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弄皱了我的情思 

初识你,源起你的《千里长堤斗嫩江》。不知是当年魏巍那篇《谁是最可爱的人》的潜移默化的作用,还是本身缘分所至,一下子记住了你的名字——栎社树。
我翻看了字典:栎树,落叶乔木,叶子长椭圆形,花黄褐色,雄花是柔荑花序,坚果球形。叶子可饲柞蚕,木材可以作枕木、制家具,树皮含有鞣酸,可以作染料。也叫麻栎或橡,统称柞树。
由此我明白了,其实,你是橡树。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舒婷的那首诗——《致橡树》,那是一首纯洁、真挚、沉郁的古老而清新、可以拨动人心弦的情歌。
“根,相握在地下;叶,相融在云里。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红霓,仿佛永远分离,又终身相依。”
最喜欢这两句的意境,可我猛然发现,都不及你“情深几许,爱若千年。那株栎树为你而栽,今生只此一棵”的深情。

你在散文论坛、读书杂谈穿梭。品论、品梦庄周,忽而豪情飒爽、忽而柔情万千。
掀开面纱,却原来,你是这样一个美丽温柔坚韧的女子。

你说,难道不是缘分么?我们的QQ头像居然都是小猫,我们的文集居然都是菡萏。我感谢魏巍,他让我植根在心中的军人情结和你相识、相知,我走近你,虽然还不曾心灵相通一样的姐妹情谊。但我,在心中以默默承诺给你一个可能永远无法兑现的许愿:我会珍惜这份默契。

我曾经以为,我们会在一种很亲密的情境下酣畅,然后我将我的珍视呈给你;我也想过,这种心思也许永远都没有表达的机会。不过,我觉得很诗意。
我们还没来得及彼此熟悉,匆匆相遇,匆匆而去,总想着今天忙碌还有明天交汇。不想,明天的太阳一样灿烂,你我却心情迥异。
当今天,我以这种方式给你——我的心情,我有些许疼痛。不知道,冥冥之中我还能不能遇到一只小猫,跟她笑谈菡萏的邂逅;还能不能等待一个朋友,为笨笨的我找到一个小傻瓜都能使用的软件;还可不可以在围城里看你调皮地捉迷藏,迷路的时候突然大叫心结救命。
其实,我最近的心态好老成,淡淡的、淡淡的,我冷静地审视着世界的分分合合,不再激情,只想静静的、静静的观望着、感觉着、感动着。你像清风摇曳,我被你的热情蛊惑,仿佛陡然间青春阳光。我们的小窝窝因此而绚烂。
……

树树,别走。
心灵走了,至少还有这样一小方净土让你的躯体休憩,尽管看着某个角落悲泣。

树树,你舍得么?你洒下点点滴滴的围城。
你说,你舍得么?不要为难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