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毙美军上百人的四川农村青年柴云振![转帖]

柴云振,本名柴云正,出生在四川省岳池县大佛乡一个贫苦农家。1948年柴云振参军,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10月,柴云振参加志愿军赴朝作战,

我亲眼见到过柴云振,是在快毕业的时候,学校邀请柴来做报告,报告后柴给我签名是:“好好读书,超过美国人。” 我当时很高兴,现在想起来,超过美国人简直是柴老在做梦,我们连日本人也超不过,甚至看不见超过的一点迹象。

柴个子中等,干瘦,当时可能有70多岁了,四川有些农村老头很难猜到他们的岁数,因为瘦而健康,使他们的动作快如小伙子,70多岁能追抓狗。

在上甘岭战役的一次规模并不大的反击中,柴所在连队共歼灭美国兵200多人,柴个人杀美国兵超过150人,现在是柴的叙述。(如果你是个哈美族,你可以认为他是个屠夫,如果你哈中,他当然就是志愿军王牌)(当时我没有记录,现在只凭记忆,可能不尽详细)

“……我是八班的班长,手下有5个战士,当时连队接到反击的任务,必须要夺下对面三个高地。当时我被安排打最前面,连队的人都知道我能跑(中国的阿甘?),当时年轻,也真能跑,打一、两个山头不费劲。我把5个战士分成两个战斗小组,连队的后面人员掩护我们,我们趁敌不备,从侧面悄悄接近山头。敌人没有发现我们,我也不知道另一侧二组的情况,那时候对山头非常熟悉,象自己穿的衣服,当敌人发现我时,我已经爬上山头,到地堡后面,当时后面的人在搬弹药,从地堡里跑出一个美国人,摆着手,让大家别惊慌。我连忙给了他一梭子,搬弹药的人连忙拿身边的武器,我也把他们打倒了。地堡里面的人还在扫射冲向山头的我们的战友,我就堵在地堡后门,把子弹往里面灌。山上只有一个地堡,外面的敌人发现后面有人,以为我们有许多人,于是就向侧面跑,往另一个山头跑,我们的人就跟在敌人后面,第二个山头的敌人不敢打枪,怕伤着他们的战友,只是哇哇乱叫,叫他们的战友快跑。我们全部跟在敌人的后面,涌上第二个山头。第二个山头的敌人又从侧下,跑向第三个山头。敌人也知道我们的招数,而且第三个山头的敌人很多。所以我们被压了下来。我急忙向侧后的跑去,当时也没看方向……”

(有一个同学提问,问柴向上冲的时候,地堡的机枪子弹这样凶(厉害的意思),怎么没打着他?柴说,打仗多了,完全凭感觉了,自己就知道怎样躲避,子弹就在身边叫,就象打谷子,你知道怎样知道躲避头顶扬起的谷粒)

……我是从后面爬到敌人的阵地(第三号高地后面是悬崖),山上的敌人完全把我们的人压住了(其实当时柴的战友已经撤退)。跟前面的山头一样,敌人的弹药是在后面深坑里,我于是把弹药箱全搬出来,垒在深坑前,全部打开,手雷多的是,我把所有的手雷揭开盖,机枪全部灌满子弹。我爬出深坑,拿着机枪,拖着手雷箱,爬近敌人,向敌人乱扫,敌人没想到后面有人,乱成一团,子弹打完了,手雷丢完了,又到后面去取,多的是。敌人组织起来,喊着向我冲来,我就守在深坑里,我面前的机枪换着打,也丢手雷,往人多的地方丢。后来山头没有声音了,都是尸体。我提着枪出来,到地堡里,里面一个人没有,里面还有电话。山顶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于是在山上慢慢走,怕山上还有敌人,山上两个坡,我是在后坡,左前坡上没尸体,可能是前坡的敌人都来打我,被我消灭了。从后坡到前坡,我转一个弯,三个美国人端枪依崖站在那里。当时我惊呆了,三个美国人也是瞪着眼,大家一动不动,都忘记了开枪,我首先反映过来,扣了一梭子,打得子弹在悬崖上弹跳,两个美国鬼子倒了下来。剩下的美国人扑了上来,抱住我,我也没办法打枪了。那美国鬼子比我高大,把我压在下面,我比他瘦,比他灵活,翻身抓他,用手往他的眼睛插,插得血直流。我也不知道搏斗了多久,后来一点也没力气了,那个美国鬼子就躺在我身边,脖子上全是血……”(柴曾经提到过搏斗时双方用牙齿咬)

后来证明柴云振头部严重受伤,昏迷过去,失去记忆。可见当时双方搏斗的激烈。他的战友后来发现阵地异常,上来发现阵地上没有人,柴云振已经昏迷,被送往医院。柴云振在住院期间,完全失去了记忆,伤愈后又在荣军学校里疗养,几年后才恢复记忆,想起了家乡的父老兄弟,便要求复员回乡,英雄消失。直到1983才被发现。

“ 老兵不会消失,他只是暂时走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