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老的内容,应评论中遇到的铁友要求发帖,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4dc7ba0100h74y.html

在中央情报局极其机密的“行事手册”中,关于对付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部分最初撰写于中美严重对立的1951年,以后随着中美关系的变化不断修改,至今共成十项,内部代号称为《十条戒令》。直到最近才被揭密。需要注意的是,《十条诫令》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不断修改,不断进化得出的。有些人不看清报道就思维混乱地认为这份《十条诫令》是1951年就得出的,并且认为《十条诫令》是中国人伪造的,这是非常荒谬的。

全文转述如下:

一、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二、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传播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播。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

三、一定要把他们青年的注意力,从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

四、时常制造一些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这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种子。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找好机会,分裂他们地区,分裂他们的民族,分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制造新仇旧恨,这是完全不能忽视的策略。

五、要不断制造消息,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辞来攻击他们自己。

六、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宣扬民主。一有机会,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无形,都要抓紧发动民主运动。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不断对他们(政府)要求民主和人权。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地说同样的话,他们的人民就一定会相信我们所说的是真理。我们抓住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占住一个地盘是一个地盘。

七、要尽量鼓励他们(政府)花费,鼓励他们向我们借贷。这样我们就有十足的把握来摧毁他们的信用,使他们的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只要他们对物价失去了控制,他们在人民心目中就会完全垮台。

八、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去,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不过我们必须表面上非常慈爱地去帮助和援助他们,这样他们(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的动乱。

九、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足以破坏他们的传统价值。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的钥匙,就是尽量打击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

十、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的一切敌人,以及可能成为他们敌人的人们。

根据对美国政府决策有着强大影响的智囊库兰德公司于1999年6月份向美国政府提出的建议报告:美国的对华战略应该分三步走:第一步是西化、分化中国,使中国的意识形态西方化,从而失去与美国对抗的可能性;第二步是在第一步失效或成效不大时,对中国进行全面的遏制,并形成对中国战略上的合围;第三步就是在前两招都不能得逞时,不惜与中国一战,当然作战的最好形式不是美国的直接参战,而是支持中国内部谋求独立的地区或与中国有重大利益冲突的周边国家。这一"三步走"的战略并不仅仅停留在美国政府决策参考的层面上,在美国的外交实践中已经得到了体现。

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中央情报局对中国的种种秘密情报活动,过去没有停止过,现在也没有停止,将来还会继续下去。只要中国按照自己的道路走下去,变得越来越强大,就将是美国挥之不去的一个“心病”,就仍将是中央情报局秘密情报活动的重点对象之一。

-------------------------------------------------------------------------------------------------------------------

论《十条戒令》的真实性

武兵

记得几年前,国内许多媒体报道了美国中情局“和平演变”我国的《十条戒令》(Ten Comandment),曾经引起各界的思想震动。这个《十条戒令》来自美国中情局极机密的“行动手册”(Rules for Operation)中关于对付中国的部分,最初撰写于1951年,以后美国中情局又修改多次,至今共成十条。美国内部的代号为《十条戒令》。近来有人散布,说这个美国中情局的《十条戒令》是假的,是根本不存在的。某些人散布这种否定《十条戒令》存在的言论用意是什么,我们可以暂不去考究。但是,美国几十年来推行《十条戒令》中的“招数”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

《十条戒令》是个什么东西?我们看看它的题目就可以一目了然:一、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二、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传播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新式的宗教传播;三、一定要把他们青年的注意力,从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四、时常制造一些无事之事,让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分裂的种子;五、要不断制造消息,丑化他们的领导,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辞来攻击他们自己;六、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抓紧发动民主运动,对他们(政府)要求民主和人权;七、要尽量鼓励他们(政府)花费,鼓励他们向我们借贷;八、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九、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足以破坏他们的传统价值;十、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的一切敌人,以及可能成为他们敌人的人们。这十条,除了第十条是要“动武”以外,其他各条都是突出“和平演变”,即用“和平”的方式演变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为了证明《十条戒令》的存在,我们不妨回过头来检点一下几十年来,美国政府对我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所作所为。美国使用《十条戒令》中的办法来实施其“和平演变”我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行动计划,停止过吗?从来没有!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缔造者杜勒斯上世纪五十年代第一次提出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政策以来,一直都在延续!并且愈演愈烈!请看,杜勒斯当年说过:“通过在苏联播撒混乱的种子,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用错误的价值观去置换他们的价值观,并使他们相信这些错误的价值观。我们要在俄罗斯(包括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找到与我们志同道合的人、我们的盟友和帮手。这样一幕接着一幕,我们要演出一场大型悲剧,让地球上一个最难驾驭的民族走向毁灭,并最终让它的自我意识不可逆转地归于泯灭。例如,我们要逐渐把文献和文化中的社会内容的精髓抽掉。我们要磨灭艺术家们试图去描写或探索人民群众深层中发生的那些过程的欲望。文献、电影、戏剧,这一切都要去描绘和赞美那些人类最低级的情感。我们要采用各种可能的手段去支持和培养这样一类所为的艺术家,他们将在人们的头脑中传播并和他们灌输崇拜性、暴力、虐待狂、背信弃义,总而言之一切伤风败俗的思想。我们要在国家的治理方面,煽动骚乱,搅乱人心。我们要神不知鬼不觉但又积极持久地怂恿官员向刚愎自用、贪图贿赂、毫无原则的方向发展。要让顾名誉和讲尊严的人受到嘲弄,被看作仅仅是过去残留下来的一点毫无用处的东西而已。缺乏教养、寡廉鲜耻、说谎诈骗、酗酒吸毒、残忍的互相猜忌、背信弃义、民族主义、在各族人民中间散布敌意,首先是对俄罗斯人民的憎恨,所有这一切我们都要娴熟地、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之培养出来,让它们花繁叶茂,蓬勃发展。而且,只有很少一些人能够猜得到,或者懂得其中的奥妙。但是,我们要使这些人处于无可奈何的境地,化作人们的笑料,并找机会诬蔑他们,把他们说成是社会的渣滓。我们要把道德的基础铲除和摧毁。我们要永远把年轻一代作为主要依靠。我们要让他们丧失斗志,腐败堕落,溃烂变质。”(俄罗斯亚•季诺维耶夫《俄罗斯的实验》)接下来的还有尼克松的《1999:不战而胜》、布热津斯基的《大失败—20世纪共产主义的诞生与毁灭》,以及基辛格的《一些意见:1982-1984言论和文章摘编》都充分地体现了《十条戒令》的精神,体现了美国政府对我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图谋。

美国的当权者和智囊们都认为,“和平演变”的前提条件是改变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使其脱离马克思主义。布热津斯基把社会主义国家由“极权制度”转变到资本主义多元社会的“和平演变”的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共产主义极权主义阶段。在这个时期,共产党掌握政权,政府控制着社会和经济。人民不断进行反对政府的斗争,迫使执政的共产党出现分裂。第二阶段,共产主义权威主义阶段。虽然共产党仍旧控制政权,但出现了与之对抗的公民社会。共产党对社会经济的控制能力减弱。社会的不满情绪高涨,出现发动“宫廷政变”的机会。第三阶段,后共产主义权威主义阶段。意识形态在这一阶段流于形式,权威制度的基础是民族主义。无独有偶,对美国政府决策有着强大影响的智囊库兰德公司也于1999年6月份向美国政府提出的建议报告——《美国的对华战略应该分三步走》:第一步是西化、分化中国,使中国的意识形态西方化,从而失去与美国对抗的可能性;第二步是在第一步失效或成效不大时,对中国进行全面的遏制,并形成对中国战略上的合围;第三步就是在前两招都不能得逞时,不惜与中国一战,当然作战的最好形式不是美国的直接参战,而是支持中国内部谋求独立的地区或与中国有重大利益冲突的周边国家。布热津斯基的“三个阶段”和兰德公司的“三步走”,其核心内容都与《十条戒令》是既相似又相连的。

严酷的现实告诉人们,美国的《十条戒令》不仅存在,而且已经在苏东国家先后得手了。苏东国家的剧变,对于美国来说是可以弹冠相庆的大“胜利”,而对于这些原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却是沉痛的灾难和教训。对此,原苏联国家和东欧国家的人民已经觉醒了,就是那些俄罗斯人民的叛徒,也不得不谴责自己的良心。亚•季诺维耶夫是原苏联的反共分子,是帮助美国推销美国“和平演变”政策的骨干分子,后被原苏联驱逐出境。他的反苏反共书籍就有30部之多。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从美国返回解体后被破坏的千疮百孔的俄罗斯时,他愧疚地说,“我早知道如此,这30部书就不写了。”1995年他在自己新出版的《俄罗斯的实验》一书中,就用忏悔的笔调写道:“在人类历史上很难再找到类似的例子,一部分人为了满足自私的、常常是虚幻的利益而竟能以如此一种激情和技巧成功地将自己的人民消灭掉。”这就是“十条戒令”给苏联人民的代价啊!

参加过“8.19”事件的苏联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弗•亚•克留奇科夫大将1997年12月在他《对中国人民的忠告》的文章里,沉痛地写道:“悲剧出其不意地落在原苏联头上,使苏联各族人民饱经磨难。但是,我所希望的是,能从中吸取教训的不仅是苏联人,更重要的是使正走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各国人民也都来吸取我们的惨痛教训。这能使他们从一开始就正确评价消极进程,并不受重大损失地扭转局势。帝国主义势力会在这个或那个地区反复玩弄自己的伎俩,去破坏不合它们心意的社会政治形态。恐怕谁也不能保证这种企图不会轮到他们头上。曾几何时,事事如意的南斯拉夫被内外反动势力破坏殆尽,遭到与苏联同样命运的例子便是证明。”

大量事实证明,美国的《十条戒令》不仅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它的罪恶计划并没有终结,目前还在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运行着。近几个月来,正在原苏联国家上演的什么“颜色革命”、“玫瑰革命”、“橙色革命”,就是这个《十条戒令》的延伸。

在我国,那些自由化分子、民运分子,他们的言行和目标,不正是在执行他们的美国主子给他们设计好的《十条戒令》吗?对此,我们切不可丧失我们应有的警惕性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