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东京大轰炸”叫好

3月10日是二战末期东京大轰炸70周年,东京多地举行追悼法事,安倍打破日本政治惯例,以首相身份参加了当天的追悼活动。这是日本首相第一次参加对东京大轰炸死难者的类似悼念。

安倍在法事上表示,日本将“把惨痛的战争教训铭刻在心,为了世界永久和平做最大限度贡献”。他未对日本发动的那场战争使用“侵略”等关键字眼。世界舆论的总结是:安倍强调了日本在二战中的“受害者”身份,他在提醒世人日本国民在那场战争中的悲惨遭遇。

东京大轰炸据称共造成约10万名日本人死亡,是有史以来最猛烈的非核轰炸。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发表的一篇评论称,美国应惊骇于日本的历史修正主义。该文说,如果日本帝国是二战受害者的话,那么就不是东条英机,而是杜鲁门成为战犯了。

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其实每年日本都有一系列围绕自己因战争受苦受难,包括被扔原子弹、遭遇猛烈空袭的纪念活动。它们滋生、助长着日本社会的悲情,强化着日本民族对二战是非从未间断的独特认识。日本人对侵略战争的集体反思逐渐弱如蚕丝,经过新一轮与全球反法西斯纪念相反的活动,这样的细丝大概又将断掉几根。

日本列岛关于和平与战争的价值观与普世性认识有巨大差距,日本的确成了这方面的孤岛。面对日本人关于二战中自我受难的大量描述,以及他们对侵略他国罪行的轻描淡写,世人或惊诧愤慨,或哭笑不得。日本的现代化处处显出国际范儿,怎么一到历史问题,这个社会马上变得如此另类、冥顽不化了呢?

日本人如果拿出纪念东京大轰炸十分之一的劲头来忏悔南京大屠杀,反省731细菌部队干的那些丑事,向慰安妇及其后代道歉并赔偿,那么东北亚将会增加多少和谐!

世界反法西斯阵营打败军国主义日本只用了几年时间,但要让日本承认自己在那场战争中彻底做错了,它是受害者,但更是加害者,它挨原子弹和东京大轰炸都有着深刻的因果逻辑,世界花70年时间还没有做到,而且可能永远也做不到了。

我们很无奈地搞懂:日本就这样。跟这个国家没法谈大是大非,日本人从二战中获得的仇恨和委屈似乎是整个地区最多的。当围绕历史问题出现争议时,好像不是日本搞历史修正主义错了,而是周边国家心胸不够大、不允许它搞翻案做错了,应该不好意思的是中韩等国,日本应当两眼泪水,一腔感慨。

看着日本高官们做出的沉痛的受难表情,我们有时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周边社会是应当反过来对日本当年挨原子弹和大轰炸说几句痛快的狠话,还是不搭理他们呢?这还真是个问题。

如果我们说日本挨原子弹和大轰炸“都活该”,显然会让不少普通日本民众很不舒服。但日本官员们知道不,他们否认南京大屠杀,抵赖强征慰安妇罪行,拒绝对侵略战争做明确定义并诚挚道歉,所带给周围国家的伤害感,与日本人听到“原子弹炸得好”时的感受,是一样的。

让历史问题早些飘散,必须从日本彻底反省侵略罪行做起。今年作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特殊节点,给日本在这方面洗心革面提供了机遇。当然安倍政府也可以就抵赖战争罪行再多往远处走一步。无论如何,今年世界舆论会围绕历史问题紧盯日本,它究竟想做得像个小丑,还是向世人展现应有的道德勇气,选择权就在安倍政府的手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