尔库茨克市主要生产苏-30系列战斗机,共青城主要生产苏-27系列战斗机。台湾特工集中出现在上述地区就不足为怪了。

俄盯上千余名可疑分子

俄罗斯的克格勃曾举世闻名,反间谍自然更有一套。据《商人》周刊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俄罗斯官员指出,云集在莫斯科的记者、商人和随行家属近4000余人,这些人中有1/4的身份可疑,成为俄国反间谍部门重点监视和策反的目标。

尽管有媒体把台湾特工吹得神乎其神,但实际上,他们的水平到底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有分析人士指出,俄媒体公开报道台湾特工的活动情况,说明俄罗斯已经加强了对台湾的戒备,并对台湾的情报网有了一定的认识。俄罗斯为了维护其武器出口的信誉,不可能放任机密外泄,依其世界第二情报大国的地位,台湾特工想从这里刺探真正有价值的军购情报,势必困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