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frequency 1991

时光愈久,我就愈想念F。

「其实你知道吗,我只是要你静静听我说而已。有时候女生就是希望被静静地倾听。」那时,F的确如此对我说。

念书的期间对我而言并不是成长的过程,至少不明显。我不停地犯错,不停地尴尬,如果这是成长的过程,那么成长无非是我不愿意承认的难堪。我仿佛可以清楚地看见它的轨迹,却总是无法给予清楚的坦然。因为那其中,年少的歌声里头似乎唱走了几个音,回首不忍再听。

F有一天晚上忽然来跟我说,「那封信中写的不是真的!」

什么信?我当然不知道,因为信是当天下午社团聚会的时候她偷偷放在我笔记簿里的,那本笔记簿到隔天晚上都没有离开过我的书包。

隔天下午因为一件事情,我跟F再度起了争执。其实无非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变成暂时无法收拾的闹气。事实上,我喜欢F是早就表明的事情,F比我大两年级又不是美女,我的喜欢也是偏着依赖与欢喜并不是想要占有什么的爱。我依据我的作法去喜欢管不着别人怎么想怎么受伤,「我只是单纯的想要跟F一起带队啊~」我把这个想法化为行动,故意写在队辅日志上写明[如果F参加我就参加],想不到F写了[如果S参加我就不参加]在后面。F是故意的,因为她以为我把她的信当真,所以她用行动表示,她绝对不希望我受到信的影响,因为,「那封信已经不是真的了」!我感觉到她拒绝自己比拒绝我还多。

F的信我直到周六夜里才看到。她的笔迹一如往昔坚定又飘逸,最后一段,她写:「我喜欢你。」

这不是真的没关系啊~有一瞬间让你喜欢我我也甘愿呀。后来不喜欢了我无所谓,写在纸上的这四个字,对我而言意义重大。我曾经跟你骑着没有煞车的脚踏车一路从光复路滑到市中心去看二轮的电影,看了六个小时后我们去吃城隍庙春卷,然后拎着脚踏车爬回校园。半夜12点,只差你回宿舍前我应该给你一个美好的吻。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认为你起码要「喜欢我几秒钟」。而你竟然有冲动要写下来,并且放到我书包里,而且还跟我说:「那已经不是真的了!忘了吧!」我都觉得这些都是我赚到。

我忘不了,连睡觉都会笑着。直到后来你开始躲避我。

F到园区的大半导体公司担任主管职位,现在有美好的家庭了。应该是,我想要多问点,但是她巧妙的回避了,从老友B的婚礼上,她中途消失。

F就这样一直采用消失的策略,不独处,不接触,不响应。我们之前大概来回写了60多封信,后来不用数了,除了我写给她的,F一封不写给我。

就像是秋天的落叶一样,再怎么真实,这件事情就好象准备要消失了,不管是在现实的生活中,还是在难堪的心里。飘落的枯叶,随风飞走。F毕业了,我接了社长,展开一段新的感情。

「大家都知道你那时跟F在交往呢!」后来社团有人跟我这么说了。还说那时的社长追F追得很凶,我的介入让一切走样,社长不得不辞去职位,F也逼不得已只好离开。我不相信这样的事情。我跟F根本没有谈恋爱。我们一起去看看电影,吃宵夜,到湖心去聊天,然后我送她回女生宿舍。如果说有什么的话,那无非是她太会安慰我,我太着迷于看着她的眼睛听她的安慰,这是极限。我一次没牵过她的手,一分没吻过她的嘴,一丝没半点不敬的念头,不管她穿的露出小柔肩膀的高领衫,还是镶着碎花蕾边的吊带裙。

「除了跟你,F从来没有穿过那样的衣服呢!」有一天,在营队里遇到毕业的学长,他这么说。但是我认为这就有点牵强了,F给我的感觉就是「率真自由」,她爱穿什么衣服跟她喜欢上谁是扯不上关系的。

「I want to be free!」是的F,你的服装不受制约,你也不受。

所以你一跟我说喜欢我,就马上否定。喜欢,可能违反了自由。但是我们却在喜欢跟自由之间找不到存在点,因此直到F毕业我们之间都没有独处的机会了。F对于自由的防卫动作,让当时的我不知如何是好。我前进不得,后退也没路。

我常想,如果我再奸诈一点就好了吧?!在F上课的路上一把抱住她,狠狠地吻了她──如果这样做的话后来会怎样呢?

我想起F清澈的单眼皮眼睛。

大一下学期,我在社团刚担任干部,开始认识当时是社长的F,她尽量客气地指导我,但是我还是难以却除成长期固定又反复的错误实习过程,而F实在是太温柔了,我被单眼皮眼睛盯住的时候,我甚至错觉犯些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好让我跟F有更多说话的时刻。

暑假带完营队,一天深夜在湖心桥畔,F跟我谈了很多往事,我频频插嘴。「其实你知道吗,有时候女生只是希望被静静地倾听而已。」她眨也不眨着一对美丽的单眼皮眼眸望着我,F好象很抱歉似的,但也坚决的以这句话作为结论。如果说有一个分水岭,我想我自那之后对她就是完全的倾心了。

坚定而温柔,成熟又自由,在我心里,F一直像个女神似的。不过,我从未希求能够掌握这样缥缈的存在感。我只是反复的认为,每一次与F的见面与相处,就可能是又消耗掉几分存款,因而以一种珍惜无比的态度去面对着。

是啊,F,我知道了,女生,有时候只是希望被静静地倾听而已。但是那时的我太紧张,我怕你跟我差距如此遥远,你的体验好多,我好象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只好不停地插嘴、拼凑些问题、逞强些评论,好让你多注意我一些。我要不是强装懂,感觉上你就会飘向远方,我因为恐慌只好说话,因为缺乏自信所以多嘴。

你因为我总是对你着急了所以喜欢我。

你因为一瞬间想通了我不会永远对你着急所以说那不是真的。

F,你对了,我不会永远对你表现着急。我必须要成长,让你看得见我。成长会让我的着急变成为你着想,让我的喜欢变成爱。虽然那要花许多年,许多年。

你可否有个时刻回到湖心,想起我们谈天的那个夜晚呢?

在女孩款款述说故事之后,男孩一言不发,却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女孩,两人微微地晃摆着凝望天上繁星。


以这一杯敬我的好老师F。我还是想念着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