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话说前几年某型号飞机在工业口艰辛奋战二十年后,综合了多项高新技术,又代表国内最高设计水平,又代表了……再代表……总之轰轰烈烈N个代表后,在国家媒体的高调隆重宣传推动下,终于列装到部队了。然而老话说的好,头抬起来走路了,还是要分些注意力看看地面,省得摔跤。

飞机刚刚送到部队不到一年,居然就传出了空勤觉得发动机不时哮喘地勤觉得发动机返修率高之类的的怨言云云,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飞机厂的人大怒:“那些部队长真是该死,怎么能放任这种不讲统计科学不负政治责任的言论四处流传,简直就是给我们伟大的祖国航空事业的光辉形象抹黑嘛!”不过怒虽然怒了,还是要派遣一群“专家”提个箱子去有反映的部队会诊一下,一方面是表示信心和态度,另外一方面是打击一下不讲科学肆意蛮干的维护人员,把发动机维护坏了还乱讲,给装备部的人在订货会议上压低价格和吃拿卡要提供借口。

专家们到了部队,看了一趟飞机,回到欢迎会的会场。互相客套的水果已经吃毕,一开始讨论正事,立刻就有不给面子的大胆飞行员站起来讲:“你们这个飞机,看起来是先进了很多,但是发动机莫名其妙哮喘,而且还是急性哮喘,从警告到停机,非常快,搞得我们措手不及。幸好最近都是练起落航线,离机场还比较近,远了飞不回来那可不是要人命吗?”专家直言,这是从瑞修国进口的发动机国产货,其实原装的也经常停机,不过装在双发的厕位上,所以还不是问题。国产的发动机已经较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停机率大大减小了,国产的东西能达到这个水平已经不错了,你们还抱怨什么?一说起发动机,大家都知道是本国的软肋,除了议论纷纷,再也无其它话讲。又说了一些比如重心高啊!地面滑行刹车要轻点,避免翻车摔跤之类的话。专家们已经是哈欠连天,不停看表,不时用身体语言建议是否可以回去休息。末了在会场角落里的一个机务干部站起来问道:“难道这个警告到停机的时间就不能延长一点吗?”专家的地中海头颅晕的一下:“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什么叫警告到停机的时间延长,我们监控发动机的传感器门限值是经过论证了的,只要发动机将发生不可逆转的停机,就马上警告。”那机务干部似乎是外场呆的时间太长都比较木讷了,被专家这样一砖,马上就拍的坐下不敢动。

专家几顿鸡鸭鱼肉然后就回去了,飞机还是莫名其妙的停机,幸亏好几起都是地面检查就发现了,空中嘛!各级主官的头天天都是晕的,碰运气啊!要是那天掉下来一架,谁遇上谁就直接退休吧!地勤部门也是犯难,上级一倒霉自己不跟着遭殃的,再说了,让飞行员开着这样的哮喘隐患野马上天,终究个不放心啊!

西西河是大老们聚集的地方,大家给出个主意,这个哮喘病该怎么治。

===========================

天上掉下个活宝贝上 花 32 过失速 2009-05-29 18:38:03

其实这个不能纯粹算从天上掉下来的,应该是地面上上去了,再掉下来的。可是人比人气死人,掉下来的也有区别,如果是“身有伞翼双飞凤”地面大家是松一口气,好歹人回来了,一切可以重头再来,要是一不小心“尔曹身与机俱灭”那么就只有精神鼓动价值,领导就要号召大家向你的精神学习,而千万不要向你的行为学习。那个话怎么说来着“什么和什么只有一步之遥?”

这次从天上掉下来的是老李,本来领导让老李坐降落伞下来的,老李同志可能嫌降落伞下来太慢,于是一咬牙酷劲十足,驾着长风(不是雷霆万钧哦!发动机熄火了,有个什末子雷霆嘛?)把个活生生的故障飞机带下来了。要是飞机摔了那么就分析一下再砍成片片直接进废品展了,活家伙可值老钱了,比那还没有石化完的恐龙标本还难遇到。

这天老李开着10号出去蹦踏蹦踏,结果上天之后,一套组合拳还没有打完就感觉有点不对头——怎么说来着——那个告警小红灯滴滴闪了两下子,老李心里咯噔一下。——虽然知道这发动机容易熄火,可是小红灯就那么忽闪了一下,发动机还嗡嗡的响得很正常,你老李就紧张了?如果是误判怎么办?——老李的敏感不是天生的,也不是技术不行犯嘀咕,而是有特殊原因的。这个特殊原因说出来吓你一跳:老李是有前科的,他这会儿,真是有点神使鬼差的心理预感。实话说也是天将降大任于诗人也,我哪敢在西西河宣传迷信啊!讲一个当老李还是小李的时候的故事,你就知道老李这个时候为什么能那么重视这小红灯忽闪忽闪两下。当老李还是小李的时候,就和发动机熄火好好的干了一回,那次熄火可是熄的惊心动魄,差点把小李烧成烤乳猪(那位说了,怎么你刚才说熄火了,这边怎么又着了啊?)别急,听我慢慢讲。

------------------------------------此处为回忆的分界线————————————————————————————————

当老李还是小李的时候(突然二目森森,有物体从前袭来,我们这开战斗机的都是什么水平,岂能被这种伎俩击中,左摇头躲过一匹砖,右甩头躲过一只鞋,观众有人喊,别TM卖关子了,快讲。赶紧省略广告插播一千字)五斤的大龙虾的确没有,部队还狠差钱儿,开的那个是小闷棍芊芊七。老李和别人编队起飞后,刚爬升到3000米,突然砰的一声大响,座舱里面顿时是厨房开伙了——有烟有味。怎么了?发动机放二踢脚了。——发动机还能放二踢脚?的确,不骗你。放二踢脚有三个特征,一就是砰的一声暴响,然后是飞出来点小东西,最后再是轰的一个惊雷。这回的时候就是一活生生二踢脚:砰的一声暴响是发动机俩叶片断了,断片蹦出来咔叽一下打穿了进气道壁,到机身里面去搞参观访问去了,最后在油箱里面停止了,还好当时没有起火。老李脸上汗就下来了,转身就撒丫子回了,心里知道俩小叶片肯定不干好事情,谁知道二踢脚最后那声惊雷什么时候响呢?趁着离机场不远,赶紧的,迫降吧!——河里的大牛就是多,某位问了:老李为何不跳伞?

跳伞?J7的跳伞是飞行员最恐怖的事情,那个弹射座椅的设计人员可能就是抱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标准来设计的。出舱稍微姿态不对就弄个终身残疾,换你乐意死还是乐意痛苦下半生?这问题丢每一个人面前都得思考半天,可惜现在没有时间来思考了,很多飞行员电火石光一沙拉的决定就是搏一把迫降。

小李的飞机直接回去就反方向着陆了,那飞机拖着火焰从天而降,减速伞放出去就给烧毁,飞机一溜烟(可不是一溜烟嘛)冲到了跑道头眼看就要出去了才停稳。光停稳了可不算完,外面的地勤兄弟疯了一样向飞机跑过来,想着小李别出不来一眨眼闷成了叫化鸡。小李在座舱中手忙脚乱的解开了安全带,一拉开盖手柄,坏了 ——怎么没有反应?这飞机已经没个好,谁知道它还哪里被碎片给穿透了。呼呼的火苗眼看就要蔓延到座舱了,到座舱就蒸肉陷儿包子,大家心想要坏。

说时迟,那时快小李还很清醒,清醒就能搏命,转身就拉了应急开盖手柄,带烟冒火的一整个人腾的从座舱里面跳出来,摔到跑道上。大家拽起来一跑,跑出一截到了安全距离来看,小李已经是瘫软在地整个儿汗了,医生们一围检查,还不知道有事没事儿的当口。背后跑道上的飞机轰的一下,整个儿火了。

那一夜你满脸泪水,那一夜你受了心伤!小李停飞了几个月,这心理阴影才消去了不少,重上蓝天的时候又来了,可是小李变成了老李,突然的开始挑三拣四开了。老李从此特别关注发动机状态,上飞机就支着俩耳朵听声音,理论教学时候把迫降数据背的溜熟,仿佛天天都在迎接着下一次发动机故障。晃晃几年过去了,还真没有再遇到那样的问题,老李飞的小尖尖7也换成了10号,可是停发动机的癖好还没有改,刚巧这回又遇上了。

————————————————————这是回忆结束的分界线——————————————————————

小红灯忽闪了两下,老李二话没说(一话是说了的:给机场指挥员报告了,把民航飞机给调开)左手在油门手柄上回带一把,蹬舵又压杆赶紧往回撩啊!这会离机场还远着呢!

又有看官说话了:“奇怪!这发动机要是真有问题了,得赶紧回去不假。干吗不趁着发动机还没有熄火得时候开足马力使劲往回跑?在熄火前能离机场近一分是一分,为空滑迫降减少点距离嘛!为何还要收一把油门呢?”嘿嘿,有诀窍,当然有诀窍。

喝水

=======================

前面看到河友回复,看得本官兴致抖抖胡子翘(本人现实生活里面官瘾极大,眼看家园博客里面管理层里面已经把本官提拔为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从此以后也要抖抖官威了。先解说一下落九天同志的问题,老李并不是发动机停了才去进行返场,而是由于他对发动机的敏感和关注,根据降转灯给出的信号判断发动机很可能要停车。于是他在发动机停车前就开始了返回,并且使用油门技术让发动机停车的时间尽可能延后,争取了发动机最大可用时间。换句话来说,要是换个人来开这架飞机,说不定就飞不回去了,发现征候晚+使用油门技术不熟练+处置高度速度没有经验,那么飞机可能会在停车时,还没有达到可以飞回去的那个区域,空滑迫降也就成了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那种情况下,明知道高度速度已经不够,还不跳伞,就是不讲科学蛮干的做法了。(比如兰州开J7的那位)

差点跑题呵呵,回头来继续把老李的故事讲一讲。说实话,比起使用驾驶杆这样灵活的操纵机构,推拉油门这样的动作显得单调一点,不过单调并不意味不重要,和开车一样,油门技术里面可圈可点的道道简直太多了,关系全局的重要性啊!在飞行的很多时候,大家好像看到飞行员使用油门很粗暴,咔叽一下就推上去了,哗啦一下又拉下来了,好像很随意,其实使用油门是个细活,推到哪里,拉到哪里都是有讲头的。

举个例子来说吧!空中加油的时候(目前国内只有软式),控制接头的靠拢,加油机和受油机之间的一两米的速度差,就完全要靠油门技术。看着那小菊花在旁边飘啊飘,自己的那个硬邦邦翘起来的受油探头就在一边晃啊晃,注意力分配不好的同志一边心理嘀咕,怎么还插不进去啊还插不进去——第一次怎么就这样困难啊?小眼睛又瞟瞟自己的油量不停往下掉,心里那个急啊!如果沉不住气,又比较慌的愣头青上前简单粗暴乱插乱捅一气肯定是要出事故的,轻则数次失败浪费时间,重则可能折断受油探头,更严重的要保持不好高度方向,一下进入加油机尾部涡流就惨了。

加油头和受油头的特殊结构注定了飞行员这个时候只能慢慢来,要温柔,要讲科学。首先,要比较有耐心的控制油门,右手轻微的打调整片,慢慢靠近进入到菊花的花瓣圈子里面,由于气流的影响,小菊花总是会晃晃晃晃,不用管它。这个时候有点和打靶的技术相通了(有意瞄准无意击发)在感觉对的比较正的时候果断推点油门(也就是让发动机转速增加几转的范围),让受油探头顶在输油口上并保持一定的压力。——这个压力不能大也不能小,太小了输油口和受油探头卡不上,太大了容易造成撞击现象,容易把受油探头撞断(怎么那么容易断呢?待会给你讲),这个度,完全就是考验油门技术的掌握熟练程度。输油口进去一点设计有个比较窄的弹性卡销,只要保持好压力受油探头会很顺利的顶开弹性开销进入输油管道的连接腔,相对应的受油探头膨大的头部往后有一截收缩颈,弹性卡销会卡在这个地方,让两者结合在一起。当你确认受油探头已经插好了,就再收点油门(你要不收油门马上就会有好看的,两架飞机的距离要是太近了一点,加油管容易在气流的作用下形成鞭打现象,这个时候探头和菊花又已经卡在一起了,两头为难,够你喝一壶的),让自己和加油机的速度差回到零,松口气等着加油机给你送油吧!(这个时候只是万里长征开始第一步,不算完,别去一边坐着喝咖啡)随着油的加入,飞机的重量在增加(战斗机装载的燃油和自身的重量之比是很大的)你还是需要使用微微的增加油门稳定住速度,来保持和受油机的距离。

等到你的油箱加到够用了,需要和给你温柔体贴陪伴和服务加油机分离的时候,也千万不要犯着急脱身的毛病(完事了又不找你要油钱,急什么急?)。要是猴急,心里想着赶紧忙完了任务好回去降落,早点回去和那位亲爱的好好亲热就容易坏事,为何呢?还是那个弹性卡销惹得祸。前面我们已经讲了,弹性卡销是卡住受油探头膨大后面收缩颈那部分的,免得在加油过程中因为气流颠簸(各个方向的)变化而造成脱离的事故。这个收缩颈专门设计成为一个薄弱的结构,如果因为弹性卡销的故障问题最后受油探头实在是拔不出来,可以强行折断,然后各自返航。不过那个是考虑特殊情况,因为你小子加满油后猴急走人,一不小心喀嚓把受油探头折断到菊花里面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旁边几个等候加油的兄弟还玩不玩了?大家肯定不需要开会构成决议不需要举手表决统计票数,第一时间问候你八辈子祖宗,然后发誓如果有命回到机场的话,一起玩遍你的小菊花。。

归纳一下整个空中加油过程中使用油门对飞机的控制为以下口诀:轻点对准,果断插入;保持压力,柔和退回;注意姿态,协调推送;慢慢退出,防止喷涌。这四句口诀是空中加油旅行必备之良策,从前到后,完全是油门技术。回头来说老李发现发动机停车征候了,(他可是油门派系的大师傅啊!)马上就在蹬舵转向的同时使用了油门,这个技术含量也是大大有说头的哦!

打字真累,喝水,接下来再讲老李。

上次讲到老李一拉杆蹬舵,顺手带油门,这个动作是一气呵成啊!动作看起来很简单,其实飞行员的老嫩就差在这里,现在看起来发动机各项参数都正常,其实暗娼凶险在里面。老李蹬舵转向大家都能理解,拉杆也好说——转向都得拉杆嘛!可是这个时候老李拉杆和用油门配合起来有说头的,拉杆并不光是为了在转弯的时候保持高度,油门也不是越大越好。

大家都开车吧?怀疑汽车发动机出了毛病你首先干什么?靠边停车等救援。那是在城市里面,要是在一个偏僻的野山坡上活物都没有,叫个鬼救援啊?你就只能将就着,速度低一点,慢慢往回遛是不是?飞机这个问题和汽车一样,保持一个比较低的转速能让发动机当场给你撂挑子的可能更小,机器这个东西有时候也有脾气,你要着急它马上就死给你看,这个时候带回油门,在转速低的情况下尽量保证速度和发动机工作时间积分起来的结果就是你能够有足够的动力回到机场,什么叫做欲速不达就是这个意思。

说半天还是能量机动那么一套,老李这蹬舵拉杆还多拉了一点,对准机场的时候利用了刚才做动作剩余的动能给飞机带起来一些高度,当机头对准机场的时候(有朋友问了,这个距离这么远,你怎么知道机头准对机场呢?)一个是当天的天气很好,能见度十公里不止,另外飞行员都看电罗盘的,以后有河友坐客机中途遇到飞行员昏倒在千娇百媚的空中小姐苦苦哀求下不得已拉鸭子上架去客串一把驾驶千万得记好了地平仪和电罗盘两块表如果是综合显示器那也是它们俩得变体玩好这个你就能飞回机场成为英雄赢得无数美人投怀送抱。完成这个转身后大约高度5000米靠下,众河友应该都能看出来了,老李现在就相当于在麻将桌子上拿了一手好牌看听,想自摸自摸想往大做往大做,舒服得很。就这样回去,如果发动机停在2000米以上而离机场还远得话,可以尝试一把空中开车,如果停在2000米以上而到了机场,可以从容不迫的空滑迫降,动能不够势能补嘛,离那个搞不定了跳伞闪人的可能差的老远了。

事后看来的确是老李有经验有胆量,愣是把飞机带到了降落航线上发动机才停车,这个时候迫降都有了很足的把握,更不用考虑什么跳伞的事情了。说起来容易,其实换个人压力也很大,要是第一次碰见发动机停车,不慌是不可能的,曾经有一哥们,当学员的时候被停飞了,那可是一个人见人夸的好好学生,什么航空理论啊!什么飞机结构学啊!各门课程学的那个刮刮叫。说实在话他就是教科书学的太好了,好的不能再好了,一切按照教科书上面讲的做,就在高教上面出事故搞砸了,跳了一个不该跳的伞,从此和座舱无缘了。闲话少说,有兴趣另外开题讲,老李晃晃悠悠从容不迫把飞机降回机场,一群地勤都疯了,除了为老李高兴之外,这个保留了故障状态的飞机简直就是一活宝贝,好比从三胖子一下变成范乡长了。老李去立功受奖被表扬的当儿,地勤维护人员把飞机拖到了机窝,大卸八块动手术,等到把发动机剥到一丝不挂,什么问题都好说了。

套一句广告词——原来是这样紫啊!

// 全文完 。。。。。精彩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