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拓展新空间,激发新动力。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把“一带一路”建设与区域开发开放结合起来,加强新亚欧大陆桥、陆海口岸支点建设。出席全国两会的我省代表委员认为,这是河北必须抓住的历史机遇。

“河北拥有487公里海岸线,具有良好的港口、产业资源。”我省代表委员认为,省委八届五次全会把打造沿海地区率先发展增长极作为四大攻坚战之首进行了战略部署,面对经济新常态和发展机遇期,河北需要激发新动力,在沿海地区开放开发中迈出新步伐。

在协同发展中催生承接空间,借力京津实现产业聚集的“加速度”

日前京冀协商决定,在曹妃甸划出9平方公里,优先用于北京(曹妃甸)现代产业发展试验区先行启动区建设。这一“探路”之举,令全国政协委员、唐山市政协副主席胡万宁十分振奋。

“受益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深化,去年我省沿海地区与京津的合作有很多突破性进展。”胡万宁委员认为,河北打造沿海发展增长极,就要借力京津。

“要把河北沿海地区作为京津冀城市群新的增长点来打造。”全国人大代表、沧州市政协副主席朱守琛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他认为,我省沿海地区在服务首都功能疏解和产业转移过程中,应做主动参与者和积极引导者,切实把握京津产业转移的思路、特点、要求,以促进主导产业转型升级为重点,催生新的产业承接空间,吸引更多高端制造企业落户。

优质项目聚集,需要搭建产业平台。以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试点园区、临港物流产业园区等为依托,渤海新区去年每季度都有一批绿色高端项目签约或开工。朱守琛代表表示,要强化资源要素整合,开发区、产业聚集区应成为项目引进的主战场。

以项目兴园区,以园区带沿海,以沿海活全局。朱守琛代表建议,瞄准京津冀产业发展前景,科学确定园区的产业发展方向,在此基础上,对项目、土地、资本等进行集约整合,该保的保、该调的调、该集中的集中,把项目和资源紧紧捆在一起,集中力量打造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园区,实现沿海产业聚集“加速度”。

在提档升级中催生现代化港群,昂起经济发展的“龙头”

港口是经济发展的“龙头”。只有“龙头”高高昂起,才能活跃全局。

截至2014年底,我省港口通过能力和吞吐量均突破9亿吨,三大港口全部跻身亿吨大港。“近几年,我省港口发展速度都很快。”全国人大代表、唐山港口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文仲认为,这有赖于整个经济的支撑。

孙文仲代表表示,我们国家腹地广大,不仅是京津冀,还包括三北地区,甚至打造欧亚“新丝绸之路”的重要出海口,都需要一个功能完备、结构合理的港口群作为支撑。他建议,首先要规划先行,应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规划,明确各港口主要功能和主要发展方向。

对于河北的港口,孙文仲代表认为,现在所缺的还是集装箱。目前,我省港口货运总量中,煤炭、矿石所占比重依然偏大。因此,他建议,应以发展集装箱为突破口,进一步做强港口功能,同时围绕港口服务,衔接好上下游经济链条,加速由集疏大港向综合贸易大港、加工制造大港转变。

孙文仲代表说,应站在建设京津冀港口群的角度,对河北港口铁路运输终端建设、集装箱中转站建设和航线设置等方面予以支持,同时加快电子口岸建设,完善物流服务。

在港产城互动中催生要素活力,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活局”

“对于企业来讲,沿海不一定是必然优势。”身处秦皇岛,全国人大代表、河北鹏远企业集团董事长朱立秋这样看待自己的区位优势,“产业配套更能影响企业发展。”

“如果企业只是孤零零地坐落在海边,那沿海就没有什么意义。”朱立秋代表表示,没有产业配套就没有人流物流,也就没有完善的服务供给和生活环境,企业就难以吸引人才,没有人才,企业如何得以发展?

经济发展需要要素支撑。“聚产业,更要聚人气,城市服务功能与基础设施建设都要跟上。”胡万宁委员表示,这就需要港口、产业、城市互动发展,激发各种要素活力,使港口城市的空间集聚效应充分发挥出来。

秦皇岛西港搬迁工程,为的是结束这座滨海城市主城区“临海不见海、近海不亲海”的局面。“退港还城、还海于民,秦皇岛的城市空间布局将更加优化。”朱立秋代表认为,这有利于企业更好地吸引资金、技术、人才等要素。

“推动港产城融合,关键在改革创新。”胡万宁委员建议,我省沿海城市应当与沿海发达省市的政策、服务接轨,创新机制体制,特别是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创新融资方式和融资服务体系,完善人才引进政策,把社会资本、民间活力进一步激发出来,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活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