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宇宏:华人与暹罗复国战争

本文选自《腾讯大家》(微信号ipress)

文丨段宇宏

泰国曼谷王朝拉玛九世皇登基第68年,也就是公元2014年5月22日,泰国皇家军队再度上演政变,陆军总司令巴育将军宣布戒严,由军队接管政权。

泰国媒体《ASTV-Manager》曾做过一篇对王室“大不敬”的专题报道,感叹说:“他信家族中了曼谷王朝的魔咒吗”,封面和封底分别是泰国华裔国王“郑信”和华裔首相“他信”的肖像。

这家媒体总结说,郑信和他信都有很多共同点:他们有发音和拼写相似的名字(Taksin—达信,Thaksin—他信),他们都是北方人,他们都有中国血统。当然,他们还有相似的命运——政治生命都终结在了曼谷王朝手中,这家媒体没有直接道出这一点,但明眼人能心领神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只是一个玩笑,表面上看似乎有理,前总理他信2006年被军队推翻,其妹夫颂猜获他信政党推举成为接班人,反对派一看没有“斩草除根”,2008年再通过“司法政变”迫使颂猜下台,并禁止他在五年内参政。他信的妹妹英拉率领他信政党2011年卷土重来,当选总理,今年5月7日先遭“司法政变”被勒令辞职,然后再遇军事政变,把“看守内阁”一网打尽,比她哥哥他信还倒霉。

他信家族是来自广东的客家人,本姓丘,海外华人有时也称他信为“丘达新”,叫英拉为“丘英乐”;泰国华裔国王郑信的泰国名字叫“达信”,他是广东潮汕人,他们在古代和当代泰国政治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最后都栽在了今天的曼谷王朝手中。

这并没有什么“魔咒”,巧合罢了,泰国是东南亚的一株“奇异草”,梳理它的近现代政治历程,我们的故事从曼谷王朝的建立说起。

泰国文化大致分解开来,其成份差不多五分佛教文化,三分印度教文化,一分中国文化,还有一分为自创;泰国主体民族为泰族,跟分布在“中越老柬缅”地区的傣族、壮族、侗族,岱族、侬族、布依族、老龙族、掸族其实是同源民族,称作壮泰语族群,泛泰主义者也叫他们为泛泰民族;但泰族跟其周边的苗族、高棉族、京族、缅族却差异很大。

1939年,披汶·颂堪执掌军政府时代,泰国国名才从“暹罗”改为“泰国”,小小一个国名变更,背后却蕴藏着诸多玄机,曾引起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关切。“泰国”的意思,是指“(泛)泰族人之国”,这与当时泰国内部高涨的民族主义和泛泰主义有关。二战结束后,“站错了队”的泰国为了赶紧站回“正确队伍”,又于1945年9月把国名改回“暹罗”,1949年5月再更改为“泰王国”。

18世纪中后期,中南半岛上演了两场波澜壮阔的民族大逆袭战争——“缅甸复国战争”和“暹罗复国战争”,今天的泰国曼谷王朝,也叫却克里王朝,它的建立受益于这场战争,领导复国战争的正是吞武里王朝的华裔国王郑信。

1752年,生活在下缅甸的孟族崛起,挥兵大举北上,4月份攻陷了缅甸东吁王朝的首都阿瓦城(今天第二大城市曼德勒附近),东吁朝末代缅王“摩诃陀摩耶沙底波帝”被俘,缅甸亡国。

当时暹罗是阿育陀耶王朝末期(定都于大城,也叫大城王朝),孟族军队担心暹罗乘虚从背后发起进攻,攻陷缅都阿瓦后,三分之二的主力立即南返,仅留下三分之一的军队驻守上缅甸,给奇迹的诞生创造了条件。

阿瓦城西北部,冒瑞县木疏村的邑官之子“雍籍牙”联合46寨起兵抵抗,挫败了来犯之敌,第二年就展开反攻,第三年收复首都阿瓦。“雍籍牙”建立缅甸最后一个王朝——贡榜王朝,用了不到六年时间,不仅重新统一上下缅甸,征服孟族,还大举兴兵进犯暹罗。

1760年元月,雍籍牙率领步骑兵、象兵和葡萄牙雇佣兵六万人征伐暹罗,一路长驱直入,直接包围了暹罗首都大城。围城数月后雍籍牙染病,缅军回撤,雍籍牙回师途中逝世,缅甸史料说他是因病而亡,暹罗史料则称他被炮火重伤才撤军。

著名的白象王——雍籍牙的儿子孟驳登上王位,他比父亲的野心更大,大举兴兵连年征战。孟驳占领清迈,控制老挝琅勃拉邦,对暹罗采用蚕食和包抄战术,暹罗英勇抵抗但屡战屡败。在切断暹罗首都西面和北面交通后,1766年初,孟驳动用五十八营步兵,三百艘战船,四百头战象,一千多骑兵共四万多大军,沿着当年雍藉牙进军路线直捣暹罗首都大城。

经过14月围城,1767年4月,缅军大炮轰开城墙,攻占了已弹尽粮绝的大城,暹罗亡国。这座有417年历史的古都被缅军夷为平地,缅军掳去一切能看见的财物和数万男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