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卫赤善鹤

一、腐朽的卫国卫赤善鹤

甚荒唐,为鹤而亡国,其实他家本身即有腐朽不堪的传统。想他的老爹卫朔(惠公),那是什么好鸟呀,太史公气得厥着嘴多高说,“及朔之生,卫顷不宁。”正这样,江山本来没有他的份,惠公的老子卫晋(宣公)不正经,与他爹(庄公)的小老婆私通生下了伋,又娶了伋的老婆才生了朔与寿,史称,“宣纵淫嬖,衅生伋、朔。”以后宣公不待见伋,伪遣伋出使,而派人半道杀之。寿提前知道后,替伋死,而伋不苟活,一时兄弟同死,《诗经》有“二子乘舟”以讽之,今天的莘县有太子冢。

卫赤善鹤

宣公死,朔得以立,是为惠公,四年后,国人为伋鸣不平,于是赶走他,而立伋的弟弟黔牟为国君,八年以后,齐襄公赶走黔牟,使朔复国。黔牟为周天子接纳,惠公怨恨,发生战争,赶走周惠王,另立周惠王的弟弟颓为天子。卫惠公死,其子卫赤伊立,是为懿公,好鹤。

卫赤善鹤

卫本非小邦,就是这样老的少的一窝猪,睡来睡去不正经,根本不受世人尊重,也带来卫王室的政治黑暗与混乱,争抢不断,杀来杀去,杀衰了国力,以致气喘吁吁。

卫赤善鹤

关于卫,时人的评价并不低,季札曾游,为卫而欢欣鼓舞道,“卫多君子,其国无患。”孔子周游列国一十四,仅仅于卫就是十年,史享国祚最长,有35君838年之久呢。立国在朝歌(今河南鹤壁市淇县),卫成公迁都(公元前629年)于帝丘(改名濮阳),卫元君被秦一迁野王(今沁阳)。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一面穷奢极欲龌龊不堪,一面政权得以久长,个人的判断,首先王室高层表现相当之强的内部稳固力和团结性,他们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少人一直保持有相当的清醒,选君不正可以反对,或另立贤明,就是明正。二是得力于良好的外交政策,不怎么发动对外战争,能周旋在诸侯之间而游刃有余。三是做为礼仪之邦,不乏人才,江山代有贤人出,从来不断。四是大奴隶主们的德性都是差不多的,大哥不说二哥哥,瞎子不说瘸子楞,只是卫赤玩得出格而已,不是太会玩了,而是玩得过了头,以致国力不能支撑,那么他究竟养了多少这种东西?没准还真是一个历史之谜呢。是否如此,大家可以讨论。

卫赤善鹤

从玩主说到国本,当此大争之世,频频的战争要靡耗国力,春秋无义战,但军力的旺盛却把国家战争机器塑造得空前强大,如果只是玩,财力也难以为继的,弄此以失彼,比如卫国的军队就会成为问题。一个国家的正经事很多,大凡正常君主的目光,能关注的地方颇多,政务那是相当繁杂的,这个卫懿公似乎什么都不管不顾,搞乱了政治,也失去了统治阶层的支持,国君成为荒唐可笑的代名词,无人操心国家的事,莫说什么未雨绸缪的话,可以说卫国自乱阵脚一团糟,临事即会不打就败,毫不奇怪。最高统治者的形象差劲极了,谁还会为苍生谋稻梁,国家八年内即陷入极大的思想混乱,破坏了邦本,动摇了国本,不亡何待呢?

做为卫国的第十八任国君,在位时间于公元前668年—公元前660年,第八个年头上,即遭到狄人攻杀。仅以自身喜好而治国,不问人间苍生,腐朽到极至,听说被狄人煮了吃掉,事见于刘向《说苑》:

卫懿公有臣曰弘演,远使未还。狄人攻卫,其民曰:“君之所与禄位者,鹤也;所富者,宫人也。君使宫人与鹤战,呈焉能战?”遂溃而去。狄人追及懿公于荥泽,杀之,尽食其肉,独舍其肝。弘演至,报使于肝毕,呼天而号,尽哀而止。曰:“臣请为表。”因自刺其腹,内懿公之肝而死。齐桓公闻之曰:“卫之亡也以无道,今有臣若此,不可不存。”于是救卫于楚丘。

故事绘声也绘色,不像有假,看来卫赤确是像是被吃掉了呢,该!狄是什么东西?曰四夷也,东夷、南蛮、北狄、西羌。《礼记》是说,“北方曰狄,有不火食者矣,衣羽毛穴居。”一般地认为就北方少数民族的泛称与泛指。

二、卫懿公的玩法卫赤善鹤

卫赤很会玩,且玩得大了去,如现在有什么国花之类,国花有植物环保的意义,而国禽亦有保护动物之功,历史的说法,“以卿之秩宠之,以卿之禄食之”。这家伙,老百姓肚子都填不饱的时候,你弄这没用的,引起的正是举国痛恨。做为一国之君做恶如此,就像一颗中空的大树,差得也只是一阵狂风罢了。不过当时威风,你想呀,这么漂亮的物件儿,又飞又蹦的,每是驾车出行,似沾了仙气,这小子一定是美坏了,乐极了,不免手舞足蹈,大大吸引眼球矣。老百姓不敢啐呀,背地里连连呸呸,大臣们跺脚叹气,能管什么用。做为奴隶社会的最高最大的奴隶主,说声恼了往往就是杀人如麻的,眼皮都不会眨那么一下。奴隶社会制度,玩到了卫懿公这份上,堪谓登峰造极,已是没落矣。

卫赤善鹤

世上的鹤儿。它美丽而优雅,举世有十五种之多,而之于中国就有九种,丹顶鹤、白枕鹤、灰鹤、黑颈鹤、白鹤、赤颈鹤、白头鹤和衰羽鹤等,以丹顶鹤最具审美意义,我想这是他喜欢的吧?国人视鹤为长寿象征,能带来吉祥,因此它的地位,仅次于凤凰。鹤之圆舞曲,动作几百个,如鞠躬示好,低头表存在,弯腰显自得,亮翅说欢快,等等不一而足,它的鸣叫声能声震10里开外,确实为招人喜爱的物件。今之养鸟者,鸟高兴主人喜,鸟悲伤主人忧,自非圈外之人所可体验者,曾见一老爷子面对鸟亡,三天咬牙叹气,饭都吃得少些,这要到了卫赤,还不得将驯鸟人满门抄斩呀,于是借以升迁者喜,以至鹤将军,而稍有不慎,即成家庭克星矣,因是鸟祸招致的人祸,进而上升为国内主要矛盾和最大政治。所以他也玩得忒大了。

一方面上有所好,下必盛焉,另一方面,卫赤身在其中如坠,也没有心思干别的。全国与鹤共舞,么样事也不干了,以至狄兵将至,黑云压城,不是举国不知,都看着鹤儿呢,你卫赤不是拿这当祖宗吗?再接着玩呀。心说话,你尽管玩去,到了时候,自有鹤将军,这是朝中大臣最现实的诅咒,就索性玩死你,鹤兵有鹤将,你一个带着尽管舞弄去吧。兵士面对敌人侵略,纷纭,“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这真是恐怖啊,所谓国难思良将,到了此时,就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与舞为伍的卫赤终于尝到了众叛亲离,与人民为敌的滋味。

有人说,他也玩得忒大了些,此语正不知一朝玩得尽兴上瘾,欲罢根本不能,把动物当作事业可笑,正不知有多少玩物丧志者,玩出了财富、荣誉和地位,终日痴迷于金钱至上,毫不把国家与民族利益放在眼中,纸醉金迷,这不是卫懿公第二又是什么呢?在一期军事节目中,我就听到李克峰一句评,如今有房子车子和位子的人,别的什么死活与我何干!如果一个国家人人都这样,这个国家将毫无未来和前途,并且相当危险,与卫懿公绝无二致。

红楼有一句话说得最为精辟,正是“身后有余忘收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到了卫懿公这份上,已绝难收住手,何况他做为一国之君,颐指气使,想怎样便怎样,谁还能管得住他呢。也许成为强盗的腹中物,也差不多到了后悔之时了吧?

三、借问养鹤池今何在?卫赤善鹤

鹤之习性,因以小鱼小虾为食,它的栖息地主要集中于沼泽与浅滩,卫懿公自有办法。在今天的山东莘县古云镇和大张家镇的结合部,硕大的一片生态湿地, 由南及北长约6.7公里,东西宽1.2公里,就是这里,当年的养鹤池。鹤虽不闻,水禽栖息,正成为当地一景,休闲垂丝美地。

这里从不缺水,《诗经》载有兹水以经,徒骇河亦在不远处,开凿起来方便,不过一些人工事。

河南有城曰鹤壁,因鹤有名,也见之当时鹤云集,既然不是稀罕物,他卫赤又当得什么正经?养鹤以为事业,不爱江山独爱鹤,一个荒唐国君的荒唐事,不是鹤又会是其它,总之总是有些玩法,看人们的诗,“一摧云间志,为君苑中禽”,这人还真是遭践了这么个好物件。自古圣贤皆寂寞,偏由这卫懿公按捺不住,他非圣贤,更非政治家,只是一匆匆人间过客,图得自己一时喜欢,开心了没有几年。值与不值?且待铁友评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