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应如何理性的制定养老金制度

中国应如何理性的制定养老金制度。

据新京报讯,针对近日媒体关注的延迟退休何时开始实行的问题,国家人社部部长尹蔚民于2015年3月10日在记者会上说,争取今年完成方案制定,明年报经中央同意后征求社会意见,2017年正式推出,方案推出至少五年后才会实施。

尹蔚民部长的答记者话向国人说明了一个事情,就是曾在社会上酝酿了好几年的延迟职工(以后将是全体国民)退休年龄的事就要逐步付诸实施,成为国人晚年老有所养的现实。

对此,本笔主张理性的制定中国式的社会养老制度,而不是就事论事、延缓补漏式的推出国家养老政策。国家能否制定出一个能让国人欣然接受、让人感觉到平和公允和不需要向国人做过多解释的养老制度,是本笔今天所想探讨的真旨。

下面我们先来看看当今的社会贤达是怎样看待实施延迟退休年龄养老制度的个人思绪。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认为,延迟退休对养老金领取的影响,需要根据不同工种来分开看待。唐钧分析,干部、白领以及拥有技术职称的技术工作人员,其工资待遇往往随着工作年限增长而增长。这部分人群延迟退休后,其工资待遇在工作的最后几年不断增高,延迟退休不仅意味着他们缴纳养老金的年限在增长,也意味着他们领取工资的年限在延长。“这部分人群工资待遇往往比退休后的养老金高。换句话说,延迟退休的干部及专业技术人员领取的工资比养老金多。”

唐钧认为,大部分蓝领及从事体力工作的人,工资待遇则不会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而增长。“因此,大部分蓝领阶层不希望延迟退休,反而盼望着早退休早点领养老金。延迟退休往往意味着延长了他们缴纳养老金的年限,却领不到更高的工资。”

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认为,渐进式延迟退休方案未来还需要进一步细化,针对干部、白领、技术人员以及体力工作者需要有不同的退休方案。尤其是针对重体力劳动者,他们到达一定年龄,体力的确有限,应该允许这部分人群提前退休。

郑新立认为,延迟退休不仅跟缓解养老压力有关,也跟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人口结构等因素有关。“人类的寿命普遍延长了,工作年限延长也是大势所趋。这是整个社会发展的自然结果,不是单个因素的作用。”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表示,考虑延迟退休问题,不应从这是谁的责任来考虑,需要从社会保障制度本身入手,因为延迟退休是保障养老金制度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如果让个人自由选择,可能每个人都想少交多领,但这会造成养老金领取的不可持续发展。社会保障制度本身是共同缴费、共同分担风险、共同受益的机制,如果这个机制运转不灵,受害的也是每一个缴费的个体。

褚福灵表示,为了保证社会保障制度本身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必须要遵循一定的规律。交多少年,领多少年,这有一定的比例,达到这个比例才可以保证社会保障制度持续运转。如今人类的寿命普遍延长,领取养老金的时间变长,延迟退休符合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从全世界来看,我们国家的退休年龄已经非常偏早,延迟退休是大势所趋,是社会保障制度的内在要求。

这上面的几位名人言论应该说是代表国家公务员以上高层人群的意思,下面请再看一下普通百姓的说法,也可以说是他们的感受吧。

他们说:醉翁之意不在延退,在于补养老金缺口。为啥要延迟退休?初衷无非是为国家养老保险基金“卸包袱”。据说有专家测算指出,到2035年中国将面临两名纳税人供养一名养老金领取者。如果把退休年龄男性提高到65岁,女性提到60岁。则多收5年养老保险,少发5年养老金。有专家算过账,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全国养老统筹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约200亿元。(这个算法是否精准,本笔难以考究。)

养老并轨后,我国更面临万亿成本的缺口,延迟退休尤显得必要和紧迫。显然,推行延迟退休政策,主因在于缓解养老保险金的缺口。而这,其实与“70岁身体还好”并无太多关系。

综合普通民众反对的呼声来看,主要是认为:一般人群在工作岗位撑不到65岁,想尽早拿养老金享受休闲生活。同时认为,延迟退休“可能成为部分权力阶层继续保有权力的借口”,给青年人就业带来压力,这可以说是已成为反对延迟退休的主要因素。对普通劳动者而言,工作没有权力利益,辛辛苦苦忙活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熬到了退休,却又要延迟退休,自然会心生不满。

而官员和专家大多希望延迟退休,是因为这对他们很有利。延迟的不仅是工作收益,更有权力利益。

其次,他们对国家计生政策变化的反感形成对养老制度变革的抵触。对此,有网友这样描述国家这些年计生政策的变化过程:“在30年前宣传‘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20年前改为‘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10年前彻底颠覆了过去的承诺,改成了‘养老不能靠政府’。现在我们老了,又说适时推迟养老计划!我们都老了,下岗了,还得自掏腰包上交5年养老金,这叫我们怎么去生活?”从当今的现实来说,持这种态度的人群大多是70之前的工人阶级,他们的要求是到60岁就能有保障的过上退休生活,而不是因养老金有缺口就延长退休年龄。

这个想法的根由是啥?应该说是在毛泽东时代由共产党中央所决定的已有养老制度。

源于这个制度,老百姓就会在想,在实施改革开放三十余年国家经济得到飞速发展的今天,同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革前工人阶级的生活是国家给予全面保障的,如今却成了白纸一张,几乎啥都没有保障了。

如今的国家,只把注意力放到了公务员的一边,废除双轨制,公务员参加社保就及时上调工资以保障收入不减少,可在1992年工人开始参保时却没这个说法,这应该说是不公允的吧。

改没了就改没了,老百姓还是拥护共产党推行改革的,但是在延长退休年龄这个问题上为什么群众反响那么强烈,本笔的看法可以说是归结于以上所述的原因吧。

政府几年来对延长退休年龄这个问题的解释无非是国人的寿命变长了,往后以缴付支的等式不等了,外国人的退休年龄早就延长了。对此解释本笔的看法是一味的崇洋迷外,忘记了“中国特色”四字真言。俺要说,外国人早就搞多党派轮流执政,咱中国能去学吗。

中国共产党的信条是为人民服务,是为人民着想,是为人民谋利益。明知道普通人群在60岁就不能承受繁重的体力劳动了,还在以寿命延长为由鼓吹延长退休年龄,是不是有点傻冒啊!能让老百姓满意嘛,能让老百姓信服嘛!

本笔撰写此文的立意是“中国应如何理性的制定养老金制度”,下面俺就和领导、同志们探讨一下中国式的养老金制度应该存在的模式。

俺个人的构想是这样的:

其一,由国家财政对凡是参保的公民依缴费时间承担百分之几的份额,即只要你参保国家就给你优惠。这个所承担的百分率对每个参保的公民是一样的,以示国家对每个公民的造福和公允。

其二,从政策上规定公民(无论公务员还是社会人员)参与工作后,应由用人单位和个人应缴的养老份额。是国家公务员的有国家财政支付单位份额,属于私营或个体的有企业或老板负责支付单位份额。个人应缴的有其自己负责。

其三,国家对年度养老金的收支状况进行测算,适时调整国家、私营或个体企业、参保人三者的缴费率,以保证社会养老金收支基本平衡。

其四,确定个人养老金的等级差,以有利于有钱人选择自己愿意的缴费份额。并作出硬性规定,对国家、单位和个人缴纳的养老金份额分别设立账户。如果参保人在退休前去世或在退休后不久离世,即对其所立的参保账户进行清理,属于由国家支付的余额由国家财政收回,属于私营企业或个体老板支付的余额由原企业或老板收回,属于个人缴纳的余额由其继承人收回。国家不去贪图已死公民的钱财,以让参保的公民放心参保,扩大公民参保意识和范围。

其五,对社保予以立法,对用人单位不能及时支付员工缴费份额的作出强制性处理,以保证公民的合法权益。

其六,把原有的社会养老双轨制换个说法,来个旧瓶装新酒,即对公务员参保人实行延长5年的退休年龄,而对非公务员的人群不予延迟,以体现党和国家对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关爱和温暖。当前,国家能对县级以下公务员的不易升迁状况作出职级晋升(即提高工作收入)之考虑,那么,对非公务员之人群放一马,准许其早5年退休亦不是不在情理之中的事。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这是咱中国的经典之语。本笔今就国家延长社保年龄令多数人群不满意之势直抒一下己见,不知是否恰当,还望上层领导和同志们审榷之,本笔于此预置谢意!

2015年3月11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