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四,战果统计和战斗过程分析

1.战果统计

以下参考日军第10联队战斗详报附表等,将滕县作战三日间的结果归纳如下

(1)人员死伤:

第10联队的参战者人数是3,130名(包括非战斗员),其中负伤130 死亡16。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关于配属,协力部队2157名中的死伤数,由于没有统计无从计算(◆[1])。

而四川军方面的参战人员122师与124师的一部分推定约3,000名(城内,周辺),其中死伤推定约1,500-2,000名,之外民间百姓死者1000名前后(笔者的推断)。俘虏:23名。

(2)缴获武器:

步枪 389支,自动步枪 34支,水冷式重机枪10挺,手枪 8支

捷克式轻机枪 1挺,迫击炮 3门,迫击炮弹252发,手榴弹 3095枚

(3)战斗消耗:

41式山炮弹(联队炮)440发,92式歩兵炮弹(大队炮)434发,92式37毫米速射炮弹93发,89式重掷弹筒榴弹 709枚,92式重机枪弹54,100发,38式歩兵枪弹46,791发,丙催泪筒 65枚

此外关于配属或协力部队参加战斗的野战炮兵大队,野战重炮兵第2联队,支那驻屯军野战重炮兵等各种重火炮的弹药消耗,由于没留下统计数字,不能精确把握,若参考台儿庄攻城战的数据,可推算消耗重炮弹总数约为1,000-1,500发(◆[2])。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战斗的分析

通过以上实证,滕县作战的全部内容基本清楚了。以下总结一下经验教训。

先看一下第10联队的自我反省

一.没有从防御坚固的北方正面接近,迂回至东方攻城的战术视为成功

二.没有集中兵力攻打防备较弱,市街疏散的城东北角,而一味攻击守备和建筑牢固的东关,东门属于失策

三.在火炮对敌军圧制不完全时下令突击“不仅增加不必要的损失,而且由于伤亡增加会影响全体士气”

四,集中火力首先打击敌指挥机关,杀伤减少其指挥要员十分重要(◆[3])

通过分析作战全过程,我们可以掌握如下几点

(1)在重火器持有面日中两军间差距悬殊

第10联队配置于第一线的战斗部队人员数決不比川军多,其中担任东,南两二方向的攻城部队合起来也不过是四个中队(约600名)。而实际担当突击的部队,也是以小队为单位计算,一次最多投入数十名。可从另一面看,支援这600名第一线战斗员的武器有32挺重机枪和最多时40门以上的重型火炮。仅炮兵部队就有2,000余匹馬(火炮,弹薬搬送),近3000人(加上联队,大队所属的炮兵人数)。并且,第10联队的一大队约1,000名步兵中,也装备有重机枪8挺 轻机枪24挺,轻便炮2门。这种由重火器,各种配属兵种,支援部队构成的作战集团,体现了近代化战争的基本布局。可以说日军在装备上,训练上属于成熟的近代化军队。相反,川军还停留在人员+步枪的旧式编制时代。特别是重火器数量十分缺乏(◆[4])。

(2)使日军最恼火的战术

尽管装备的面有很大差距,但是川军能有效进行抵抗的理由,在于市街巷战和手榴弹集中攻击的战术上。在外城东关,日军突入成功后,为压制平定市街全体苦战了24小时以上,远远超出事先预测。利用房屋,墙壁上的枪眼阻击日军前进,杀伤其兵员,利用接近战反复进行突击,反击,白刃战的战法,也使日军死伤增大,亦抵消了重火器的优势。另外从城壁高处一起投掷大量手榴弹的方法,也弥补了川军缺乏重机枪,火炮的弱点。从整个作战过程看,对守军有利的客观条件并不是城壁的高度和坚固度,而是外城的存在,特别是外城中密集住宅区的存在。日军靠重炮火力没费多少时间就轻而易举地开拓出城墙上的突破口,可是攻城的步兵却在市街巷战中被阻,久久不能接近。

(3)日军的作战指挥缺陷

第一个缺陷可以说是选择东关,东门为目标的失策。并且受阻后也不改变计划,一意孤行。没有攻打坚固的北门是正确选择,可是东关,东门也是一个最难攻夺的要点。东关内广阔,密集的市街,墙高濠深的筑城布局给日军进攻带来巨大困难,可尽管如此,赤柴最终也没改变进攻方向。

第二点是作战协力面的问题。由于赤柴下令将城内扫荡担当地区分为两部分,所以先行入城的第Ⅲ大队在取得西门歼敌大胜,又控制了城内西南部(担当地域)后,教条地遵守赤柴联队长命令,并没有进入第I大队担当地域从背后策援。而第Ⅰ大队在东门攻击战中却久攻不克,使东门的占领,比南门要晚了五个半小时,给予川军喘息,逃脱的机会。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图表14]突击扫荡图

(4)兵败如山倒

川军大败的原因,不仅在于武器装备面的差距,值得注目的是在3月17日午后4时,日军入城后几乎在瞬间全军崩溃的事实。

日方援军的到达(第Ⅱ大队)及退路被切断,国军援军迟迟不到所产生的绝望感,使守军士气大大受挫,之后在得到敌军突入城头的情报后,川军全体的士气一举崩溃。16:05在第9中队和第10中队入城后,川军的作战指挥系统陷入麻痺状态,大量士兵和司令部高级将领争先恐后地涌向西门,在失去掩护的条件下于西门出口乱作一团,造成大量死亡的惨剧。122师代理师长王志远云:敌“占领西,南两面,凭高四射。守军终以弹尽援绝,伤亡甚重,被迫西撤。混战之惨烈,师长之阵亡,残局之危殆,部下之负伤,皆在此时间也!”[5]。综合川军方面的各种记录,几乎在同一时间,即天黑前的17:30-18:30之间,城内守军和司令部溃退西门,122师王志远副师长,124师税梯青师长代理,124师370旅汪朝濂副旅长,何煋荣团长,及师部参谋处长税斌,参谋张岐等司令部要员从西门脱险,而迟到一步的122师长王铭章,参谋长赵渭宾等则在出城后遇难。川军的抵抗在短时间内崩溃,从此失去了有效指挥。

可实际上,此时在东门的守备部队还在顽强抗战。城内比起城外更有大面积的密集市街地。如果此时指挥部能有効地组织像东关一样的市街巷战,或组织部队进行掩护撤退的话,不仅能减少友军死伤,更能使滕县保卫战增添光辉。

    (◆[1]) 在此除独立重机枪中队的151名以外,几乎都是第二线炮兵,川军又没有长距离火炮(仅迫击炮数门有)构不成实际威胁,所以考虑损失微小。

    (◆[2]) 用野战重炮兵第三联队両大队24门150mm榴弹炮,在1938年6月3日一天作战中的消耗统计推算。重炮一门平均消耗弹药为17.3发,×30(滕县战斗中日平均重炮数)×2日=1038发。+α(75MM八门,105MM火炮12门的发射速度,比150mm榴弹炮快一些)。见「野重第三联队兵器损耗表,其ノ二」Ref.C11111365900.№694.

    (◆[3])「滕县附近战斗详报(第十一号)」JACAR:Ref.C11111170200.№1496-1497.

    (◆[4])124師372旅的损失表记载,参加部队2,216名中,损失重机枪3挺,轻机枪9挺 (前载山东省政協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悲壮之役・记1938年滕县抗日保卫战》43页)。124師370旅,2,657名中损失重机枪14挺,轻机枪11挺。前载山东省政協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悲壮之役・记1938年滕县抗日保卫战》36页。

    [5] 《第122师关于滕县战役的战斗详报》前载山东省政協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悲壮之役・记1938年滕县抗日保卫战》24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