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做砲友還不錯,做妻子就太危險了,日本女人太易和人上床。幾年前在酒吧,有個南棒子酒友帶了個二十來歲漂亮日本妹來,懂不少廣東話的,不知為什麼她整晚就拖着我談還糾着我的手臂,其他酒友包括南棒子見狀即時呆了,因為原來她是有老公的,後來她說我才知道。她說她的老公在北京,她明天就要搬去北京。那時已是凌晨,南棒子被她冷落了整晚,不高興就說走了,意思是叫她一起走,但是她卻糾着我的手臂叫南棒自己回家,有個酒友見這樣,就走過來從中間分開我和那個日本妹,但是她始終不肯走,過一會又貼着我。其實我不喜歡和人爭女的,我喜歡她笑得甜所以和她聊,也不抗拒她貼着我,我對她有好感但沒有想過上她。最後酒吧關門大伙散各自回家,她走前說如果回香港就來找我。

另一個事例,十多年前那時是icq和irc聊天室的時代。那時我們在微軟的irc服上攻城略地,搶了日本聊天室的控制權,就結識了些日本人,其中一個童顏巨乳的日本妹一個家裡有$的日本男和我最要好,那時大家也是二十來歲,那個日本妹當我是大哥哥,她暗戀那個有$的日本男。之後她有次和另一個混疍去卡拉ok,就糊裡糊塗和人上了床,結果她暗戀的那個有$男和她反了面。她是十分純的女孩,但是純得近乎智障,日本女人太易和人上床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