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醉里不知身是客


醉里不知身是客

一个人羁绊在西湖畔的旅舍里,昨夜约几个好友在湖边的酒肆小聚,竟然意外地碰到了大学时同窗加老乡的阿昌,彼此多年未曾谋面,也许是生活的艰辛和风霜,他比离校分别时整整地瘦了一圈,黑黑的,岁月过早地爬上他古铜色的脸,可能是常年在海上漂泊,吹惯了咸腥的海风的缘故。我俩在学校时就常喜欢在一起喝两盅,用乡音聊着家乡的趣事。

    因此可能有一种“他乡遇故交”的感觉,又有点酒逢知己的欣喜,我不由得比时常多添了几分兴致,多喝了几杯,那是甘醇爽喉的小糊涂仙酒。夜深大家曲终尽欢而散,我已记不得是怎么回的旅舍,有点儿醉,也不记得尚做了些什么?最后迷迷登登地快乐地睡着了。

    醒来正是清晨,光亮透过白纱柔柔地刺开了我的眼,头还有一点微微的疼,房间的空气中尚且残余着浓浓的酒香。风从窗缝间挤过来一缕两缕,拂在了我的脸上,使我多了一分清醒,松慵地坐了起来,走向卫生间,胡乱洗漱完毕。打开那扇向阳的窗,正是阳春的好时光,难得的一个艳阳天。远望西湖边如少女般一头秀发的垂柳稍的一抹抹嫩绿,感觉眼睛立时眉开眼笑,这我称之为“养眼”。而明媚的春光和煦地斜斜地抚摸在身上,暖溶溶的,更让人心醉。

    回头看到半部残缺的《离骚》虚掩在书案上,不由一哂,想又是昨夜自己醉酒时一个人的荒唐,我竟有酒后朗诵《离骚》的癖好么!呵呵,如此索性焚上一炷幽幽的檀香,每回居外,我总不忘带些熏香和一两本书的习惯。再泡上一壶刚买的新制的上好龙井清茗,轻轻地把自己放在露台上的躺椅里,凝视着这如新雨后的湖光山色。这几日为生计还真辛苦了自己,试想不如暂时忘却那红尘俗务,抛开那诗文酒债,先偷得这一会半盏功夫清闲要紧。

    茶毕,方想起今天不正是休息日吗?暗笑释然。此时市街上还没有人,何不一个人出去遛遛,呼吸些新鲜的空气,探望一下春的消息,当然心里更想着去偷窥西子清晨的新妆。

    走在那条熟惯的荫间绿堤上,我用心去倾听黄莺的情歌,游鱼的细语,又仿佛携屈子一块行吟。窃思今日我可以闲闲的踱,再没有昔时恋人在断桥残雪里痴痴的等待,没有故知在平湖秋色时欣喜的重逢,没有游人在夏荷观鱼前厌倦的喧闹,只有此时行者在这苏堤春晓间闲闲地踱;甚至不要诗词的吟哦,丹青的皴染,酒墨的醇冽,只要这风、这景,和这份心情。

    有人说:沃土深湿,是离的人最后的浇灌;花瓣笼烟,是“瘦”的诗人搽的泪。可如今“瘦”的诗人安在?望着烟隐云抹中的灵隐古刹,我有点似悟非悟:巫山非云,沧海非水。一片枯叶飘落,又有人曾经告诉我,那上面镌有你的诗,泼过你的墨,闲抛着晓晓的珠泪。我想也许此时你也正与苏晓晓泛舟在湖中央,只是我看不见罢了,但用“心”又能清晰的感觉得到,仿佛你恰在船首击节而歌:“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犹忆倾城相随太守时的盛况。

    我既然无法看见你,便干脆闭上了双眼,此时堤上还是没有多余的行人,现代都市一周的奔苦劳累,也许多数人还睡在你的梦乡里。和千年前一样的和煦的阳光,透过稀疏的嫩枝,将千古的沉重的历史一页一页地涤荡,忽而你举杯一饮而尽,又感叹起罹难后的遭际,弄得晓晓也为你垂泪,而我闻到风送过来的那缕酒香,头竟还有些晕沉。

    我无法也不想对你作丝毫劝解的玲珑之语,只是静静的低头听着,不意也无心劝阻你让所有的孤寂和困顿都交付给了你的酒,还有你的诗、你的墨、你的深情,最后连同酒壶也一起掉进了西湖底;让晓晓的最后的一滴泪也化作了这淡淡的轻烟。因为我没有资格象秋雨先生那样有针对地指出“乌台诗案”是因为你“名太高”,温和柔雅如林间清风、深谷白云;因为你对官场的幼稚、无知和炫耀,继而面对虚伪小人的无助和无能,而你黄州的际遇正是你灵魂和思想的突围。

    睁开眼刚好来到和你一样背着千古悲怆的岳王坟前,我才轻笑说你要比这屈死在风波亭的岳帅幸运。风波亭成全了岳鹏举的英名,“乌台诗案”却成就了你完整隽永如酒的人生,因此秋雨先生又说黄州成全了你,你又成全了黄州的赤壁。你总不能在这西子湖畔唱吟一辈子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吧!你的归宿应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去体验那人的悲欢离合,讴歌那月的阴晴圆缺,咏叹“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悲情。

    临去之际,你却轻轻问我:你希望自己是醉还是醒?我愕然。未等我回过神,你已飘然间拈须抿笑,与晓晓驶兰舟乘风而逝,清风过处,我尚欲醉还醒!“唉乃”一声,一人一扁舟正划向湖心的小瀛洲,我觉起幡悟,心地一宽:人生又何必拘于执着,其实醉又如何,醒又如何!自己居日寻求的不就是这风、这景、这份心境么?此时的所思所感的不正象自己是天地之间的主人么?可笑自己前日还在寻愁觅恨式的痴迷,才新写的那曲《山坡羊·伤春》:

        东风声咒,南窗雨骤。
        胭红打落无重数。
        意难酬,莫登楼。
        斯情斯景年年又。
        孤独百年孤独酒。
        心,无计休!眉,无计休!

    此情此景不休!何日休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