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反对设弃婴岛:东北父母前往南京扔孩子(图)

南京“弃婴岛”2013年末运行以来,名气越来越大。从接收的孩子来看,全是外地来的,河南、山东、安徽,甚至还有东北的。全国人大代表朱善萍就此提出议案,反对建立弃婴岛,建议就弃婴岛作出明确规定。

代表反对设弃婴岛:东北父母前往南京扔孩子(图)

弃婴岛

代表反对设弃婴岛:东北父母前往南京扔孩子(图)

朱善萍 现代快报特派记者 安莹 摄

代表反对设弃婴岛:东北父母前往南京扔孩子(图)

王咏红

----

近年来,弃婴现象屡增不减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这些弃婴中大部分不是重病就是残疾。2013年12月10日,南京第一个“弃婴岛”试点运行,已收治超过400多名弃婴童,这也让南京福利院不堪重负。

昨天,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外国语学校教科室主任朱善萍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年她在所提的议案中,明确提出反对设立弃婴岛,并表示此举变相鼓励了弃婴行为。

已收治超过400名弃婴童

南京“弃婴岛”不堪重负

2013年12月10日,南京第一个“婴儿安全岛(以下简称‘弃婴岛’)”试点运行。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这个设置在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大门口的温馨小屋已收治超过400名弃婴童,给福利院的正常工作带来许多困扰:弃婴倍增,床位超载。

随着南京弃婴岛的名气越来越大,全国各地的父母都跑来这里丢孩子。从接收的孩子来看,全都是外地来的,河南、山东、安徽,甚至还有东北的。比如,工作人员在孩子的包裹里发现了芜湖到南京的汽车票,还有人开车送孩子来。

在接收的孩子里,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父母或多或少留下了点讯息,有的留下了孩子的出生年月日,有的在信里写着“请你们帮帮孩子”。一个早产儿出生仅2.8斤,严重脑积水,其父母在托朋友把孩子放在弃婴岛后,又通过快递寄来了一封信,写了孩子的基本情况。

建立弃婴岛初衷是好的

但会变相鼓励这种行为

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外国语学校教科室主任朱善萍:

今年两会,朱善萍代表带来了一份关于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议案。在这份议案中,她明确表示反对建立弃婴岛,建议就弃婴岛问题作出明确规定。朱善萍说,作为父母既然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来,就不应该把这份责任推向社会,遗弃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政府预算中就有一部分资金是用于儿童福利,是从社会公共事业资金中支出的。但社会抚养和父母亲的呵护还是有所不同的。”朱善萍说,自己去过南京的儿童福利院,看到那些被遗弃或者送到福利院的孩子,基本都是残疾的,十分可怜。

朱善萍说,自己还曾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孩子闯过红灯最后把孩子放在弃婴岛,这一幕让她的心揪了起来,忍不住掉眼泪。

“设立弃婴岛的初衷,是怕孩子被遗弃到别的地方饿死、冻死,但反过来说可能有人会觉得遗弃婴儿也是可以的,这就变相鼓励了这种行为。”朱善萍认为,弃婴岛可能会让类似现象增加,父母亲在婚前可能就不那么注重婚检、产检等问题。因为对他们来说,如果孩子有问题,他们可以将孩子丢给社会去管。

江苏省民政厅:

南京弃婴岛仍会坚持

据了解,伴随着广州、厦门等地弃婴岛不堪压力而关停,一方面,“弃婴岛到底是安全岛还是纵容岛”,“广州关停弃婴岛是再一次遗弃”等质疑不绝于耳。另一方面,因为“洼地”效应,南京弃婴岛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是坚持还是关停?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苦笑,不想关,也不能关,但接收能力接近极限是现实。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从江苏省及南京市民政部门获悉,从保护婴儿权益的原则出发,南京的“婴儿安全岛”还会坚持运行下去。江苏省民政厅有关负责人透露,今年的《关于深化全省民政事业改革的意见》中已明确,江苏将稳妥开展婴儿安全岛设立试点。

“我认为弃婴岛是中国保护儿童生命权益迈出的实质性一步。”南京大学河仁社会慈善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友华表示,在没有找到更好的救助渠道、没有建立完善的妇女儿童庇护途径之前,关停弃婴岛是将生命拒之门外。既然弃婴现象长期存在,弃婴岛就有存在的价值。它也向社会揭示了困境儿童的生存状况,让国家和社会更加关注这部分人群的权益,在医疗保障、社会救助上,制定更有效的措施。

江苏困境儿童

将可享医疗救助

遭遗弃的婴儿不少都是缺陷儿,且大多家庭经济困难无力承担高昂的治疗费用。那么,除了“一弃了之”,有没有可以寻求的救助?

江苏省民政厅有关负责人向现代快报记者介绍,今年江苏将建立困境儿童分类保障制度。今后,碰到孩子有困难,可以来寻求医疗救助。根据意见,江苏将符合条件的困境儿童纳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符合当地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条件的,按相关规定及时足额给予医药费结报。将符合医疗救助条件的儿童纳入救助范围,按照当地的医疗救助比例和封顶线用足政策。对符合条件的患儿医疗费用所剩的自付部分,由省、市、县(市、区)儿童大病慈善救助资金分别按规定比例资助。同时,扩大“明天计划”手术病种和康复项目,为有需求的社会散居孤儿、残疾儿童提供康复服务。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卫计委主任王咏红:

应从源头治理,推行婚检

据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统计,所接收的弃婴里,99%都不健康,不是有重病就是有残疾。相关数据也显示,我国每年新增出生缺陷的婴儿约90万例,出生缺陷近年来高比例攀升,如何从源头上遏制弃婴现象?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卫计委主任王咏红认为,更应当关注“缺陷治理”,减少新生儿缺陷。

福利院希望疾病婴儿出生率降低

朱洪曾对现代快报记者坦言过自己的内心矛盾,他害怕被媒体宣传报道弃婴岛,因为只要一有新闻报道了,弃婴岛的孩子就立马多起来,导致福利院不堪重负。但是这样的现实也是不容回避的,儿童福利院其实就是最大的“婴儿安全岛”。

朱洪呼吁,希望社会保障能跟上,比如加强婚检和孕前检查减少疾病患儿的出生率,同时,让一些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能得到妥善的照顾,不至于让家长因绝望而选择遗弃孩子。

应推行婚检,减少新生儿出生缺陷

王咏红认为,关注弃婴问题应从源头治理,首先要减少新生儿出生缺陷。她表示,根据资料显示:目前,发达国家出生缺陷的发生率为2%至3%。我国的出生缺陷儿发生率则达到4%至6%,每年新增出生缺陷儿约90万例。出生缺陷已成为我国婴儿死亡和儿童残疾的主要原因。江苏近年来出生缺陷发生率控制在千分之4左右,也就是每年新生儿出生缺陷约3800例。

王咏红介绍,我国针对出生缺陷推行三级预防措施,可以预防大多数出生缺陷儿的出生或减轻症状。一级预防需在没怀孕之前,了解双方既往家族有无遗传性疾病;二级预防在怀孕以后,准妈妈要尽早去产检建卡,对胎儿进行全面评估;三级预防指胎儿已分娩后的筛查。

江苏2015年新修订的《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办法》首次明确,“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到经许可的医疗、保健机构进行婚前医学检查;医疗、保健机构应当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开展新生儿先天性、遗传性代谢病筛查,做好诊断、治疗和随访。”这为依法加强新生儿出生缺陷综合防治工作提供了法律依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