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给俾斯麦两首

俾斯麦塔下

野花刚轻埋
他淡淡的足迹
定要从这里出发
漫遍塔底的视线
从小山,到小城
向不尽的天涯
和着一点点铁, 血
和征服的意志

野花,幽木,古城,又长眠
小山,小城,幽处的古堡
嫩绿,鹅黄,朱红
新的,旧的
100年的日光
不久才散去
又重来

野花才轻埋
他的淡淡的足迹
山风吹过这山岗
这幽幽的破塔
花香儿又淡淡来
从不尽的天涯
到小城,向这树林
伴着点点的铁,血
还有文明的生锈

20. April 2002


俾斯麦的追求
--- 仲春山行
踏着枯死的腐朽
清馨扑鼻的油绿
生同死原是那么得近
眼皮底,隐隐的小径
那人或曾漫步寻思
踏着同样腐朽的枯死
还有这清馨扑鼻的油绿

积水的辄痕
风雨过后,油菜花,鸟鸣
远处萌芽着城市
日光执著又逃离
这一念动,听见嫩芽破土
他的意志便从此如此
下山,奔波,演说,征服
一种操着同一语言的国度
统一,蜕变,战乱,废墟和迷惘,,,,
踏着媒屑的小路
同向小小的城镇
听得见林中的鸟声,风声
也看得见枯死的腐朽
从这枯死的腐朽
转眼是:满眼的油绿
一个影子似漫步寻思
过去,将来,仰或,,,,,,
一朝春雨
又掉落在历史的辄痕
日光执着又逃离
这一念动,听得见
嫩芽又破土

20.April 2002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