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的开始

夜色越来越浓郁了,浓郁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幸好还有那依旧闪烁的各种各样的灯光,才给浓郁的夜色增添了几分灿烂的色彩,让在浓郁的夜色下还没有进入甜蜜梦乡的人们不再孤单,不再害怕,也让他们有了机会和勇气,在茫茫的夜色掩护下尽情地宣泄着内心的情感。

S市一个小型街心花园,虽然没有路灯的直接照耀,可这里却没有任何黑暗的感觉,不时飞驰而过的汽车,都把那短暂而又耀眼的灯光没有任何吝啬地挥洒在这个小小的花园内,让这个小花园在黑暗和光明之间来回徘徊着。

花园里的一个石凳上,东方已经默默地坐了好久,要不是他那偶尔晃动的身躯使他和那没有生机的雕塑区分开来,否则远处偶尔走过的路人一定会把他误认为是一座永远保持沉默的雕像。

望着依然川流不息的汽车,使东方知道在这个茫茫的夜色里他并不孤单。可是听着那轰鸣的汽车声好象又充满了无比的欢笑,是那种即将回家的欢笑。可那不是车在笑,是车的主人或车里的乘客在笑,因为他们都在踏上归家的路途,家里有温柔的妻子或慈祥的父母在等待他们的归去。东方知道此时的他还是很孤单,因为他没有那种即将回家的愉悦心情,他在这个城市里也没有一个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家。

东方现在住的地方不过是他租的一个落脚的地方,一个能暂时为他遮挡风雨的地方,虽然在别人眼里,他回到这里的时候就是回家,可东方知道,这里真的不是他的家,这里没有任何家的味道,没有家应有的那种安宁和舒适的感觉。

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可以说是此时东方的最大梦想,就是为了这个梦想,让东方离开了才工作一年的单位,那个他大学毕业以后由学校分配的单位。在别人有些诧异的目光里,东方有些孤单地离开了,放弃了在别人眼里还算不错的单位。

为什么?这并不是以前的同事问他的,对于他的离去,以前的同事们虽然有些惊异,但都没有说什么,他的离去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的影响,每个人还继续着他们平淡而又无聊的工作,他们也知道东方曾经坐过的位置上可能明天就会有新的主人坐在那里。或许这个社会让人变得更加的冷漠,或许这个社会的人们都经历过太多的悲欢离合,虽然东方的容貌还算清秀,可东方确是一个普通都不能再普通的小职员,所以他的离去根本就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

为什么?这是东方问他自己的,而且是问了无数遍的,甚至到最后的时候,东方自己都把自己给问烦了。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东方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为了有一个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家。就是这个理由让东方选择了离开,以前的单位根本不能满足东方的梦想,既然不能,那就没有任何留恋下去的意义了。

既然是梦想,那就意味着实现梦想的道路肯定是曲折的,不平坦的,或许他没有机会接触到他的梦想之前,就由于身心的疲惫而倒在他实现自己梦想的路上。可是东方不后悔,他也无法后悔,他记得有一首歌唱的好,失败了不要紧,大不了从头再来。东方能经受得起失败,因为他还年轻,可以有从新开始的机会。可是不让他去追寻自己的梦想,那他知道自己肯定会后悔一生的。

第二天早上,刺眼的阳光和震儿的闹铃几乎同时把东方给惊醒了。看着外面那明媚的阳光,东方感觉自己以前那犹豫和烦躁的心情好象一扫而光。明媚的阳光带给人们的是活力,是希望,也能带给人们好的心情。

匆忙地洗漱一番以后,东方又在房间的前任主人留下的一个穿衣镜前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想尽量给新公司的经理一个完美的印象。

灰色的西裤,白色的衬衫,使自己看起来充满了活力。虽然60公斤的体重和180CM的身高使自己看起来显得有些瘦弱,可东方还是对自己的身材比较满意。庆幸自己的父母没有给了自己一副臃肿的身躯,毕竟现在的都市里面,体态臃肿的胖子实在太多了,或许是他们良好的家境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可如果自己真的要有这么一副臃肿的身材,那么东方可就真的觉得冤枉死了,毕竟他的家境也只能用普通两字来形容。

东方唯一对自己有些不满意的就是他的容貌,虽然很是清秀,可却显得不够成熟,那会对他真正地走向社会带来少许的影响。可这是东方自己不能改变的,虽然人人都想活的年轻一些,也有人经常说年轻真好,可东方还是希望岁月的流逝能在他的脸上得到尽快的体现,那样就能使自己看起来更成熟一些。

忽然想到自己选择的道路,那是一条充满希望又充满坎坷的道路,东方此时却有些担心生活的坎坷使自己的面容充满了成熟,清秀两字只能当作了一种记忆,他又有些留恋起来。

该走了,东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满怀希望和梦想地走出了他目前的家。现在的交通工具确实方便而又快捷,出租车很快就把东方送到了世纪大厦。他要去工作的地方——完美公司就在这世纪大厦几百个房间里的两个房间里。

东方面试的时候曾经来到过这里,而且他很快就发觉这只是一个很小型的私人公司。不过东方到不太在意这些,只要能给他希望,那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李经理,你好,我来报到。”东方敲了敲经理室的房门,在听到请进的声音传出来以后,东方就轻轻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体形富态,年近四十的李经理正在办公桌前忙碌着什么。

“哦,东方来了,你先坐吧,我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一下,你稍微等我一会。”李经理示意了一下,就继续忙碌起自己的事情来了。

时间就在李经理的忙碌和东方的等待中过去了。李经理好象已经忘了东方的存在,甚至连看东方都没有看一眼,一直在低头写着什么。东方呢,并没有因为李经理的举动而没有什么不安的感觉,他只是静静地坐着,耐心地等待着,精神状态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任何委靡的感觉。

“东方,你面试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野心,想寻找展现你能力的机会,这很好,如果一个男人要想取得成功,那么他必需就得有野心,如果他连想都不去想,那么他又能做什么呢,所以我对你这方面感到特别的满意。”李经理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忙碌,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原来是在考验着东方的耐心。虽然东方经过了他的面试,自己也对东方的条件比较满意,可他还是想再确认一下东方的为人。

“可一个男人只有野心是不够的,他还必需得有耐心,只有有了耐心,他才能有机会把自己的野心变成信心,才能去得成功。今天在这里我也看到了你的耐心,你表现得非常不错。”

“在这个行业我还没有什么经验,还希望李经理能多给我一些帮助。”东方知道了李经理的意图以后,反应到很平淡,他也没发有别的表示,毕竟他还需要这个机会。

“经验在于积累,或者说时间就代表着经验,可是一个人的素质却并不是与时间有太直接的关系。我们这个行业,应该说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可只有特殊的行业才能让你得到特殊的利润,能来到我们公司,你也算把握住了机会,再加上你具备的素质,我相信你会取得成功的。”李经理还是很看好东方的,他当然也希望东方能取得成功,东方成功了也就意味着他也成功了,他会给自己带来丰厚的回报的。

“我还想提醒你一点,人们不是常说,要想做好事情,就必须先学会做人。其实我们这个行业也是这个道理,产品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采买人员搞好关系,只要你关系搞好了,那么你产品的价格也就不重要了,也只有这样才会有丰厚的利润。”李经理看看东方没有说话,而是用心地思索着刚才自己讲的话,他对东方的反应很赞赏,就说明东方开始用心了,只有用心去思索,去面对问题,他才有可能去解决问题。

“李经理,我懂了,我会努力去做的。”东方知道他跟李经理的谈好就算告一段落了。

“那就先这样吧,我带你到公司的办公室,也就是你以后办公的地方。今天公司的销售人员除了张天都出去跑业务了,你就跟他先实习一个月吧。他可是我们公司最优秀的业务员,你会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的。”看到东方把谈话的火候掌握的很好,知道自己和他的谈话已经结束了,李经理也就觉得没有什么再交代的了,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带着东方走出了经理室。

来到隔壁的办公室以后,李经理先是对着那个三十左右岁的男子喊了一声。

“张天,这是你的新同事,东方依槐,他对这行没什么经验,你就先带他跑一个月,让他尽快地熟悉相关的业务。”

“知道了,经理。你好,欢迎你来到完美。”张天很热情地跟东方握了握手。

“你好,还请你多多关照。”东方看到张天把手伸过来的时候,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但只是稍微楞了一下,便也很快地把手伸了出去。

李经理又交代了几句以后就先离开了,张天又把办公室里的那个女的给东方介绍了一下,也姓李,公司的内勤。

“东方,这是你的办公桌,还有这些资料你先看一下。”张天把几份资料放在了东方的办公桌上。

“张哥,这不过是一些产品的图片和型号么?”东方简单地翻了一下,知道这些资料就是一些公司的产品简介,他不知道张天让他看这些有什么用。

“呵呵,让你看这些就是想让你对我们经营的机电设备有一个感性的认识,其实我们公司就是贸易公司,也不具体经营某个厂家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就给客户提供什么产品。”张天笑了笑,耐心地给东方解释起来。

“哦,我知道了。”东方终于清楚完美公司不仅小,而且就是一个皮包公司,并没有什么具体的代理产品。怪不得李经理反复跟他说要想取得业绩就先要和客户搞好关系,如果没有什么关系,那么完美公司就没有任何优势了。

“张哥,晚上有时间么,我想请你吃顿饭。”下班的时间到了,东方把正要离开的张天给叫住了。

“行,没问题。”张天当然知道东方的目的,也没有犹豫什么,痛快地答应了。

知道东方对这里并不熟悉,张天也没有跟东方客气什么,直接就把东方带到了公司附近的一个小饭店。规模不大,但内部装修的到很有特色,给人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东方真的没想到在这喧闹的都市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幽静高雅的场所。

“张哥,我在公司待了差不多一天了,看你除了打几个电话以外,其余的时间几乎都是看报纸了,这-----?”东方听李经理说过,张天是个很出色的业务员,可他却看见张天好象很悠闲的样子,并没有什么繁忙的业务,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个没什么好奇怪的,你干一段就知道了。因为我们公司是做进口机电产品的,业务量当然不大,但是利润却比做国产机电设备高多了,我想这个李经理已经告诉你了吧。”张天先是和东方喝了一口啤酒,然后才慢慢地解答着东方的疑问。

“其实我们主要的工作就是为了和客户搞好关系,所以我们这个行业的特点几乎跟那些三陪小姐差不多,很多事情都是在饭店,歌厅,甚至洗浴中心这些地方搞定的。我们和那些三陪小姐不同的地方就是她们付出了自己的尊严或肉体,而我们只要付出金钱就可以了,但实质都差不多。这也是我白天没有什么事情的原因,因为这些工作几乎都是晚上进行的,你以后也会这样的。如果你不能适应这些,那么你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公司比较好。

东方没有再问什么,因为他知道也不需要问什么了,张天已经说的够坦诚明了的了。现在离开已经不可能的了,既然他选择了这样的道路,不想过平淡的生活,那么他就必须适应所有他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这点东方是早就有心理准备的。

没有任何的动摇,东方只是在心中祈祷自己有足够好的运气,让他选择的道路不再坎坷,让他有机会和能力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

当东方和张天喝干了最后一杯酒以后,夜幕早已经覆盖了整个城市。送走了张天,东方抬头看了看那茫茫的夜色,看了看夜色中五彩斑斓的灯光,黑夜或许代表自己选择的道路,那五彩斑斓的灯光或许代表了自己的希望。东方就那么默默地站着,看着那光彩夺目的灯光,看着自己的希望,好象看到了自己末来的人生就跟这耀眼的灯光一样,都是那么的五彩斑斓,绚丽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