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庆亲王是谁?春节刚过,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上一篇《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将这个名字瞬间炒成了网络热词。在晚清众臣中,这并不算是一个被后世牢牢记取的人物,可在当时,作为四朝元老、大清权臣,庆亲王奕劻在国内和国际都享有极高的知名度。他是乾隆帝第十七子永磷之孙,是清末新政时期的领班军机大臣,废军机处后,又是首任内阁总理大臣。同时,他还是清朝最后一位“铁帽子王”(“铁帽子王”是清朝对世袭罔替王爵的俗称,共有12位,享有的特权之一是无论承袭多少代,爵位永远不降)。在那个时代的西方报纸上,Prince Ching(当时“庆亲王”的普遍翻译)的曝光度仅次于李鸿章、袁世凯和慈禧太后。

“国务活动者”之外,奕劻还以贪腐闻名全球。著名的《泰晤士报》、《纽约时报》,都提到他家就是中国官场“集市”,连门房都设了“收费站”。贪腐问题,也是中纪委网站那篇文章批判的主要标靶,文中那个每天“不是在主办宴会,就是在出席宴会的路上”,让自己的小老婆进宫陪老佛爷打麻将,因卖官鬻爵获封“庆氏公司总经理”,将自己的巨额财产全部存入外资银行的“裸官先行者”,就此成为一只前朝大老虎的典型样本。

这只大老虎究竟有多贪?他贪来的钱最终去了哪儿?

卖官鬻爵,疯狂受贿

庆亲王府邸当时被称为“老庆记公司”,专门卖官鬻爵。凡是到奕劻门下求官者,都要献上大笔银两。比如杨士骧的山东巡抚一职,就出了十万两银子,而袁世凯、徐世昌等人也都是花了重金才买得更大的乌纱帽。

1911年,邮传部尚书一职空缺,奕劻便放出口风,售银三十万两。盛宣怀提出要买,奕劻知道他身家丰厚,别人三十万可以,你就非六十万两不可。后来盛宣怀托人说情砍价,才以三十万买下这顶乌纱,但奕劻要求只能交现金,不收别的物品。

奕劻不仅卖官敛财,更是以各种名目受贿,他与袁世凯的勾结,为大清覆灭埋下了巨大隐患。1903年,领班军机荣禄病重,袁世凯计算出奕劻将继任,安排杨士琦去送了十万两银子。庆亲王正式履新之后,袁世凯月有月规,节有节规,年有年规,遇庆亲王及福晋的生日唱戏请客,儿女成婚,皆由袁一手布置,不费王府一分钱。

奕劻七十诞辰时大开庆典,成了官员们攀缘交结的好时机,各地进献者络绎不绝,庆王府门前车水马龙,列起了长阵。为了掩人耳目,明地里,奕劻告诫家人不收礼物,暗地里却令属下做了四个册籍,将送礼者按礼物厚薄分为四级。这次寿诞,奕劻所得现金达五十万两白银之多,礼物价值更为百万以上。

直到大清帝国即将灭亡之际,奕劻还近乎病态地聚敛着个人财富。据《光宣小记》记载,武昌起义后,原四川总督锡良曾自告奋勇率兵督陕,奕劻竟仍向其索贿8万两。

当时,奕劻通过受贿索贿聚敛的家产折合白银已达亿两以上,而大清帝国一年的财政收入不过8000多万两。后世有人称他为大清“首富”,虽未必尽然,但可以肯定他至少是“首富”之一。他的宅第正是当年和珅的老宅,如此巧合,更容易引人联想。

清末最大一个干爹

清末官场流行认干爹,方法有二:一是自己认大佬为干爹,做他们的干儿子;二是让妻女认大佬们做干爹,或者让她们认大佬的妻、母为干娘。

在清末众多干爹中,地位最高的干爹就属庆亲王奕劻了。而在奕劻众多的干儿子中,最典型的代表是陈夔龙、陈璧。

陈夔龙曾娶过三任老婆,最后娶的徐夫人为人大方,礼节也十分纯熟,在京城很快就同王公眷属混得面熟,和奕劻的三个女儿更是打得火热,以姊妹称呼,时常在庆王府走动。奕劻的福晋看她乖巧,便认她做了干女儿,她自然就拜奕劻为干爹了。陈夔龙便是奕劻的干女婿,一时间红得发紫。陈夔龙搜刮了大量财富后,对干爹极为恭敬,每年收入的一半都要孝敬给干爹,除了送给奕劻好几万两银子外,还有大量的绸缎、药材、古玩等。

陈夔龙老婆徐氏对奕劻也很会来事,常居住在奕劻府中,嘘寒问暖,投其所好。传言说奕劻上朝都是这个干女儿为他亲手挂上朝珠。陈夔龙的忠诚得到丰厚的回报,他位高权重,最后官至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

另一个有代表性的干儿子陈璧,之前未发达时一直想送厚礼,但没摸到送礼的门槛。陈璧有个本家,在北京一家金店打工,混上了掌柜,便常常出入庆王府。一天,他帮陈璧出了个主意。根据事先的策划,这位陈掌柜弄到一盒价格昂贵的珠宝,有玛瑙、翡翠、珍珠等,找了个机会送到奕劻手中,说是他一个叫陈璧的亲戚呈献给庆亲王的几件小礼物,只有王爷先收了礼物,陈璧才敢亲自上门请安。

奕劻于是答应接见陈璧。陈璧又凑了5万两银票前去拜见,博得奕劻好感,他顺势提出想做干儿子,奕劻痛快地答应了。陈璧有了过硬的保护伞,很快升为户部侍郎,后又负责大清帝国的海运、铁路、邮政、电报等肥差,很快富得流油。

奕劻不光有干儿子,还有干孙子——因为拜他儿子载振做干爹的人也不少。这些干儿子干孙子们,每年都少不了以冰敬、炭敬等各种名目孝敬他。庆王府门房仅门敬每年就要收几十万两银子,对这笔钱,奕劻也不放过,要和门房仆人按比例分成。

钱多了就得找地方存放,奕劻的办法是将钱分开存在洋人的银行。其中有笔60万两银子的存款存在日本人在天津开设的正金银行,后来觉得不保险,又转存到老资格的英国汇丰银行。

多次被弹劾都全身而退

甲午非常时期的政局也暴露了奕劻的一些劣迹。当时他在慈禧万寿庆典中担任总办,通过自己掌管的海军衙门为慈禧敛财以讨好慈禧。此事并非秘密,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在致金登干的一封函件中称,“最近十年来,每年都给海军衙门拨去一笔巨款,现在还应当剩下三千六百万两, 可是你瞧!他们说连一个制钱也没有了,都拿给慈禧太后任意支用去满足她那些无谓的靡费了!”时隔不久,安维峻提出弹劾庆亲王,称“自该王总理海军事务,一味敷衍,毫无整顿”,并质疑千百万两海军军饷的去向与奕劻的关系。

1907年,奕劻的儿子、商部尚书载振出差路过天津,看中了名歌姬杨翠喜,候补道段芝贵随即用重金为美人赎身,献给载振。不久后,段芝贵便被破格提拔,一跃成了黑龙江巡抚。御史赵启霖立即上奏弹劾,认定是“性贿赂”。朝廷派了载沣等人去查,结果“查无实据”,赵启霖反被革职,激发了御史们的公愤。最后,赵被复职,段巡抚被免职,载振主动辞职。

御史多次弹劾奕劻贪污腐败,但却并没能置他于死地。这是为何?一方面,他是满清贵族,而且是出自离皇室很近的一支宗系,所以深得慈禧信任;另一方面,奕劻对于慈禧而言还算是个功臣,八国联军攻入后,众官员都撒腿就跑,只留下李鸿章和奕劻两人收拾烂摊子,与联军周旋谈判,为明知不可争的城下之盟而勉强一争。因为这一功劳,慈禧太后终其一生对他都是优容有加。而且对清廷来说,贪污腐败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因为他们存的是王朝观念,而不是国家观念。倘若情况的确闹得严重时,慈禧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奕劻一顿,并没有很重的惩罚。当然奕劻所处时代之动荡,清廷政治之腐朽,也为其做大做强提供了广阔的政治空间。

不过,尽管奕劻贪污无数,到头来却全被儿子们挥霍殆尽。据爱新觉罗·溥铨的《我父庆亲王载振事略》记载,载振、载搏、载抡继承了奕劻的巨额遗产,过着不劳而获的寄生享受生活,每天就是烧香拜佛、吸食鸦片、赏鱼养花。然而,奕劻的儿子们并非擅长理财之人,只是拿老子的钱过活,过着“坐吃山空”的日子,到后来只能不断变卖古玩珠宝来维持王府的生活和开支。

● 资料来源:岳晓东《庆亲王劣迹》(原载《北京青年报》2011年11月25日)、雪珥《首富庆亲王》(原载《中国经营报》2009年4月26日)、闽客《清朝覆灭前的一号干爹》(原载《文史博览》2013年第5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