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九一三"事件四十一周年之际,人们多么希望林豆豆向人民、向历史做一个坦诚的交代,她毕竟近七十岁了,时不我待。但是,《林豆豆口述》的出版,却使人大跌眼镜,大失所望。

经过反复阅读《林豆豆口述》,及多次走访了解林豆豆的人,笔者发现,有三个"关系",是林豆豆"思想体系"的基础,她的思想认识和她的所写,都是以这个三个关系为基础的。这三个关系是:(1)林豆豆和叶群的关系;(2)林豆豆和林彪的关系;(3)叶群和林彪的关系。因此,弄清搞准这三个关系,至关重要,这三个关系搞不准,是很难研究清楚林豆豆所讲述的具体问题的。 笔者认为林豆豆讲的这三个关系,都是不真实的,至少是不够真实的。

一、林豆豆和叶群的关系

1935年,叶群在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读书,与王光美是同班同学。叶群曾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1936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比王光美早参加革命十年。她也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同学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国家的兴亡"的青春之歌。1938年,叶群到延安,曾任中国女子大学组教科科长;解放战争时期,在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司令部担任参谋、秘书、编译等职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教育部普教司副司长、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1960年恢复军籍后曾授上校军衔,这是与其能力、资历基本相称的。总之,叶群是有她自己的革命经历的。

实事求是地说,叶群和林豆豆的母子关系不好,大部分的责任在林豆豆。据说,这种关系不好,最初来自于严慰冰的恶毒攻击的匿名信,严慰冰在匿名信中污蔑林彪一家,挑拨叶群和林豆豆的关系,说林豆豆不是叶群所生。林豆豆知道严慰冰写匿名信的内容后,对她打击很大,开始到处寻找她亲妈,搞得林家不得安宁,也严重影响了病重的林彪(在1966年5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林彪说恨不得一枪毙了陆定一,也说明林家受害之深)。生长在这样的革命家庭,林豆豆是不应听信谣言的,豆豆的无知、不冷静实属不智。据《王光美访谈录》中刘源说,严慰冰在给豆豆的匿名信里竟说你没发现你和刘少奇家的平平长得特别像吗?弄得豆豆疑神疑鬼,还特意到过中南海刘家,看她和刘平平长得像不像,还抱着平平哭,闹自杀。严慰冰的恶劣所为,不仅伤害了叶群,也污蔑了刘少奇。林豆豆听信了谣言,在家里绝食、闹腾,豆豆闹到什么程度?据叶群亲弟弟叶镇说,一天叶镇接到林豆豆的信,信中说:"舅舅你快来看我呀,我实在精神上受不了了"。叶镇夫妇赶到中关村豆豆住处(此时林豆豆在上大学),豆豆抱住叶镇就大哭说:"舅舅呀,你一定快点找到我的亲妈!"叶镇很生气说:"豆豆呀,你不能再闹了。这是阶级敌人的陷害!"这也真有点叫人啼笑皆非,叶群不是林豆豆亲妈,叶镇还是舅舅吗?

其实林豆豆的行为对叶群这个母亲来说伤害最大!叶群明明是林豆豆的亲妈,但叶群为了林豆豆早日摆脱精神折磨,她还是想尽办法找到知情的警卫员、马夫、挑夫等等,连接生婆都找到了,都找来给林豆豆作证,其实这毫无必要。叶群完全可以说,我就是你亲妈,你再胡闹,随你去吧。叶群这么做就是对林豆豆的迁就和溺爱,不愿林豆豆感情上受伤害。

林豆豆仍然无理取闹,叶群给了她一巴掌,不能说对,也不能算什么大错。叶群本来就是你亲妈嘛!严慰冰的案子破了以后,叶群就"更是"林豆豆的亲妈了。但林豆豆并没有感到愧疚,也没有向母亲道歉,她是知错不认,自己下不来台,反而变本加厉地说叶群的坏话。在"九一三"事件发生后,林豆豆为了"保护"林彪,把叶群说成是欺骗林彪出走的祸首,把她和叶群的关系也从家庭内部问题演绎成她一直和叶群欺骗和控制林彪斗争的政治对立关系。林豆豆的这种说法是不真实、不正确的。

退一万步说,如果叶群不是你亲妈,也有养育之恩,也要善待!这就是林豆豆的不孝和任性之处。其实叶群对林豆豆是溺爱的,她在无奈的痛苦中给豆豆起了个外号叫"豆老爷",林办的秘书认为这个外号很贴切,连林彪有时都扯着嗓子、拖着湖北腔叫"豆老爷"(当然这是林彪对女儿的昵称)。 说叶群对豆豆溺爱,不妨举几个例子:

一个是给她找对象。林豆豆说叶群给她找对象是为了控制她,这纯粹是胡说。你找到了真心爱你的夫君,他能听命于叶群控制你吗?事实证明,张清林从"九一三"事件到现在一直都是在听林豆豆的。在此话不多说,一言以蔽之,在叶群的眼里林豆豆就是女儿,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控制的,林豆豆的说法是自我拔高。据切实了解,林豆豆是早熟的,在那样的年代,在帅府之家,父母要把女儿的婚姻关,应不为过,何况她自己渴望的人或自己交往过的人都是不太适合的。在文革中,叶群四处托人为林豆豆找对象,从政治影响上看确有不妥之处(关心林豆豆的人很多,巴结的人也不少),但从母爱角度来说,叶群是尽心的。

另一个是"九一三"事件。9月12日夜晚,在叶群、林立果携林彪紧急出走时,不见林豆豆。其实,周恩来来电话,叶群就已经知道林豆豆"惹事"了,但叶群还是坚持要找到豆豆一起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豆豆已经反叛,去意已定的叶群还是舍不得丢下自己的骨肉,母爱使然,此情此意,不能不为之动容。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女儿中了恶魔的圈套,魔鬼叫女儿去挖母亲的心献给恶魔。女儿在母亲睡熟后,挖了母亲的心脏就跑向恶魔,结果不慎摔了一跤,母亲的心脏掉到地上,碰醒了,此时母亲的心脏对女儿说:"孩子,摔痛了吗?"

第三个是林豆豆上大学的经历。豆豆中学在师大女附中,是63级(即1963年高中毕业)。《林豆豆口述》110页写到她自己"16岁就开始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并因此多次休学"。但她却在1962年中学未毕业就提出要上大学,叶群想办法,送她到清华(在自动控制系,与刘少奇的女儿刘涛一班)。刚好1962年中央明令规定,高干子女上大学不许走后门。那个年代,大家都严格遵守,如刘帅的女儿,仅差一分就没能上哈军工而上了北航;贺龙当年气势正雄壮,又主持军委日常工作,虽然他的儿子贺鹏飞上了清华,但仅上了录取分最低的机械系就很满足。豆豆提前一年"毕业",没经高考就上了清华,而且上的是高录取分的自动控制系,可想而知,叶群作为母亲下了多大功夫,担了多少风险!而且,叶群怕豆豆吃苦,不让她住校(那个年代所有高干子弟都住校,和普通人家子女打成一片),专门找人在中关村给豆豆安排住宿,保姆王淑媛陪着照顾豆豆生活。豆豆跟班上学很困难(跟不上,严慰冰对她的迫害也是原因),后来又改上北大,结果转到北大也难读下去,只能辍学肄业,65年到空军参加工作,定为干部,授少尉军衔。看来,不能说叶群对豆豆不好,而是好过头了。豆豆在《空军报》工作,叶群知道豆豆经常在外采访而耽误吃饭,很着急,但林彪这样的帅府家庭毕竟不太识"人间烟火",有些不知所措。当她知道商店里有高价点心出售时(不要粮票),亲自去买了点心,装在一个铝饭盒里给豆豆送去。

第四个是,叶群时时关心林豆豆和林立果的生活。林彪身体很差,消耗了叶群很大精力,但她很关心这两个孩子,林彪、叶群一年之中,很长时间在外,每次外出,她都让其弟弟叶镇夫妇来毛家湾照顾豆豆和林立果。

总之,把叶群说得再"坏",她对待林豆豆并不坏,而是关心和忍让的。 "九一三"事件,林彪、叶群、林立果因林豆豆石破天惊的报告引起中央警觉而由周恩来询查,也使叶群惊慌不知方寸而"仓皇出逃",陨命温都尔汗。

"九一三"事件已过去四十一年,快半个世纪了,林豆豆最不该的是,她不但不自责,还出书编假话诋毁自己的母亲。而且对"九一三"事件,林豆豆毫无反省,也没有给林彪正名的具体行动, 四十一年来,毫无建树。现在可好,出了一个《林豆豆口述》,不但伤害了林彪、叶群,也伤害了真实的历史,自己也走到了人生的谷底。

其实,在老干部的夫人们中,叶群在努力工作、努力学习方面是超前的,知识也是不错的。比如她懂俄语,这是苦学来的。报刊多次登过叶群翻译的文章,如1948年9月21日就登了一篇叶群翻译的《必须要学会总结经验》(克·希达列夫著);她练毛笔字(赵孟頫体),也是下过功夫的; 1962年6月3日她就署名叶群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古代一位优秀战略家--陆逊》的文章,不仅对魏蜀吴三国鼎立的形势分析得很到位,还提出富国、强兵、爱民是克敌制胜的根本,这样的水平在高级干部的夫人中是绝无仅有的。叶群常请人给他讲课,汲取各方面知识,很多老干部的夫人都是做不到的。

林豆豆和叶群的关系,一是林豆豆写得不实;二是她们关系的好坏,并左右不了什么政治大事("九一三"除外),林豆豆把自己看得太高,太重要了。

我们研究一个人,要站在历史的高度去判断和认识。叶群是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副主席林彪的夫人,是军委办事组成员,是政治局委员,是能和毛泽东、周恩来、林彪等中共顶尖人物近距离接触的人,我们要在这个范围内衡量叶群才有意义。 因此,我们在这里想厘清一下林豆豆和叶群的关系,并不是要做个判官来判定他们母女之间的是非恩怨,而是想演绎出叶群人品上的基本面目,而不能对其"妖魔化",因为这种基本面的"妖魔化",是要影响到对叶群在文革中的政治作为的判断的。

二、林豆豆和林彪的关系

林豆豆是林彪家人,但家人并不等于就是林彪政治活动的"当事人"。豆豆往往用含糊的概念"我们"二字,把她自己涵盖进林彪的工作中,以及林彪和党的领导人、高级干部的交往中来,从而把"家人"置换成"当事人"后,就绘声绘色、"亲临其境"地论述政治大事。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在《红色家族档案》一书中,早就对林豆豆习惯性地用"我们"一词提出质疑。罗点点深有体会地说林豆豆和人谈话的风格,"一是对某些关键的问题不做正面回答,……二是使用'我们'这个模糊的人称代词,有时候好像是指她自己,有时候好像是指她和林彪"。林豆豆是1944年生人,她谈政治上的"大事",常常从1964年说起。那时她才20岁,在上学,对于林彪、叶群、毛泽东、周恩来、罗瑞卿、叶剑英、肖华、杨成武等等革命前辈来说,林豆豆应该不在"我们"之中,对于"很多林办秘书","全体林办秘书"来说,豆豆应该也不在"我们"之中。这对研究者来说无疑是个陷阱,你不相信吧,她是林彪的女儿,你相信吧,又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林豆豆和林彪就是个父女关系,可是在林豆豆口中,他和林彪的关系几乎上升到"亲密战友"的关系,某某事"我和林彪的看法是一致的",某某事"我和林彪都不知道"。林豆豆说,"我在九一三事件中的行动,就是以林彪亲生女儿的身份,作为共产党员代表他,并执行他的意志以及他多年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他病重时对我的嘱咐的"。究竟林彪"在病重时"对林豆豆的嘱托是什么?不得而知。林彪既然病重,不向中央报告,不向军委嘱托,不向军委办事组嘱托,而向林豆豆嘱托,这绝不符合林彪的党性原则和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

林豆豆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拿王淑媛来印证她的话,或者说她的话是从王淑媛那里听来的,而王淑媛是能接近林彪的。王淑媛原来是幼儿园的阿姨,后调到毛家湾来工作。我们并不否认她是一位优秀可靠的共产党员,但她的工作性质就是公务员(保姆)的工作,她并不负责照顾林彪的生活,林彪的衣食起居也不归她管,林彪的生活有李文普为首的警卫人员管理。林彪和党内、军内领导同志谈工作,王淑媛是绝对不可能参与其中的,林彪是极为严谨的人,是不会对王淑媛说什么的,她连秘书办公室都没有进去过,是不可能知道什么大事的。当然,王淑媛生活在毛家湾,林彪、叶群讲过的只言片语,王淑媛是可能听到的,但是,有一点必须明确,如果把王淑媛听到的只言片语作为林彪对某个重要问题看法的依据,是绝对错误的。林豆豆常抬出王淑媛,只是林豆豆的障眼法而已。据林办秘书介绍,林办秘书根本没有给林豆豆讲过什么"公事"、"大事" 。"林立果回家来,还爱到办公室走走,打听一些消息;林豆豆很少来办公室,也不打听什么消息。"其实林豆豆讲从林办秘书处得到的如何如何之事,大都是自己从其他渠道得来的消息而已。 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林豆豆是林彪家庭的一员,林彪在家庭生活中曾经表示过的对林豆豆某些方面支持的只言片语,被演绎成林彪对叶群的政治立场和对大是大非的态度,肯定是错误的。

三、叶群和林彪的关系

文革后,官方为了维护毛泽东,把毛和江青切割。林豆豆为了护林,也机械地仿照,如此这般地切割,结果适得其反。江青在文革的作为,总体上无疑是和毛一致、和毛有关的,但江青有独立的工作(如文艺、宣传、中央专案等),有大量独立的讲话,这些工作和讲话未必毛泽东事事都知道。叶群没有中央分配的独立的工作,她的工作几乎就是中央和林彪的联系人、军委办事组和林彪的联系人,叶群不参加军委办事组办公,江青必参加中央碰头会或政治局会议,而且是这些会议的主角。叶群在文革的重大问题上几乎没有单独的意见和态度,林彪的利益和荣辱就是叶群的利益和荣辱,这点叶群很清楚,也是叶群一切行为的出发点,因此林彪和叶群的"政治"关系,"革命"关系是好的,这是林叶关系的基本点。林豆豆恰恰看错了这个基本点,或者说为了给林彪开脱(其实完全不必开脱什么!),故意编造了林彪和叶群关系假的"基本点",说他们的关系就是叶群对林彪控制和欺骗的关系。

关于叶群参加中央工作的缘由,更不是林豆豆所说的那样。这怪不得叶群,叶群参加中央碰头会、军委看守小组(四人小组)、军委办事组、进政治局等等,现在看来"对不对"是一个问题,这个结果当时有没有"历史的必然性"是另一个问题。还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有必然性),也并不是叶群有"野心"就能当得上的。我们只能从实际出发去分析研究,而不能因为林彪、叶群是"坏人",而讨论叶群这样的"坏人"应不应该有如此政治地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确是史无前例的,不但党和国家的命运由毛泽东决定,就是每个高级干部的荣辱褒贬,也在毛泽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掌控之中。

其实,军委办事组(主要是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在稳定军队、加强战备、苦撑危局、支持总理工作、反对江青一伙等等重大问题上,叶群在林彪和办事组之间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

比如说,在对待江青的态度上。从黄、吴在中央碰头会时期,到黄、吴、李、邱在军委办事组时期,他们对江青是知表不知里的,对江青的底细是不清楚的,虽然他们对中央文革、对江青不满,也是不敢太过份的。但叶群对中央文革的不满,对江青一伙不满,林彪对中央文革和江青一伙不满,叶群是坦现在黄、吴、李、邱面前的,这样势必使黄、吴、李、邱对中央文革和江青一伙的斗争有了底气。黄、吴、李、邱对中央文革和江青一伙的态度,叶群当然会及时告诉林彪。应该说军委办事组对中央文革、对江青一伙的斗争,黄、吴、李、邱是有功的,叶群也是有功的。

再比如,叶群知道更高一层的毛泽东、周恩来、林彪对重大事情的态度,把信息传给黄、吴、李、邱,不但对军队工作本身是支持和帮助,就是对黄、吴、李、邱本人在文革的复杂和混乱的局面中能把握好一些事理界限也是有很大帮助的,在这点上,黄、吴、李、邱也是感激叶群的。

林彪和叶群的关系绝不是林豆豆说的"叶群对林彪欺骗和控制"的关系。即便是叶群有时为了林彪的身体,不得不推却或私下处理了一些无关大局的小事的完全善意的所谓"欺骗",但绝不是在路线问题上、党内重大问题上对林欺骗,更不是叶群为了毛泽东个人所愿而欺骗林彪。林豆豆说叶群对林彪欺骗和封锁等等,只是林豆豆十分幼稚的为了"维护"林彪找托词而已。

林彪曾在毛家湾当面骂过江青,掀了茶几。这正说明叶群没有对林彪在江青和中央文革的问题上对林彪有误导。这个例子,说明叶群对林彪不是欺骗和控制关系,叶群从没有用江青和中央文革的思想来影响林彪。

林彪更不是动辄骂人的人。陶铸危难时,林彪也只能说"被动、被动、再被动",这才是林彪式的语言,又含蓄又明白。陶铸当时是政治局常委,号称第四号人物。陶铸和林私交很好,但陶铸的命运完全抓在主席手上,江青、陈伯达又不肯松手,在这种局面下,林彪不可能保陶铸,只能用"被动、被动、再被动"这样看似含混实则明确不过的"林彪式语言"来告诫陶铸。毛泽东最后还是抛弃了陶铸,毛泽东抛弃陶铸还拿陈伯达来打掩护。

林彪和陈再道既不是一个"山头"的,平时也没有个人情谊和私交。因此,林彪怎么可能在"七二〇"事件上破口大骂毛泽东的男女关系问题呢?更不可能对陈再道有明确的支持和张扬的表现。《林豆豆口述》31页写到:"林彪气得发抖,说:'……说陈再道想害主席,胡说八道!'""林彪说:'谢富治、王力这些中央文革的家伙到处煽动群众……主席为什么不离开武汉,他多次说大家不要怕接触群众,他自己为什么不出来接触一下群众?他出来接见一下群众,就不会出这场事了嘛!'"同一页林豆豆还写到,林彪因毛泽东在武汉有男女关系问题大骂毛泽东,"林彪气得发抖说:一个领袖这样不争气,干这种……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我就不去,也没有本事处理这些乌七八糟的事。……不能跟着他去丢丑。"这段话显然是用现在林豆豆的观点代替当时林彪的观点了。文中还有不少错误,其一,谢富治不是中央文革的成员,林彪应该知道;其二,毛泽东并不是怕死不敢见群众的人,中央(当然包括林彪)劝毛泽东离开武汉是为了保证毛泽东的安全;其三,"七二〇"事件并不是因为毛泽东迷恋女人引起的;其四,林彪是不会支持陈再道的;其五,林彪是绝不会谩骂毛泽东的,等等。林豆豆在此与其说出了毛泽东的丑,不如说大大伤害了林彪。林彪是慎言的人,连邓小平都说过"林彪不爱说话,我认为都是他的优点"。因此,我们说林豆豆笔下的林彪是不真实的。 平心而论,叶群在文革中与毛泽东的联系和斡旋,与周恩来联系和沟通,与黄、吴、李、邱的联系、沟通、关心,做了很多努力;为了适当、适度让林彪掌握情况,得当地出席会议和公众场合,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这就是叶群在文革中的主要工作。因此,叶群的态度走向,上对林彪、周恩来,下对军委办事组,都至关重要,是应当肯定的。

不管叶群思想水平怎么样(中共最高层的夫人里,她应是上乘的),工作能力如何,但她在文革中做的具体工作产生的客观效果不小。例如:

1、八届十一中全会,她是坚决反对林彪回来参加会议的。叶群1970年讲过此事。她原话大意是"回来干什么?回来就得表态,这个态不好表……"

2、文革初期她是极力保护军队老干部的,像保吴法宪、李作鹏、李天佑、王秉璋、赵尔陆等等,还冒着危险抢救过几乎被造反派揪斗至死的邱会作,虽然这是林彪的决定,但是叶群不认真执行,这些老干部也是要吃苦头的。

3、在1967年,在军内是反党委、反党委领导,还是保党委、保党委领导的大是大非面前,在支持造反派,还是支持拥护党委、拥护党委领导的所谓保守派的问题上,在稳定军队还是搅乱军队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叶群立场坚定,在"五一三"事件中,起了关键作用,对稳定军队,是有功的。

4、叶群在反对军队造反,反对江青插手军队,反对江青的代理人在军队的活动方面,也是有功的。

5、反对中央文革,和黄永胜、吴法宪责骂江青,惹出李必达事件。李必达事件反映了叶群对中央文革和江青的真实态度,有林彪一点影响,但基本思想是叶群本人的,这也是不简单的。 6、看了《邱会作回忆录》,知道周恩来总理和叶群在1970年极力支持邱会作儿子邱路光和原煤炭部部长张霖之女儿的婚事,也是一种对文革的叛逆思想。张霖之毕竟是毛泽东、江青都点过名,称其为"走资派在座就有"的人。 总之,叶群在文革中,对稳定军队,反对军队造反,反对江青插手军队,反对江青的代理人在军队的活动等方面,是有功的。这是历史。 就林彪和叶群个人关系来说,纯属家庭私事,但林豆豆硬是杜撰"叶群对林彪是控制和欺骗的关系",本文也不能不提及几句。 在夫妻关系问题上,林彪对叶群是很有歉疚的。文革前林家是最清静的。林彪从不交友,生活单调,林彪身体不好不出门,生活上对叶群依赖很大。叶群是很愿意参加工作的,解放初,她曾在教育部普教司任副司长,林彪的具体生活由工作人员照顾。有几次,工作人员给林彪冲藕粉冲不好,林彪吃不下,影响了身体。周恩来亲自给叶群谈话说,照顾林彪同志的生活是很重要的工作。这样,叶群不得不又脱离地方工作岗位,专职在家照顾林彪。多年后,叶群半开玩笑地说:给101冲藕粉,就是为党工作。所以,叶群平时也难得出门,文革中叶群有机会到战友、部下家看望,见到别人家里的"生活气息"很浓,非常新鲜,非常感慨。林彪从来不和家人一起吃饭,也不请客人吃饭。文革前有一次陈毅来访,谈完事后,生性开朗、豁达的陈老总说:今天就在你家吃饭喽。林彪却说,和我吃饭那有什么有油水呀,饭没有吃成。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林彪曾给叶群写下"发不同青心同热,生少同衾死同穴"的条幅。这是林彪1970年5月1日题给叶群的,并落款为"书赠战友叶群 林彪"。这说明至少在1970年5月以前,林彪和叶群政治上是一致的,是感情至深的。林彪不是一个会作秀的人,没有此感情,不会对叶群写出这么真挚的话语。1970年5月以后呢?这离1971年"九一三"事件,林彪、叶群在蒙古温都尔汗"死同穴"仅为一年,这一年,是毛泽东和林彪关系日益紧张的一年,叶群和林彪应当是风雨同舟的。

从1970年5月17日,江青找黄、吴、李、邱谈话,造成黄、吴去主席处告状,邱去周恩来处汇报,林彪、黄、吴、李、邱对江青的不满摆到了毛泽东面前。之后,有吴法宪在宪法问题上跟张春桥的争论,有庐山会议毛林交恶公开化,有毛泽东"抛石头、挖墙脚、掺沙子",有中央批陈整风汇报会给黄、吴、叶、李、邱下政治结论--"军委办事组五同志在政治上犯了方向路线的错误,在组织上犯了宗派主义的错误"。 直至毛泽东南巡,等等,不必多说。我们这样从时间上排排队,说明叶群并没有哪个时间段和林彪在根本上不一致,形成对林彪的"欺骗和控制的关系"。所以林豆豆杜撰的林、叶关系是站不住脚的。林豆豆旨在以此为林彪辩诬,想把林彪在文革中的错误,归结成是叶群对林彪"欺骗和控制"而误导了林彪,使林彪说了错话,做过错误的决断,甚至"九一三"事件,也是叶群(及林立果)对林彪的欺骗造成的,林豆豆的杜撰本身就是政治上无知的表现。

总体来说,林彪、叶群的确是"发不同青心同热,生少同衾死同穴"!"九一三" 事件叶群死于非命才52岁。 四、无知不是理由——林彪不需要林豆豆式的护短

林豆豆为了给林彪护短,搞出个"打针、吃药"说。与其说鲜为人知,不如说耸人听闻。《林豆豆口述》19页写到:"'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林彪几乎每次参加会议、集会和上天安门前30分钟,为什么在他不知道和拒绝的情况下,被强行注射了能改变思维、意志和记忆的最新剧毒进口药品?我曾质问过叶群,叶群倒在自己的卧室里吞声抽泣说:'上边的人'决定的,知道的,是通过组织的……不给他用这些药,按他自己的思想和气质讲话,行事,他马上就要同主席对立起来……",92页写到"'文化大革命'初期八次上天安门参加所谓'检阅'和集会讲话时,由于事前30分钟之内被强行注射了据说是外国最新的能向反方面立即改变精神、感情和思维的剧毒药物",148页写到:"林彪在他不知道用什么药或他极力拒绝的情况下,总是被强行注射了最新进口的剧毒药品。这些药片连林彪的保健大夫也不清楚,我多次问他们,他们也不敢说",……"林彪被注射药品后,令人奇怪地突然'精神'起来,与用之前,从精神态度到言语,判若两人"。林豆豆还写到,给林彪打剧毒药品,叶群明知道也无可奈何,"流着泪说:'上边的人'决定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