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申代表的参政议政历程让我们看清楚谁无耻

申代表的参政议政历程让我们看清楚谁无耻

申纪兰,从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到2013年当选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她是全国唯一的一位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二届的全国人大代表。

说实在的,本人原来并不知道这个名字,起码在我这里,她是被某些人“咬”出名的。

这些年来,每当“两会”临近,某些公知就会拿她说事,最可笑的是说她“无耻”。

在百度上居然有这么一个搜索项——为什么说申纪兰无耻。答案是下面这段话:

“人家从1951年第一届全国人大会议时就是人大代表,到现在一直未停止过,历次决议她都投的赞成票,即使决议的事项是矛盾的,比如打倒D和支持D上台。”

都投赞成票就是无耻?

这种神逻辑与某些人过度美化某些外国议员在议会开会的时候打架的现象是如出一辙的。

幸好一小撮人虽然依靠水军在网络上闹得动静很大,但是最终还是不能一手遮天,

我们还是从网络上了解到申纪兰历年提案(不完全)的文字版。为了便于叙述,我只是摘录其要点:

60年来,申纪兰的提案和建议覆盖了很多方面,又都离不开“三农”这个大话题。她的提案包括调整经济结构、加强农业基础地位、珍惜和合理使用土地、解决农村干旱地区饮水困难、减轻农民负担、假冒伪劣坑骗农民、山区公路交通、发展农村教育、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还包括加强执法监督和惩治腐败等方面的问题。这些建议也同时见证了她做人大代表的历程。

1954年,申纪兰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骑着毛驴到北京开会,投票选举毛泽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男女同工同酬”被写进《宪法》。

1960年,关注农业。

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讨论关于为提前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而奋斗的决议时,申纪兰发言:“把农业搞好,是国民经济的重要部分。没粮就乱、没粮就慌,没粮就没了主张。”发出基层代表的声音。

1975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作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申纪兰回忆称,“我听说周总理当时生着病,看着他那么瘦,还站在台上作报告,我一边听一边掉眼泪,我旁边的人也在掉眼泪,我们一边哭一边鼓掌。”

1996年,申纪兰联名其他代表,呼吁开通了长治到北京的直达列车

2000年,提案关于农村小康建设、调整农村产业结构

申纪兰等代表在会议上发言,江泽民参与会议,指出要进一步做好扶贫开发工作,改造山西老工业基地。

2001年,关注山区交通建设;重提修建邯郸到长治铁路的议案(已经提出两年了);尽快解决山西农村干旱地区人畜饮水困难;

2002年,交通、水利建设方面的提案。她说:“我们农民懂得,‘只有吃饱肚,才能上得路’、‘土地是宝中宝,什么也离不了’,离开农业生产,吃不上粮食,什么事也干不成!”

那几年,申纪兰先后提出了关于农村的增收减负、学校教育、人才培养、医疗卫生等方面的议案。

2003年,保护耕地;修建林长高速公路(山西长治—河南安阳—山东聊城跨省高速公路的关键路段)

申纪兰联名林州市代表王发水等提案,修建安阳至长治高速公路;此前由李克强拍板将之列入河南省重点项目。申纪兰连续多年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关于此高速的相关建议。

2004年,保护耕地

当时已经75岁的申纪兰,领衔提交了保护耕地的议案,她说:“中国人这么多,土地是命根子。没有地种庄稼,大家吃甚?”此后,对于保护耕地,申纪兰多次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不断提出。

2007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提高乡村干部素质、重视农村环境保护;铁路建设。

2008年,关注交通、教育、企业发展,三老区如何致富。

2009年,最惹争议的一年。就是这一年,在11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时申纪兰说:自己55年来从来没投过反对票。

2010年,为西沟修路,村村通公路。

申纪兰:“上一届我提的修路的问题比较多,都解决了。我们村通水泥路,周边的村也通了水泥路。现在道路开到了农民家门口了,多好。”

2011年,山区水利建设

申纪兰:今年干旱了,冬天没下一点雪,我们村也干坏了。现在下了场小雪,但要彻底解决还不够。所以,我的提案是搞山区水利建设。我是农民代表,只要重视农业,我就放心了。

2012年,加强农村教育;农村失地问题;农村干部选举;文化改革也要政治挂帅

关于农村建设中新修建公路侵占耕地的问题,申纪兰认为,管理好土地也是经济建设,需占就要占,总不能让高速公路在天上;又说,耕地能不占尽量不占,也是发展农业的保障。

农对于村干部选举,申纪兰认为“一年选,二年看,三年要换”短一些,建议改为五年一任。当时即有在农村基层生活过的人表示,对基层三年换届的做法也有同感,但很少听地方官员如此建议。

2013年,贫困地区发展,“贫困地区如何建成小康社会”;加大贫困地区旅游开发力度

2014年,平顺至长治二级公路正式通车,申纪兰出席通车仪式。据媒体报道,这是申纪兰的最新功绩,申纪兰则表示修路是县委提出的,自己只是帮忙去找找领导,“为了平顺改革开放,修不好路就迈不开步。”

从上面的事实看,申纪兰并不是某些人有意歪曲丑化的“举手机器”,而是扎扎实实立足农村基层,提出了很多建设性建议,并且其中很多最后成为了农村建设发展的现实。

就是这么一个人,怎么会在某些人心目中会与“无耻”挂钩呢?

就一个原因,她从来不反对。

什么逻辑?

其实,无论是在中国的“两会”还是外国的参众两院开会讨论问题,投赞成票、反对票还是弃权票都只是到了最后的表决程序的事情,这个时候,无论你的投票意向最终被历史事实证明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都只能是在和大多数人的投票意向一致的情况下,才能让被表决的提案得到通过,如果不一致,你的投票意向就要服从大多数人的意见。另外,作为一名人大代表,根据自己对问题的判断,决定自己的投票意向也是他的基本权利,凭什么都投赞成票就是“无耻”?是不是假如申纪兰一直投的是反对票,她就非常光荣了呢?

我们撇开某些人这种荒谬的神逻辑暂且不说,从网络上提供的,这么多年来她立足农村基层,提出的那么多建设性建议,并且其中很多最后成为了现实的事实看,她是在切实履行一名人大代表的职责。即使她在一些表决中的投票意向被历史证明不正确,但是她就算是投了反对票也左右不了提案被通过的结果,凭什么要她一个人对某些提案被通过负责?

我们再回头看看那个说她“无耻”的理由。

首先这并不是逻辑意义上的矛盾,逻辑的自相矛盾是指在同一判断中,对同一问题,是不能做出截然相反的判断来的。若是这样做了,那就是犯了逻辑上的错误。

让D下台的决议是在前面作出的,而让D重新出来工作的决议是后面作出的。申纪兰投票是在不同时间内进行的,根本不属于所谓“自相矛盾”。而且决议首先是党中央委员会作出的,申纪兰只是一个人大代表,她有资格投票吗?即使她在相关的人大会议上投了赞成或者反对票,对此最合理的解释就是申纪兰认为前面的决议是错误的,就不能改正吗?何况有这种情况的不止她一个人呢。而且在之前,甚至连D本人給上面写信的时候,都说自己有错误,凭什么单独要求申纪兰一个人对前面的决议投反对票?另外,本人查阅了参加八届十二中全会的中央委员名单,这些人中除了陈少敏一个人以外都投了把刘开除出党的赞成票,到了1980年为刘恢复名誉的时候,那些在前面投开除刘的赞成票的人当中也有投赞成票的,而且不止一个人,那些地位远远高于申纪兰的人都做不到,凭什么苛求申纪兰做到?再说,如果要说明申纪兰“无耻”,那么最起码某些人应该找出一个“不无耻”的人作为参照系,古今中外都行,欢迎某些人提供。如果提供不了,凭什么对只是不投反对票却提出很多建设性建议的申纪兰扣上“无耻”的帽子?

其实,真正的原因不在于对申纪兰本人的评价上。

关键在于,一小撮人要实现他们的目的,对所有对于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作出过贡献的人和所有维护现体制的人都极端仇恨,从这些年来他们丧心病狂地泼污所有死去的或者仍然活着的英雄模范这一点就看得很清楚。申纪兰虽然没有得罪过他们,但是就冲她维护体制这一条,就成为了一小撮人的眼中钉。

另外,某些人是因为没有能够在“两会”中建立起能够完全代表他们的意志的反对派而生气,却把气撒在申纪兰身上,就像王朔把不按照他们一小撮人的要求去做的国人都骂成猪一样,以为他们一“龙颜大怒”,别人就诚惶诚恐,然后坚决执行,笑话!

还有,即使在某些人心目中的所谓的“成熟的民主制度”中,赞成或者反对都是应该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的,那种“为反对而反对”的做法只能是“民主闹剧”,那些在议会会议上打架的充其量也只能是一种“代表秀”,就是用打架的极端方式告诉那些支持他的人,我已经尽力了,都跟他们打架了,所以通不过不怪我。

当然,说了这么多,并不是表明本人也是“举手同意派”,本人在现实生活中,虽然不可能参加“两会”那样高端的投票,但是在自己的单位里的职工代表大会上和一些表决中,却是投了不少反对票。无论是是什么样的民主制度,一旦代表被选举产生,在表决的时候,代表根据自己对问题的判断投赞成票、反对票或者弃权票,都是他的权利,你可以在下一次选举人民代表的时候不选他,或者如果他有犯罪行为的时候,你可以提议罢免他的代表资格,唯独没有资格对他投什么票指手画脚。

综上所述,无耻的不是一直只是投赞成票的申纪兰,而是那一小撮只是因为申纪兰维护体制而骂她无耻的人。还有那一小撮希望通过谩骂申纪兰来骂出一批符合他们要求的反对派的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