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5年3月11日消息,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造成15884人遇难,财产损失惨重。同时,地震造成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1-4号机组发生核泄漏事故。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到外部,此次核泄漏事故被定为最高级7级,对日本社会造成极大震动。在日本大地震发生4周年之际,摄影师回访了日本福岛福冈当时受到核污染的村子。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图为2015年2月22日,日本福岛福冈,路边竖起了受害者的纪念碑和一个地藏菩萨的雕像,背后荒弃的沙滩上堆满了装有核辐射废物的垃圾袋。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2015年是日本“3·11”大地震后集中重建期的最后一年。日本政府计划在核电站废墟附近建设放射性废物存储设施,此计划引起了当地原居民的争议。图为当地居民木村在自己家附近的一个庙里整理留下的旧物。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木村今年49岁,在3·11日本大地震中失去了父亲、妻子和女儿,而现在,他面临着失去自己土地的问题。“我不能接受他们决定将废料倒在这片承载着我们悲伤记忆的土地上”,木村说。图为木村身穿防护服走向自己曾经的家,地震后的大浪卷走了他的房屋,如今只是一片废墟。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木村拿着女儿的照片。地震和海啸发生几个月后,他发现了他妻子和父亲的遗体,但女儿的遗体一直没有被发现,这让木村始终不能释怀。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一件绣着女儿名字的球衣被木村珍藏着,这是他找到的与女儿有关的少数物件之一。球衣上写着熊町小学一年级二班,木村汐风。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女儿曾经就读的熊町小学,字典还摆放在课桌上。灾难发生四年后,木村仍然时常回到曾经的家乡,在一片残骸的荒凉沙滩上寻找女儿。为了保证安全,他每次只被允许在被辐射地区待五个小时。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日本政府拨款150亿作为专项资金,以降低福岛附近城镇的辐射。每天都有工作人员在辐射区内用水冲洗路面、房屋,砍除被污染农田上的植被。图为日本福冈,工作人员将受辐射土壤和叶子从树林中清理出来。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清理工人在使用高压水清洗装置冲洗路面。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被核辐射污染的废物被装进了蓝色和黑子的大塑料袋中,堆砌在废弃的稻田、停车场甚至居民曾经的后院中。在日本政府表示将为福岛县提供25亿美元津贴,并承诺将在30年后把核垃圾转移到该县以外地区之后,福岛县政府同意让日本政府在县内建造核废料储存设施。图为工人将被核辐射污染的垃圾装袋后堆叠起来。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日本政府计划在福岛核电站附近废弃的镇上建造更多永久的核废物存放设施,但很多当地居民和木村一样,对于政府将3千万吨核废料放置在他们曾经的家门前感到气愤。图为海边堆满了装着受核辐射的土壤、残骸等的黑色垃圾袋。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大熊町和双叶町政府已同意,让日本中央政府在该地建造占地16平方公里的设施。该设施将环绕福岛核电站,同时设有多个焚化炉。政府有意征用的地段,属于大熊町和双叶町的约2300个居民所有。政府只要租赁或者买到了足够的土地,储存设施就会开工建设。但这对拥有土地的居民来说是两难的选择,大熊町一个居民组织的负责人门马浩二说:“这片土地有我们的血汗,我没法就这样放弃它。”图为曾经的农田上堆放着装有受核辐射的土壤、残骸等的黑色垃圾袋。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日本环境部2014年举办了10多次见面会,要同地主协商征地事宜,但只有半数的地主出席了会议,至今也没有任何地主同政府达成协议。很多居民表示不相信政府30年能处置好这些设施。“我们理解居民的心情,但我们一定会在尽全力守住我们的承诺”日本环境署的官员称。环境署已经雇佣了140名土地经纪人与业主进行单独谈判。图为从日本大熊町撤离出的居民在临时安置区召开市政会议。

日本大地震四周年 摄影师回访核污染村

在家附近的一个小山坡后,木村祭拜在海啸中遇难的家人。木村知道,政府来敲他的门是迟早的事,但他发誓绝不接受这笔交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