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日本电视剧《电车男》之后很感动。

当年我第一次打电话给阿树的时候也是那么紧张,电话都拿不稳,掉下来好多次,说话也结结巴巴的,打完电话后手指都掰不开,要用另一边的手,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地掰开,呵呵。

电视剧刻画得很细腻,我当时就只记得浑身好冷——6月天啊。不过不是那种害怕的冷,是紧张的冷,一直在发抖,呵呵。

不过现在我们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多谢大家当时的帮忙^_^,谢谢各位了^_^。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