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黑与暗背短暂通话

“叮叮叮。。。。。。。。”刚刚送走默大妈的安倍,洗完一个热水澡,正准备躺下美美的睡一觉,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安倍知道,这个时候直接打进他卧室的电话都很重要。他看了一下安倍昭惠。安倍昭惠努着嘴不高兴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前厅的会客室。安倍一般不愿意让安倍昭惠看他接电话。倒不是保密问题,而是有时候,自己接电话的语气和姿态会让安倍昭惠看不起自己。老公的威信还是要维护的。

“你和那老娘们在背后嘀咕我啥了?”电话那头传来奥黑阴阴的声音。一听是奥黑,安倍庆幸自己让安倍昭惠出去了,不然的话,又得被老婆奚落一段时间。

“那个,没有,真的没有,干爹,我怎么敢背后嘀咕你”安倍立马保持着九十度鞠躬的姿态,小声辩解着。

“没有?真的,老子站在白宫楼顶,被一阵西风吹着,打了七十二个喷嚏。不是你说我才怪,赶紧跟干爹说实话,不然的话。。。哼哼”奥黑对于安倍毫不客气。反正自己心里有数,这一次的TTP估计又得泡汤。用不着给这位干儿子留面子了。

“那个。。。干爹,真的没有,倒是默大妈发了几句闹骚,我可没有应和她。天地良心。我还准备过两天见到你和你说说这事儿呢。可是干爹你也太快了,默大妈还没有到机场,你就打电话过来问情况了。”安倍没敢说兴师问罪。但心里也是很不痛快。这干爹是吃错药了吧,没啥事的,就这么把自己臭骂一顿。

“哼哼,谅你也不敢。我问你,默大妈是不是要你和她一起反对我?”奥黑直奔主题。

“嗯,有那么一点意思,不过,干爹你放心,我是绝对忠心耿耿的。”安倍发誓赌咒到

“屁话,你呀,就是一个榆木脑袋,废物一个,你那点小心眼能瞒过我,你敢把你马上要发表的七十周年谈话底稿拿给我看看吗?你想做两头通吃,别以为我不知道。”奥黑毫不客气。

“那个,,,,干爹,稿子还没有形成呢,怎么拿给你看?”安倍狡辩道,其实那份稿子就在他的公文包里。在稿子里,安倍准备队中国有所服软,但这个谁也不知道啊,除了自己的团队。安倍不由得一阵脊梁发凉,看来,干爹的耳目无处不在啊。不住首相官邸也是无济于事啊。

“你小子别耍赖,我不和你计较这些小事。你想安抚中国,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人家鸟你吗?还不是要你深刻反省。你当面拒绝默大妈的同盟要求,背后却想自己走捷径,这种心思,你瞒得了默大妈可瞒不了我。”

“那个。。。干爹,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说俺脚盆再咋说也有一亿多人口,吃喝拉撒的很不容易,干爹你的小剪刀又那么锋利,我总该找点夜草补补虚吧。不错,我是准备缓和一下中日韩的气氛,解禁集体自卫权我们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以后也能为干爹你保驾护航了,你总不能让我们饿着肚子为你保驾护航吧。皇帝不差饿兵啊。要不,干爹你把小剪刀偏北2500公里?搞得好的话,我也跟着喝点汤?”安倍不软不硬的回敬了一下奥黑。

“偏北两千五百公里?等等,我看看地图。。。。。。娘的,那不是帝都吗?干爹我要是能在那个地方下剪刀,还要你干吗。混账东西。干爹知道,你和默大妈都想重建战后秩序,要为自己谋条路,但这不是你背叛干爹的理由,你想和中餐馆有所默契,这个干爹不反对,传说你和中国都爱玩的三国里有个人叫黄盖,你不妨学学他。”奥黑卖弄起自己刚刚从白宫中文顾问里学到的知识。当年查阅中国二掌柜资料的时候,这本书好像占了很重要的位置,所以,自己也请一个中文顾问没事给自己讲一讲,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尼玛这本书里的东西太深奥了,想一想自己当初的小聪明,希大妈所谓的巧实力,在人家这本书里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啊。

“这个。。这个。。。干爹,这个我可真的干不了,不是我不愿意,而是这是人家家产的智慧,我们去玩只会坠入毂中,不得其利反受其害。你知道黄盖,就应该也知道蒋干。”说起三国,安倍倒是可以做奥黑的老师。

“这老子不管,我给你松点绑绳,你可以自由发挥,但老子是有条件的,别看你把负责TPP的西川玩隐身,下个月你来华盛顿的时候,必须给老子带个礼包,不然的话,哼哼,当心老子把你玩隐身。”被安倍在TPP上屡次伤害的奥黑还想着最后一搏,为自己的政绩添一丝光彩。

“干爹啊,西川农相的下台真的不关我事,我也想尽早和干爹签协议,只是我也不能一手遮天,反对派们整天虎视眈眈呢,我有啥办法,不过,我尽量,我尽量哈。。。。。”安倍敷衍道

“好了,也不废话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的小算盘我也知道了,记住,当黄盖可以,千万别给我整成许攸。不然老子整死你。还有,这个中国的阅兵你要真的想去,就去吧,老子去不去,还没定。等会儿我让你干妈查查我们还有多少旅游余项,买得起飞机票的话,我就去,不过你小子切记,别太入戏了。”奥黑说完挂掉电话。

安倍伸直了弯了半天的腰,喃喃的说道“入戏?你娘的,这是政治,是生活,谁他妈在演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