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而降 作者:巴氏灭菌

铁血肥龙 收藏 20 787
导读:从天而降 作者:巴氏灭菌

 1.“我不想当军人”

故事背景请参看联合光子的《共和国战争》

1931年三月十日,这是个漂亮的下午,在德意志帝国的慕尼黑大学的中央草坪上一大群黑头发的男女青年正欢快的笑着。草坪西侧的轻工技术学院大楼的二楼窗户里,几个身穿灰色德国国防军制服和两个亮兰色中国国防军制服的人的目光也朝向这边。

****************

1929年,德国空军的海因斯.斯图登特中校从苏联回到柏林的国防军总参谋部。这个一战的德国空中英雄立刻把自己潜心研究和在苏联秘密实验的关于利用滑翔机进行空地相连作战的报告提交,报告名称是《论步兵和滑翔机的战术联合使用》。新奇的东西在德国元首---国社党主席希特勒眼中一向是受欢迎的,何况他是一个饱尝一战堑壕战痛苦的老兵,如果有什么方法能越过堑壕,就有足够的理由一试了。很快,斯图登特变成上校,奉命组建一个精干的班子,对外称滑翔运动管理委员会,一百名士官,三十三名尉官,四位少校,两位中校加上五架容克51,三十名机组成员和六十名地勤开始了他们在德国南部慕尼黑市东南的小镇罗森海姆的探索性工作。期间不断有陆军空军的士官和军官加入,罗森海姆的贝多芬机场周边也逐渐搭起大量的野外帐篷。这里实在是太偏僻也没有任何关系国计的产业,以至德国国防军认为不需要采取过于严厉的保密措施,以免影响不足一千人的小镇居民的正常生活。

1930年二月,斯图登特的手下已经有了两个满编的伞兵营,一个后勤保障营和有十二架容克51组成的运输机联队。一个月后,希特勒和一群国防军将领借参加慕尼黑欧洲和会之际,秘密视察了这只部队,毫无疑问,当时的效果一定惊人。因为很快,斯图登特晋升准将,同时可以运输17名士兵和两挺机枪、一门迫击炮的新型运输机容克52共计七十二架下拨部队,大量先进的枪械也首先列装。伞兵营允许扩充到十个营,这个时候的德意志早就不愿意躲躲闪闪的显示军事力量的存在了,当然对外的名称已经是总参第7航空师。当总参谋部的那帮红裤子准备把扩建机场和提高保密程度提到议事日程上的时候,秘密提前泄露了。

1930年四月,正是慕尼黑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中国华中帝国农业学堂的一名交换生苏琳陪她的堂兄苏封一家乘车前往德奥边境的阿尔卑斯山游览。苏封是中国驻德使馆的一个三等文秘,好不容易从大使手中取得了一星期的休假,借了使馆的一辆“青骊”牌高级轿车和一架小型家庭摄影机。随行的还有一名叫周剑的陆军上尉武官,不过是苏琳的堂嫂受苏琳母亲所托,欲为二人做伐而已。美丽善良的苏琳在同来的几百名交换生中不乏追求者,即便是德国同学中也大有蠢蠢欲动的人,可惜她的少女情怀似乎更欣赏英武刚强的男人,当堂兄的信中出现周剑的戎装照片,她立即答应参加这次小小的家庭旅游。没穿军服的周剑依然英气四溢,又彬彬有礼的展示出一个二十五岁的男人的稳重沉熟,苏琳心中仿佛开始绽放甜蜜的花朵。从慕尼黑市出来有两条路前往边境,一条是向西南的魏尔海姆,一条是往东南的罗森海姆。原本是准备走魏尔海姆的路,苏琳忽然想到有一群中德男生好象昨天刚刚出发前往魏尔海姆郊游,其中就有一直在向她表示好感的一个名叫炎然的同学,怕见面后尴尬,她告诉堂兄往东南拐。一路上干净整洁的道路,巴伐利亚独有的黑森林,天边的雪山,让人顿时心旷神怡。四个人正有说有笑,上空传来震耳的轰鸣声,抬头就看见几十架军用大型运输机编队向南方飞去。职业习惯,促使苏封拿起摄影机对天拍摄,周剑眯着眼看了一会,说道:“没什么,不过是军用容克,大概是执行什么军用任务----------不对,那是什么?”苏琳闻声,顺着看去,在远山黑森林的背景下,好象有几十个白色的花朵从最后几架飞机里撒出。苏封疑惑到:“飞机失事了?”周剑说:“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飞行员,而且飞机飞的很平稳,也不会几架飞机同时出事,摄影机给我,苏秘书你来开车,试着往那个方向开”。

1930年五月,中国驻德使馆全权武官熊山柏陆军少将秘密约见德意志联邦总参谋部装备部部长鲁道夫.海因茨中将。会见记录在二战后被中国政府从第三帝国档案馆带回中国的途中遗失,不过有其他记载,当时的德意志联邦元首在一星期后又单独会见了熊山柏陆军少将,双方也许达成一些协议。

中国和德国的亲密关系早在明帝国中兴时就已经开始,两百年来没有地缘利益的冲突,两国大量的经济产业军事技术频繁的交流几乎已成为习惯。十八世纪德国皇帝是老欧洲中第一个改口称华人为中国人的君主,而到了二十世纪斯大林还在公众集会中说“远东的鞑靼”。两国的国民也因为长时间广泛的交流而互相欣赏对方的文化,即便一战战败,德国还是力压美国仍只是成为中国学生留学的第一选择。在中国的中学教育中,许多一战前出生的家长还是影响自己的子女选择德语作为第一外语进行学习,第二外语才考虑英语。

当然政治家总会有更深远的想法,战后中德两国发生巨变,君主制都被推翻,到了二十世纪的三十年代,中德关系被两国的领导人希特勒和陈卓群刻意疏远。谁先谁后,姑且不论,但 1928年,德国和苏联签定了军事合作条约,公然违反《凡尔赛和约》,建立了所谓的“柏林-莫斯科轴心”无疑为两国政府关系的隔阂起了推波作用。在这样的形势下,由于悠久的友好关系,中德两国民间热情交流依然维持原有温度,即便在军事方面也还保持不逊色中美关系的亲密,当然双方都有求于对方。

1930年六月底,因为顾忌有些国家,因为各种公开原因近二十名三三两两来德的中国陆、空军年轻军官们秘密进驻罗森海姆的贝多芬机场,他们全都穿上了灰色的德国国防军制服,然后即便是节假日也从不外出。斯图登特对德国国家秘密局的监视人员,同时也是个狂热的纳粹党员评价到:“这些中国年轻人足以证明有五千年文明的民族是多么的令人敬畏,他们完美的品质足够比肩任何最优秀的日尔曼人,甚至超过。”监视人员也点头说道:“是啊,这么优秀的两个民族怎么会在一战战败?”

周剑也在其中,所以他每周写给苏琳的信先寄给柏林大使馆,再由大使馆转寄,信中除了倾诉相思之苦,就是用各种原因来婉拒苏琳的见面或者游玩邀请。

周剑的军衔已经晋升为少校,七八个月的训练使他意识到他的老师斯图登特的所作所为必定会使战争有新的诠释方式,同时光训练二十人是不够的,最好要有一定数量的受训者才好。可是再从国内调集几百人似乎也不大现实,而且苏联人一旦发觉风吹草动,也会在外交上造成麻烦,万一德国军方迫于压力,终止这次合作就十分可惜了。在进行每月一次上交大使馆的报告写作时,忽然想起苏琳提到过的几百名交换大学生,一个新的想法在脑海中产生。

*****************

计划已经得到陆军部的认可,周剑和几名军官获得外出许可,他们穿着笔挺帅气的国防军制服在几名德国同行的陪同下来到了慕尼黑大学,立即引起一阵艳羡的目光。直到一战结束快二十年了,中德两国的国防军制服仍然非常相似。现在的德国已经到处充满了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鼓吹的军国主义的狂热信徒,军人自然是社会的娇子。周剑一群人的心便在一路上众人热切致意下已经昂扬起来。他受中国国防军陆军部的指派,到慕尼黑大学直接找到华中帝国农业学堂交换生的带队老师唐崇祯教授,在说明来意后,谈话变的很不友好了。在对军队战争这一点上,经历过一战的中德两国近代知识分子有着相同的厌恶感觉。

“教授,我希望您能协助国防军,你的高尚行为将会为祖国所铭记”

“抱歉,我不希望我的学生们去学习杀人,如果我这样做的话,我在被祖国铭记之前,首先会被孩子们的家长铭记--如果有一天这些孩子们的身体被子弹穿过的话。”

“教授,请注意你的言辞,你要明白国家的富强,公民的幸福是要靠军队而不是空谈!”

“是吗,就像今天的德国,军人高于一切,普通公民存在的目的就是贡献出黄油来造大炮。”

“如果公民没有这个觉悟,他就不配拥有祖国。”

“对不起少校,我的看法是,如果祖国用各种所谓高尚名义来剥夺限制公民追求幸福的权利,总是要求公民去自动牺牲自己的利益,那么这种祖国还不如没有。”

“先生,你的言论让我对你无法尊敬,但我现在是代表中国国防军,希望你能尽公民的义务出面参与劝说。”

“少校,我认为在和平时期我的义务仅仅是诚实纳税。我的学生们,他们大多超过二十岁,他们所受的教育告诉他们要有个人的判断能力,而不是服从权威,被不负责任的集体舆论所左右。所以,我即使出面,也做不了什么。”

“那好,我很抱歉打扰你,但我相信仍会有不少年轻人自愿加入”

“我也相信,笔挺的制服足够让年轻人血气上涌了,何况是在如今的德国”看着周剑推门而出后,唐教授低声说道。

事实也证明了周剑的自信,五月十号开始,在他的劝说下有超过两百多名男生秘密办理了休学手续,转而加入了中国学生航空俱乐部,俱乐部就在罗森海姆贝多芬机场内。

炎然却很漠视这种情况,他的多名好友仍在反复的劝说他,毕竟那个来招募的少校已经出示了陆军部的文件,一旦加入,他们只是作为大学生预备役军官受训,受训过程中随时可以退出只需严守秘密,陆军部还会付出缄口费。如果完成培训,立刻可以与陆军部签服役合同,作为实验兵种领取的薪水会大大超过其他同级军官,而且服役完后,在纳税,就业,升学上也会享受相关特权。这样优厚的条件在今天全世界经济都萧条的大环境下,显得多么诱人,何况还有那身漂亮的制服。在德国已经两年多了,德国国防军军人的骄傲和自豪,当然还有人民给予的尊敬和好象天赋的特权,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这帮中国的青年,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机会,几乎没有人可以拒绝。大家都为炎然的选择感到不解。

这也没什么好惊奇的,炎然一直不提他的家境---他的爷爷是中国最大的内河运输公司长航集团的主席,虽然在四个孙子中炎然最不在乎财产的继承,但显然他不会为国防军的优厚薪酬打动。同时炎然从小受他的大堂兄炎钊的影响,而炎钊正是南京参议院中反对疯狂军备赛的几个知名青年政治家之一。

周剑对目前的成果已经很满意了,所以他只是抱着轻松的态度劝说了炎然一次,炎然面对这位英气逼人的军官,还是略有迟疑的答到:“对不起,我不想当军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