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2月23日刊登题为《中国人不会愚蠢到去膜拜西方的价值观》的文章,文章作者是索斯藤·帕特贝格。现将全文转引如下:

西方的“中国问题专家”正在嘲讽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最近发表的要求对传播所谓“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加强控制的讲话。

“西方价值观念”是种过时而危险的说法。还是用民主来表述吧。希腊人创造的民主被抬得太高了。它在希腊从未取得过成功,这个“西方文明的摇篮”今天依然国力衰微。德国通过“民主”投票让纳粹上台并实施大屠杀。法国和英国先是殖民统治全世界,然后又失去了全世界。美国是个只看到黑白两色的恐怖主义国家(200年中的海外军事行动超过180次),欺骗和双重标准是其惯用手法。

接下来是法治。当前的国际秩序——从北约到世界银行——是西方利益的无耻延伸,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可接受的。

可悲的是,《圣经》的使命感让所有的西方社会走上歧途。欧洲没有哪座城市没有教堂。在德国执政的是基督教民主联盟。我们目前所处的年头是耶稣诞生第2015年。

这让我们走向普世主义:西方认为它是最高文明,其他地方必须“西化”。加入这一体系的新成员被视为家人,没有加入或试图脱离出去的则被视为敌人,必须加以排斥和羞辱。

这种思想得到了所谓“中国问题专家”的支持,他们的态度毒害了一切。他们的信口胡言有赖于所谓的“言论自由”。而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样一条不成文的社会规则:喜欢传播流言、抱怨、撒谎或经常指责他人的人没有资格身居高位。

此外,社会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卡车司机在公开场合可以畅所欲言,但总统不能。

这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捣乱分子。事实上所有社会都会滋养着特殊的一类人:说真话的人(记者、讽刺作家、喜剧演员等)。他们的社会地位不高,但可以畅所欲言,有了“新闻自由”这块挡箭牌,不必担心承担法律后果。

但诚实和真相几乎不相干:关键是获得关注,冒犯他人是他们想要的结果,而引发实实在在的反应则相当于中了头彩。

如果一个控制了言论和大众传媒的超级大国把“说真话”作为工具,召集一群捣乱分子来贬低、曲解并诽谤其他国家及其人民会怎样?

当这些捣乱分子登陆中国后,他们抱起团来相互吹捧,通过翻找中国人对生活状况的不满来寻找容易下手的目标。他们会说:“消除你们不满情绪的良方是西方价值观。”他们还说:“看,我们在西方随时都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且不会有任何后果。”受他们毒害的人被告知:“你们的不满来自于社会对你们的压制。”

他们的目标是让自己进入学校的课堂,为西方价值观招募尽可能多的潜在异见人士,特别是得到西方媒体关注、拥有西方签证、干着好差事甚至得过奖的社会名流。

不过绝大多数中国人并没有从割裂与本国社会的关系中获益,他们对这种狂热崇拜西方的行为提出了越来越多的批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