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宇航员在太空竟听到有孩子哭

宇航员在太空轨道上常常会遇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比如说,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看到一些幻影,甚至还会进入另外的世界。

加加林失言道出秘密40多年来,世界各国已经有400多人到过太空。他们在太空中的所见所闻不少,其中也遇到不少咄咄怪事。

不过,他们通常都是对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三缄其口,而且也有人就因为这个原因不叫他们向外说。据说,尤利·加加林好像有一次说漏了嘴,称如果上面同意,他可以说出不少飞行中的“趣闻轶事”。

尽管如此,俄罗斯的基里尔·布图索夫教授通过搜集宇航员的点点滴滴证言,还是知道了不少这种不许向外传的东西。

据说从太空轨道上甚至可以看到俄罗斯城市索契。是美国的航天员戈登·库珀第一个说出这种“地面目标的放大效应”。

据他说,一次在飞越西藏上空时,他用肉眼看到了房子和其他一些建筑,尽管说这种目标在300公里开外是无法看到的。但是,宇航员维塔利·谢瓦斯季扬也提出了自己的佐证,说他有一次在飞行中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索契的港口和一栋二层楼房子。尤利·格拉兹科夫也证实了这种效应,说他在飞越巴西上空时,突然看到一条窄长带子形的公路,一辆蔚蓝色的汽车在上面疾驶。格奥尔基·格列奇科看见一个在云端上空浮动的“冰块”,并将它拍照下来。他有一次还在蒙古国上空看到一个人形的东西,有100或者200公里长,可以清楚地看到脑袋、身上穿的大衣和腿。他和一同飞行的尤利·罗曼年科称这东西为“雪人”。

太空中怎么还能听到狗吠声?

弗拉季斯拉夫·沃尔科夫于1971年同多布罗沃利斯基和帕察耶夫在从太空返回时不幸罹难,生前他曾无限深情地说到神秘莫测的太空声音:“下面掠过的是人间的黑夜,突然从这黑夜中传来狗吠声,我仿佛觉得这是我们莱卡(已在太空中死去)的声音。后来又清楚地听到了孩子的哭声。那声音恐怖极了,简直都不可以言传。”

电子乐器乐团的团长维亚切斯拉夫·梅谢林还记得,尤利·加加林有一次听过乐团的演奏后,说他在太空中耳畔也响起过类似的音乐。后来宇航员阿列克塞·列昂诺夫也证实了这种体验。格奥尔基·格列奇科还说,他有一次在太空中经历过一件怪事。当他飞越古时候曾发生多艘船只撞毁事件的阴森恐怖的合恩角上空时,突然产生一种危险感,觉得像是有一只老虎从身后扑来。这种感觉非常可怕,好久他才回过神来。



美国阿波罗登月人类留在月球上的第一个脚印

还会感觉到身后的隐身人

有时在太空中还会产生一种“存在效应”。宇航员有时突然觉得,有个隐身人在用极其忧郁的目光望着他的身后,然后低声说话。他讲的话在意识深处听起来内容大致如此:“你到这里来得太早,也走错了路。你信我的话好了,因为我是你的先人。孩子,你不应该来这里,回到地球上去吧,千万不要违背创世主所定下的规矩。”在地球上空好几百公里的高处,是谁在悄声说话呢?

这一情况是俄罗斯一位宇航员亲口对基里尔·布图索夫说的,还说他不止一次碰到过这种现象,但要求不要公布其姓名。

他还知道,还有几个人也听到过这种“窃窃私语”。他们甚至提出一个荒诞的解释,说是有一种作为地外文明产物的外星人在利用催眠术反复“念诵”只有他们意识和潜意识中有的东西,蓄意将人类逐出他们早已占领的宇宙空间。顺便说说,由此还得出另一个结论:他们早对地球人了如指掌,并想法隐身下来,几千年来一直在不断探究人类的文明。

他们变成了恐龙

这一稀奇事还是由俄罗斯宇航试飞员谢尔盖·克里切夫斯基1995年首次在宇宙人类生态学国际学会上公开的。原来远非一个宇航员在飞行途中有过这种非常怪异的体验。比如说,有位同事曾告诉克里切夫斯基,说他曾变成一只恐龙,而且他还觉得自己曾在某个行星上迈着大步,跨越过一个个峡谷和深渊。宇航员还对他的爪子、鳞片、指间的蹼和巨大的指甲描写了一番。他背部的皮肤能感觉到,脊背上的角质板在一个劲儿地往高里蹿。有时还有可能变成另外一种人,甚至还有可能变成外星人。

不少宇航员在飞行中都有记日记的习惯,其中也记下那些莫名其妙的幻景。但是这些难得的材料他们坚决不同意拿去发表,担心有人把他们看成疯子。宇航试飞员克里切夫斯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认为有必要对这些“古怪离奇的梦幻现象”进行仔细研究,这不仅有助于保障航天飞行的安全,也许还能揭开这些宇宙秘密。

科学家的看法

俄罗斯医学博士亚历山大·沃尔科维奇认为这些怪异的现象多半是宇航员的幻觉。由于失重、强辐射和磁场等非同一般的外界对人的作用,这些幻觉就有可能出现。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这些幻景的源都存在于自身。由于长期处在失重状态,从潜意识深处往往会突然冒出一些作为有关各种不同生物体或人类远祖生活片段的信息,由此便出现老虎和恐龙的幻景。幻觉也有可能由环境本身催生,长时间地处在安静环境里对人并不好,这从宇航员候选人呆在绝音室里的试验可以看得出来。

比如,有个接受试验的人在经受30小时的隔离之后“看到了”在太空中浮动的电视机,而在操纵台上的仪表中间“看到了”一些人的脸孔。另一个人又仿佛觉得,仪表板在慢慢“融化并往地板上滴水”。神经衰弱的人是看不得这种景象的。也还可以假设,这些“梦幻”是银河系深处的辐射流诱发的。如果飞船遭遇这种辐射,宇航员就会犯困,于是便出现这种现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