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残酷与生命的脆弱--读《天行健》有感[原创]

 

战争的残酷与生命的脆弱

――读《天行健》有感

宛如小雨

同样也写战争,写对战争的反思,我却未能像《天行健》的作者燕垒生那样把战争的残酷惨烈和对人的身心的摧残描写得那样深刻。他就像一个画家,敏锐地捕捉战场上不为人所知的一幕,然后有条不紊地将那些血肉模糊的断肢残臂一一呈现在你眼前。那些血腥的画面时时带给我视觉上的冲击和内心的震憾。

在一次屠城时,一个士兵为了捋下一名少女手腕上的金镯,因为不容易退下来,居然一刀将她的手砍断,“以至于我老是梦见那一只滴着血的断手”。短短一句话,却概括了许多,战争的残酷以及身为一个下级军官的楚休红的无奈、厌恶和内心对战败方的同情。但楚休红的内疚,又岂止是那一只断手?当我看到祈烈好心掳来给主人公享用的一名女子,嘴里喊着“我不是你的,我是自由的”纵身跳下城墙时,不禁掩卷叹息。自由,多少人为了这两个字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然而作为战争的弱者,一个女人的死对战争的结局能有多少影响呢?战争是一场恶梦。无休无止的战争和没完没了的恶梦。

同样身为下级军官的田威,在一次赌博中因“手气太坏”连连输钱,为了“换换手气”(但我实在怀疑那不过是他杀人取乐的一个借口)他竟顺手把身边一个掳来的女子的手按在桌上剁了下来,扔给工兵吩咐他剔了骨重做骰子。这一幕真是看得我胆战心惊,然而那名被剁了手的女子,却没有呼痛,任由鲜血喷涌而出,连日来的屠城让她对这一切已经麻木了。战争对人的身心的摧残,岂是一声痛就能了结?这个下级军官后来战死了,被敌人用投枪钉在地上,看来仿佛是给了读者一个交代,然而这样的惩罚是不是太苍白无力了呢?毕竟,田威,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军官,不过是无休无止的战争中无数的士兵中的一个缩影罢了。

由此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关于战争,关于人权。生命权,是天赋人权中最基本的一项权利吧,但是我不禁要问,当战争来临时,我们该向谁要人权去?战败国的人民,就像屠刀下的猪,只剩任人宰割的份了。但就算是战胜的一方,那数以万计的埋骨荒外的无名的士兵,他们付出了鲜血与生命,得到的又是什么?

即便是身为中级军官的楚休红,对那少数掌握万民生杀予夺大权的掌权者也无能为力,何况是一个女人的死?她的死也只是对那个男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时代的一声微弱的抗议,对战争的罪恶的一声喑哑的控诉罢了。好似在一面湖中投下一枚石子,在彼时彼地激起了一圈涟漪,转眼,平静一如往常,什么痕迹也不曾留下了。

作者对于身处战乱时代任人宰割的女性时时传达出的关切与同情,这在同类作品中也许不能说绝无仅有但恐怕也是为数不多的吧。时下的奇幻小说作者,总是乐此不疲地在书中卖弄他的泡妞伎俩,泡制出一个个恣意花丛超男无敌的神话,以此博取占奇幻(包括武侠、玄幻、网游)读者多数的男性读者的欢心。我以为那是对自己的写作能力严重缺乏信心的表现。《天行健》真正是体现了人文关怀的终极目标。因此,当鲜血和残肢充斥着我的视觉时,我的心间却还能够感受到一丝慰藉和温暖。在文化快餐、文字垃圾大行其道的今天,《天行健》的出现,实属难可贵。

从未见过哪本书将战争的残酷和生命的脆弱描写得这般残忍。这与我看的书太少自然不无关系,然《天行健》一书对此二者的揭露已到了让人怵目惊心的程度。在人与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做艰苦斗争时,人性便一一显露出来,与你裎裸相见。共和军被围城三月,城中粮草告罄,吃树皮、草根、马匹、死尸乃至发展到后来竟至杀人而食之境地。曾以为那是野兽行为,为人类所不齿,说起来骇人听闻,但在非常时期,却似乎自然而然。共和军被荡平后,帝国军却被蛇人困守孤城,昨日还与你温存缠绵的鲜活的女子,今日忽然成了你的碗中肉、口中食,被你吃进肚里。更不用说战友的死尸在士兵们的眼中也成了美食这样的事了。风水轮流转,一个月前还是共和军被困孤城杀人而食,转眼间相同的命运落在帝国军的头上,多少有点宿命的意味。让人唏嘘的同时不得不感叹人生的无常。假使我们也饿得前胸贴后背时,大概也盼望着能坐下来饱餐一顿吧?人性之复杂,又岂是善恶之二分法所能涵盖?环境对一个人的改变,是多么的彻底!人定胜天,想来,也不过是个美好的幻想罢了。但是人的坚忍,却也叫我心惊。这样说来,却似有相互矛盾之嫌了。忽然想起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也写人与生存环境的斗争,但是比之《天行健》,实在算不得什么。

读《天行健》,好似站在一间着了火的房子,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时时让你有种窒息的感觉。但因书中对战争的描写,相当精彩,险象环生,扣人心弦,以为山穷水尽,不料峰回路转,却是柳暗花明。燕垒生又擅长设置悬念,不让你的大脑有偷懒的片刻,因此读起来并无时下的网络小说情节拖沓冗长之感。其间亦穿插着许多琵琶、笛子等古典乐器的演奏场景,与彼时彼地的心境相互交融,似乎是借鉴了武侠和历史小说的写法。从书中亦不难看出作者对古典诗词的用心。无论是楚辞、宋词还是七言绝包,倒是颇为功夫。鉴于笔者的水平有限,说不出个好坏来,但相信他是下了一翻苦功,每个字都经过反复推敲才最终确定下来。

读《天行健》,又似在四野寂然的雪夜,听一曲琵琶演奏的《凉州词》,一个雄浑的声音唱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壮烈是壮烈,却始终掩饰不住字里行间所透露出来的那一股悲怆和凄凉之感。

战争,何等的残酷?生命,又是何等的脆弱?!这就是《天行健》。

 

 

原谅我只看了一本多的实体书,倘有机会看到完整版,再做修改罢。行文仓促,不足之处,恳请斧正。

05/9/29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