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咱二大爷从红薯窖里爬上来,拍拍身上的灰,俯身把红薯窖的洞口堵好,四处望望连一个鬼影都没有,这才放心地走了。咱二大爷回到杨翠花的住处把正在熟睡的胜利抱了起来。咱二大爷抱着儿子胜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咱二大爷还是第一次抱这个儿子。咱二大爷一眼就能认出怀里的孩子是自己的种。咱二大爷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下,悲从心来,不觉就流下泪来。咱二大爷也觉得奇怪,咋就觉得这孩子可怜呢!

咱二大爷抱着胜利回到自己家,见屋里还亮着灯,书娘坐在床上做针线活。书娘抬头望望咱二大爷怀里的孩子,连忙起身接过。

“咦,你看,这孩子长得多排场。细皮嫩肉的像他娘。”

咱二大爷说:“一看就是俺贾家的人。”

“就是,长得和书也像。”

书娘一说书,咱二大爷便往床上看,却不见书。咱二大爷问:“书呢?”

书娘说:“谁知道跑哪去了,都十来岁了,俺是管不了了,你这个当爹的再不管他,还不知将来他成啥样呢。”

“你让俺咋管他?”

“你成天连一个好脸都不给他,好像书不是你亲生的似的。”

“好啦,好啦,又来了。我还有事,让胜利和你睡,书回来了让他睡你脚底下。”

“中。”

咱二大爷走了出去,走了一半又回来了。咱二大爷说:“晚上别忘了给他盖被子,小孩爱蹬被子。”

“知道,这孩子虽然不是俺亲生,是你的种,那也是俺的儿呀。”书娘见咱二大爷打开了箱子。咱二大爷打开了箱子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红布包袱。咱二大爷解开红布包袱,便露出两把油亮的盒子枪。书娘望望枪问:“你这是……拿枪干啥?”咱二大爷说,“不干啥,这半夜三更的,带上家伙防身。”书娘说,“咱四大爷可是你弟弟,你们可不能动手。”

“他敢!”咱二大爷说,“他敢和他亲哥动手,俺一枪崩了他。俺去村里遛一圈看看动静。”

“哦,那你快去快回。”

咱二大爷提着枪在村里走了一圈,见没什么动静,又到自己家红薯窖边看看,见也没啥动静,这才放心回去睡了。

咱二大爷一觉睡到大天亮。咱二大爷睁开眼,人却在梦魇中。阳光爬在窗棂上,有些挤眉弄眼地望着咱二大爷,让咱二大爷觉得那光光点点的不怀好意。咱二大爷厌恶地望望窗棂上的阳光,不想理会,把眼睛紧紧地闭上了。咱二大爷闭上眼用耳朵把四周搜索了一遍,听听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咱二大爷一撅从床上坐了起来,这寂静让咱二大爷害怕。咱二大爷穿上衣服来到堂屋当门,堂屋门紧闭着,门缝里也趴着不少光光点点的阳光像无数双眼睛。咱二大爷到书娘的西房瞧瞧,房里没人。咱二大爷打开了堂屋门。蓦地,刺眼的光亮向咱二大爷扑来。咱二大爷像是被谁推了一把,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咱二大爷有些睁不开眼睛。

咱二大爷揉揉眼睛,走出堂屋,走进小院。院子里也没人,院门也是关上的,书娘不知带着孩子到哪去了。咱二大爷走出院门,村子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咱二大爷觉得奇怪,这要是在平常,村里早就人声鼎沸了,这日头都上到树梢了,怎么村里却不见人呢。咱二大爷有一种被抛弃感,好像所有的人突然丢下他,都跑完了。咱二大爷蓦然想起了杨翠花。想起了杨翠花,咱二大爷连忙向屋后的红薯窖走去。咱二大爷路过咱四大爷的院门,见咱四大爷的院门上着锁,咱二大爷心想怎么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平常咱四大爷回来不是在院里喝酒吃菜,就是在院里赌博耍钱,闹得乌烟瘴气的,这次回来咋这么老实了。难道他加入了国军人变好了!

咱二大爷继续往房后走,渐渐听到了人的声音。当咱二大爷来到房后时见村里人都在围着看热闹。咱二大爷走进人群,问:“这都在干啥?”

村里人见是咱二大爷,就说:“贾文柏来了,贾文柏来了,书娘你也别骂了。”

咱二大爷走进人群见书娘怀里搂着胜利在那里骂人。书娘骂道:“俺日你娘,你娘那屄。俺这红薯窖惹你娘啥屄事了。你对书他爹有气也不能拿俺家的红薯窖撒气呀!”

咱二大爷过去,瞪了书娘一眼。说:“咋啦,半晌午了还不回家,在这丢人现眼。”

书娘望望咱二大爷说:“俺就准备回呢,想看看红薯窖里还能不能扒出红薯,没想到红薯窖被人填死了。”

“啥……”

咱二大爷再看那红薯窖,红薯窖四周都用锹挖过了,出口已经被封死,像一个崭新的坟墓。咱二大爷“噢”的一声就扑了上去。咱二大爷手脚并用,没命地挖土,一边挖一边喊:“胜利娘,胜利娘。”

村里人被咱二大爷的过激反应弄糊涂了,望着咱二大爷都哈哈大笑。说咱二大爷大惊小怪的,一个红薯窖被填了算啥,又不是堂屋门被封了,就是堂屋门被封也不至于这样呀!你看那咱二大爷急得像投胎找不到庙门似的。有人过来拉咱二大爷,说:“贾文柏,你这是咋啦?红薯窖被填挖开就是了,前年俺家的红薯窖也被封过。你肯定得罪人了,人家才封你的红薯窖的。”

咱二大爷急红了眼,一把把拉他的人推开喊:“救命呀,救命呀!”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