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前面那个就是‘飘飘’!”偶刚走进某高校就听到一个新名词儿,于是上前询问何为“飘飘”。小李上下打量了记者一番,用稍显不屑的口吻回答说:“‘飘飘’是什么你都不知道呀,你是不是上个世纪的人哟?‘飘飘’就是同性恋!”小李见作者如此“无知”,继续补充道:“飘飘”还有一个同义词是“玻璃”.......

    偶顿时就郁闷惨了,毕竟咱毕业还每两年呢,毕竟咱还是经常把“做人要厚道”挂在嘴边的新新人类嘛,怎么就这么落伍,怎么都成上个世纪的文物了。

    不过认真分析下,的确,现在的大学校园里像这样的新词汇多如牛毛,俯拾即是。如“扁”、“K”、“修理”就是“打”的意思,“研究国粹”就是打麻将,“学习文件”就是玩扑克牌,“特困生”就是早上第一节课就打瞌睡的学生,“觉皇”就是嗜睡的人,“人性”、“甜蜜”、“晒月亮”、“青春必修课”都是约会,“白骨精”为白领骨干精英。另外,来源于网络红人——“芙蓉姐姐”的经典“内秀”也相当火,在校园内时常可以听到一个不想表现自己的人说:“偶(我)是一个很内秀的人!” 如果你是外行,肯定是云里雾里吧?

   想到这里,偶不自觉的认为这个世界真的变化的太快了,其他的暂且不管,就是大家必须使用的语言都是飞速发展(也不说它变化本质的好坏),作为社会的一个小单元,也应该与时俱进,不断滴充实自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