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尼布楚条约》中国签订的第一个边境,条约承认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是中国领土,客观上遏止了沙俄继续向东扩张。清政府获得雅克萨之战胜利后,为了和平发展虽做出了巨大的让步,但该条约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中国领土主权完整。俄方通常认为尼布楚条约不利于俄国,对俄而言是不平等条约,而认为后来的《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是对俄真正平等的条约。中国则认为《尼布楚条约》是平等条约,清史专家戴逸先生说:“《尼布楚条约》保障了中国东北边境一百多年的安定和平,为清王朝后来平定西北、西南地区的叛乱提供了稳定富饶的大后方,对于清朝的发展和繁荣、康乾盛世局面的出现,具有非常关键的作用和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

有人认为《尼布楚条约》“割地”,因此对中国来说是不平等条约。如果说《尼布楚条约》割地了,那前提至少是俄国所得之地之前就是清朝领土,而尼布楚地区虽在以前为蒙古茂明安部落的游牧地,但茂明安部落早在后金时已经内迁归附,离开了尼布楚,当时尼布楚地区游牧的是蒙古布里特亚部落,他们并不属于清朝,清朝也未对这一地区实行有效统治,因此谈不上清朝割让了本国领土给俄国,其实质只是一块无主地的归属问题。而且《尼布楚条约》签订时,喀尔喀蒙古也不属于清朝。

现代中国历史教科书上都宣称黑龙江流域“自古以来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最有力的证明之一即明朝在这一带设立的奴尔干都司。这是现代民族国家以现时观念回放历史的常有错误,当然这在政治上是有用的:因为坚持领土原则的办法之一,就是硬说边界早已存在、该区一贯属于本国。事实是,“虽然在名义上,奴尔干都司所辖地方属于明朝,但实际上,明朝对这一广阔区域从未实施过有效的行政管理。明朝在东北的实际边界局限在辽东一线。”

历史的特点是我们经常“从后往前读”,也就是以后起的概念衡量、判断早先的史事,并予以重新组织、诠释。古代中国并没有一个“领土国家”的观念,即将国家统辖范围设想为一个完整而不可分割的疆土,国家对人民进行直接行政管理,中间不存在任何统治者;国家与他国具有清晰的、不可侵犯的边界线。中国自周代以来对疆域的认识是同心圆式的所谓“五服”,最外围的地域是从来不进行直接行政管辖的,而实行羁縻政策。羁縻并非有效占领,也不充分行使管辖权,中央仅满足于边疆部落的象征性臣服,就对当地不施加任何政治压力,所谓“一切政治,悉因其俗”(《清圣祖实录》),达到“不改其本国之俗而属于汉”。这种臣属今天常被理解为一种“有限度自治”,但实际上却跟不统治没什么差别。

这种观念不是领土国家,而更接近于“势力范围”。只要进贡、表示臣服,中央就不会干预,同时理解为这是对自己统辖权的默认。假如当地部落不危及边境局势,一般中央对这种松散的联系也毫不在意。“明朝的统治带有强烈的汉人政治的色彩,在力所不能企及的非汉人居住区,决不努力建立直接的统治。”朱元璋认为东北“土地早寒,土旷人稀,不欲建置劳民”,元明都是在辽河流域实行与内地类似的郡县制,辽东以北不理民政,只设卫所,卫所长官均是女真部落酋长,以安抚羁縻,这实际上是一种不充分的宗主权。羁縻的主要出发点是使之不致危害边境,并非主动管理,而是被动的安抚措施,也因此,明设置奴儿干都司后不久就撤消了该机构,放弃羁縻关系,女真部落乃兴起,威胁辽东边关。 历代对中原王朝直接民政管理之外的边疆地区,都只是相隔很久才采取一些断断续续的行动,以确保其相对的依附和服从状态。

所以事实上《尼布楚条约》是清朝与俄罗斯为争夺无主之地、划定两国边界、安定边疆居民而签订的条约,所以,康熙帝割地之说也就属无稽之谈。

由于战争地点雅克萨距离北京只有1800公里左右,而到莫斯科的距离则三倍于此,我们一般人通常以为这是俄国的手伸得太长,中国军队具有较近作战的优势。但实际上同纬度扩张的俄国人,远比中国军队更能适应这一带的自然环境。由于地形平坦,“俄国的气候从北到南和从西到东,都没有像西欧和中国那样变化剧烈”[9]。历史上诸大陆帝国如亚历山大、罗马、阿拉伯、土耳其、蒙古,其扩张大多是横向沿纬度展开的,因为纵向跨纬度就意味着要适应差异很大的气候带、植被、水土,这通常都会影响战斗力。因此,当时清军跨纬度北上作战,其面临的难度要大得多,在两次雅克萨战争期间,清军都是在黑龙江流域短暂的夏季发起进攻的,冬季基本是停止作战的封锁对峙状态——《鹿鼎记》中清军在严冬攻击雅克萨城当然不过是小说家言罢了。

《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中谈到这一战事时说:“俄国在把它的国境向欧洲扩展的同时,也在向东方扩张;但是它向东的扩张,在一条漫长而单薄的交通线的尽头处,于1689年被满洲人遏制住了。”的确,在1916年西伯利亚大铁路通车之前,俄国从莫斯科通向太平洋的交通线一直是“漫长而单薄的”,但更重要的是:它却极为安全。这一交通线深在内陆,不会遭遇海洋势力的攻击,而内陆游牧民族也极少能威胁到它。这足以使俄国在输送自己政治军事力量时保持一种虽然规模不大、但足够稳定的态势。相比起来,中国历代对漠北、黑龙江流域的力量投放,却时常是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的,并且时常被强大的游牧民族所切断,而一旦切断,就只能听任这一地区与中原完全断绝政治联系。

尼布楚谈判之前,俄谈判代表费要多罗·戈罗文于1687.9.10到达乌丁斯克后接到6.24沙皇宫廷发出的新训令,于此可见俄国驿递系统大致从首都出发3个月可以到达黑龙江流域。而这是在西伯利亚道路泥泞的夏季,如果是冬季,则行动可以更为迅速,因为冬季是西伯利亚道路状况最好的季节。1856年11月,美国人Perry Colins自彼得堡出发,在35天内抵达伊尔库次克,行程5700公里;实际在路上28个昼夜,平均每天速度为200公里以上[11]。鉴于俄国的道路系统在这180年内改善有限,这可以作为一个参照。当时清朝谈判代表团,从北京到尼布楚则走了49天,两相比较,双方的投放能力并没有特别大的差异。

1890年,契诃夫到远东访问,“我在阿穆尔河上航行时,就产生了这种感觉,仿佛我不是在俄国……至于说自然界,那也是独特的、非俄罗斯的。……我们这些来自俄国的人,被看成是外国人。”类似的感想,清初时人也大抵类似,1658年被发配宁古塔的吴兆骞,描写自己出关的感受是“敢望余生还故国,独怜多难累衰亲。……姜女石前频驻马,傍关犹是汉家人。”(《出关》)显然在他的感受中,宁古塔一带无论如何已经不是“故国”,他甚至已经不大奢望能绝塞生还了,这个感受犹如我们现代人被发配去月球一样。宁古塔在当时是令人谈虎色变的极北流放之地,那么更偏僻的黑龙江以北地区、库页岛,汉人就更难以想象了,事实上甚至连罪犯都很少涉足这里。

以当时的生产力条件和社会财富来看,清政府要是跟沙俄死磕的话, 用不了几年国库就会被榨干, 就算是在近代战争中, 那种自然环境条件下的作战补给都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而且沙俄不是那种打一次就变乖的主, 在这种情况之下穿鞋的不一定能耗过光脚的,。 所以当权者干脆抱着"老子天朝上国不屑与尔等蛮夷扯皮"的心态见"好"就收算了。当时清的生产力不足以统治黑龙江以北的广大土地, 用优势兵力打完了,却无法治理,有什么用? 说割让有些严重了,, 看过谭其骧的地图就知道了,,从贝加尔湖到库页岛在清朝之前从来没有真正管辖过, 清朝取得了额尔古纳河东之地已经可以了 ,就是这样东北边疆还是地广人稀. 。

康熙刚刚开创盛世,只能韬光养悔. 当然,如果康熙和俄国打到底,有人一定会指责康熙穷兵黩武了.。 汉人皇帝连个长城都守不住,对古人不要吹毛求疵。外兴安岭一带自明朝以来,中央政府就一直没有过实质性的有效统治, 《尼布楚条约》中国是作出一些让步,但这不是什么“出卖”. ,要知道中国不是康熙皇帝,可能连包头,乌鲁木齐,拉萨都是别人的,更不用痴心妄想什么尼布楚了。从当时的情况来说,康熙的决定是有道理的,塞外苦寒之地,又无甚可用处,派兵占据糜费钱粮,何苦。既然已经战而胜之,不如趁势缔结和约,从后果来看,东北因此避免战祸达百年之久。要知道,康熙年间的人,并没有现代人那么完整的主权意识。事实是:在遇到清朝之前,俄罗斯在北亚的领土扩张,可谓相当迅速,毫无阻力,一直扩张到了黑龙江(阿穆尔河)南岸。而清朝与俄罗斯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之后,彻底终结了俄罗斯在北亚扩张的第一阶段。即使清朝末年,丧权辱国,可是,直到清朝灭亡,清朝也保住了阿穆尔河(黑龙江)南岸的绝大多数领土。由此可见《尼布楚条约》的积极意义。

一.清朝从未统治过西伯利亚

清朝的国土来自以下五处:

1.明朝国土,包括明朝直接统治d的内地两京十八省和羁縻统治的东北、外东北、西藏。

2.漠南蒙古,满清入关前就已收降漠南蒙古。

3.漠北蒙古,1659年,清朝名义上收服漠北蒙古(也称喀尔喀蒙古、外蒙古)。

4.准格尔蒙古汗国,清朝乾隆年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灭蒙古准格尔汗国,1759年,平定新疆回部叛乱。开辟新疆190多万平方公里辽阔疆域。

5.台湾,清康熙23年(1683年),施琅统帅清军击败台湾郑氏政权军队,占领台湾。

1659年清朝收服漠北蒙古时,漠北蒙古的管辖范围不包括西伯利亚。所以,清朝从来没有管辖过西伯利亚是铁定的历史事实。

二.沙俄何时夺占西伯利亚?

沙皇俄国通常是指罗曼诺夫王朝(1613-1917年),其历史存续时间与我国清朝基本是对应的。

1613年1月,全俄缙绅会议选举米哈伊尔-费多罗维奇-罗曼诺夫为沙皇,同年7月11日,在莫斯科圣母大教堂举行加冕典礼,罗曼诺夫王朝建立。

1616年,清太祖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建国称汗,国号大金,公开反叛明朝政府。

第一位罗曼诺夫沙皇在位期间(1613-1645年),沙俄征服了西伯利亚。1632年(明代崇祯5年),沙俄扩张至西伯利亚东部的勒拿河流域后,建立亚库次克城(今俄罗斯雅库次克)。

1636年(明崇祯9年,清崇德元年),清太宗皇太极称帝,改国号为“大清”。

1643年(明崇祯16年)冬,沙俄波雅科夫率兵132 人,越过外兴安岭,首次染指清政权统治范围。

1644年,李自成攻占北京,明朝灭亡。清兵入关,开始统一中国的战争。

从1640年代到1660年代,沙俄基本完成对西伯利亚及远东地区的占领,在西伯利亚及外兴安岭以北地区建立了一系列军事城堡,并建立起相应的政权管理机构。

从以上对比可以看出,清朝早期的战略重点是富裕的明朝统治地区,而沙俄是向苦寒的西伯利亚扩张。由于清朝不管辖西伯利亚,所以沙俄在西伯利亚的扩张并未与清朝发生冲突。

三.沙俄占领西伯利亚时,北元政权在哪里?

有人总是说西伯利亚是什么北元的国土,那么沙俄占领西伯利亚时,北元政权为什么不组织抵抗呢?原因很简单,这个北元政权早在1402年就不存在了。

1368年,明朝大军攻入元大都,元朝皇帝逃往蒙古草原。但仍然保留元朝国号,史称北元。明洪武21年,北元政权遭到明朝大将蓝玉的致命打击,北元皇帝脱克思帖木儿逃出包围后被部下杀死。1402年,北元去国号灭亡。这时,明朝是建文帝时期,还没轮到多次远征蒙古的朱棣当皇帝呢!

元朝时,西伯利亚是元朝国土,元朝灭亡后,北元政权继续沿用大元国号,号令蒙古各部,所以,西伯利亚在这一阶段属于北元是可能的。但是北元灭亡后,西伯利亚就变成无主地了,所谓无主地不是无人居住之地,而是没有国家政权管理之地。

沙俄出兵占领西伯利亚时,漠北蒙古、漠西蒙古干预过吗?没有!为什么?西伯利亚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

四.雅克萨之战

1650年(清顺治七年),以哈巴罗夫为首的沙俄侵略军强占雅克萨,修筑城堡,并以此为据点,不断向黑龙江内地深入,世居雅克萨一带的达斡尔族被驱赶到嫩江流域。

从1650年代开始,清政府便组织力量对沙俄入侵进行反击。但效果不好!1683年,清军将沙俄在黑龙江下游建立的据点均予焚毁,使雅克萨成为孤城。

清政府平定“三藩之乱”以后,决心收复失地。1685年(康熙24年)6月24日,3000清军开始围攻雅克萨城,并击败沙俄援兵。俄军伤亡惨重,头目托尔布津乞降,率军撤至尼布楚(今涅尔琴斯克)。清军赶走俄军后,平毁雅克萨城,撤回瑷珲。不久,俄军卷土重来,重建并盘踞雅克萨城。

1686年7月,清军2100余人进抵雅克萨城下,8月开始攻城。俄军头目托尔布津被击毙,但俄军仍继续顽抗。清军遂改为围城。俄军被围困近年,战死病死很多,826名侵略军, 最后只剩66人。雅克萨城旦夕可下,沙皇政府急忙向清请求撤围,同意遣使议定边界。清政府答应所请,准许俄军残部撤往尼布楚。第二次雅克萨之战结束。1687年8月,清军全部撤离雅克萨,返回瑷珲城。

1689年9月(清康熙28年8月),清政府与沙俄签订了《尼布楚议界条约》,规定以外兴安岭至海,格尔必齐河和额尔古纳河为中俄两国东段边界。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均为清朝领土。雅克萨城仍属中国。

五.《尼布楚条约》为什么以外兴安岭为界

清朝初年,外东北只有人数很少的土著渔猎部落居住。沙俄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哥萨克亡命徒到达后,自然无人能敌。沙俄入侵者在雅克萨一带建立军事城堡作为据点便可称霸一方。当地土著部落向清政府求救,清政府当然要保护自己的臣民。从1650年代开始,清政府便组织力量对沙俄入侵进行反击,开始是从宁古塔出兵,后来改为以瑷珲城为基地。最后两次雅克萨之战,最终迫使沙俄谈判求和。

清政府出兵外东北完全是为了保护当地臣民并捍卫天朝威仪,清政权在外兴安岭以北实在没有什么实际利益,两次雅克萨之战,清政府都允许沙俄败军撤往尼布楚(涅尔琴斯克)就说明这一点。所以最终以外兴安岭为界与沙俄签订了《尼布楚条约》。

六.清朝为什么不出兵西伯利亚?

1644年清朝入关前,一直在与明朝作战,在辽东攻城略地,进入关内骚扰抢掠。

清朝1644年入关,到1660年代中期才平灭明朝残余势力。后来又有三藩之乱,平定台湾,在外东北打击沙俄侵略,反击准格尔蒙古进攻。

清康雍乾三朝,蒙古准格尔汗国(漠西蒙古)一直与清朝为敌,严重威胁清朝安全。康熙还曾御驾亲征准格尔。直到乾隆年间才利用准格尔内部分裂平灭了准格尔汗国,开190万平方公里新疆国土。

乾隆年间,除征讨准格尔蒙古外,还曾出兵大小金川,出兵越南,出兵缅甸,出兵廓尔喀,平定新疆回部叛乱。

请问,清政府应该在什么时候出兵西伯利亚?

另外,清政府出兵西伯利亚干什么?为喀尔喀蒙古开辟牧区?问题是喀尔喀蒙古自己为什么不去开辟西伯利亚呢?1659年清朝名义上接收漠北蒙古时,漠北蒙古的管辖范围就不包括西伯利亚。西伯利亚对于清朝政权根本没有实际利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