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二十二章 席卷印度

随后几天,英军主力虽然不断向解放军第二十三军防守的阵地发起一次又一次疯狂的进攻,每次都被撞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尽管英军的兵力三倍于我军,却无法突破我军的钢铁防线,英军又不敢向左右分兵迂回,生怕陷入解放军的包围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北边被包围的部队一点一点被解放军消灭掉。与此同时,解放军分别加强了对被包围的英军第七集团军、第八集团军和第十一集团军的政治攻势,由于已经有了前期大批英军俘虏得到优待的生动榜样,通过耐心宣传,发生动摇的英军官兵越来越多,许多官兵主动跑过来向解放军投降,特别是印度兵,经常出现成群结队跑过来的。最先覆灭的是最晚被围的第十一集团军,由于该股敌人已经被分割成三块,几乎所有的炮兵都被解放军消灭,所处地形又无险可守,而围攻该集团军的解放军却是最多的,到了32日下午4点残余英军的五万多在集团军司令的率领下向解放军投降。

随后解放军第九军率领经过扩充的旁遮普师16000多名指战员和大批来自孟加拉省的地方干部,大踏步向西挺进,他们在先期到达旁遮普并逐渐壮大起来的武工队的配合下,兵不血刃就解放了拉贾省省城佐德浦尔,在36日晚上到达卡拉奇以东180多公里的海得拉巴。驻守海得拉巴和卡拉奇的英军有一个军,该军有一个英国师、三个印度师,两个城分别有两个师驻守,如果英军士气高昂,齐心协力据守,他们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无奈此时英军上下普遍情绪低落,屡战屡败、损兵折将的阴影在部队中不断弥漫,远道而来的英国人思乡、厌战情绪越来越浓厚,而三个印度师的基层官兵中目前都建立了地下党,接受科学民主主义的先进思想和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召唤的官兵越来越多,而这些部队中高级军官全部都是英国人,他们不但自己的信心低沉,而且对印度官兵的信任度也越来越低,在这种背景下英军想要抵挡解放军前进步伐,当然是痴人说梦。当解放军第九军到达海得拉巴不久,最前沿的印度官兵就杀死了英国军官,让出了阵地,解放军很快就杀进了城,大批受到人民党影响的印度官兵纷纷宣布起义,只有6000多人被英国军官裹胁着往卡拉奇方向逃跑,正好陷入第25师的包围圈,除了极少数负隅顽抗被击毙外,大多数都乖乖做了俘虏。摄于解放军的强大压力,在卡拉奇的英国师和被裹胁的印度师,在37日傍晚乘船逃往伊朗,过来不到两个小时,第九军特种师和旁遮普师和平进驻卡拉奇,随后一个星期,以卡拉奇为省城的信德省全部解放。

当英军第十一集团军高层决定投降后,先向克罗尔顿元帅通报了他们的决定,他一边发电报劝阻,一边带着部队往南撤退。解放军第三军主力部署在敌人的北边,两翼只有特种师和一些武工队,他们尽自己所能在敌人侧翼狠狠打击逃跑的敌人,第三军主力也在发现敌人撤退以后全力发起反攻,只用了40多分钟就全面突破了敌人的阻击阵地,消灭了近两个师的敌人以后,他们继续向逃跑的敌人追去。第十九军、第二十八军、阿萨姆军区部队也在被围英军投降后全力向南挺进。而比哈尔军区部队在收尸战场和收容俘虏以后,也陆续派出部队往西进军,他们在随后一个星期时间里解放了古吉拉特省。英军第十集团军和第十二集团军一路不停往南奔逃,沿路不断有印度兵开小差,直到在布罗奇过了纳巴达河才停下来固守,克罗尔顿元帅命令手下仔细清点了人数,只剩下十九万六千多人了,他把两个集团军合并,组建为新的第十二集团军,纳巴达河上的大桥也被他下令炸毁,显然他指望能够利用纳巴达河阻挡解放军的追击。

英军第九集团军主力从224日逃到贾尔冈以后,解放军中印军区六个师、第二十四军特种师、第71师及两个独立旅的指战员并没有立刻进攻贾尔冈,而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派出更多的武装工作队深入到广大农村,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即使在敌人的后方,武工队的工作同样扎实有效地开展起来。由于在苏拉特和孟买附近都出现了解放军武工队活动的迹象,使得英军不敢掉以轻心,连续派出五个师约六万人马退回孟买和苏拉特,沿途还不断遭到解放军的袭击,损失了七千多人,虽然贾尔冈一直没有遭到正面袭击,但到了27日以后,与后方的联系通道都被解放军控制,英军派出部队出来清剿,几乎每次都被打得鼻青脸肿,只能龟缩在孟买、苏拉特、贾尔冈附近固守。受解放军连续胜利的鼓舞,在孟买的人民党组织也得到蓬勃发展,特别是在工人、平民和贫苦农民当中发展最快,在英军的印度基层官兵中,地下党也站住了脚。而在这些城市的英国殖民者及其印度走狗却是惶惶不可终日,每天乘船离开的人越来越多,大量从印度地区掠夺的宝贵财产也被带走,这种悲观失败的情绪也日益感染了英军官兵,造成英军的士气进一步地衰落。

英国的上层最近这些天是吵得不可开交,除了互相指责、推诿以外,对于英军是否要在印度地区坚守以及能否守住也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争取守住孟买、苏拉特、贾尔冈三地,实在受不住再撤退,沿海能够调集的船只全部被海军征用。为此英国又从本土和各个殖民地调集了二十万人马赶往印度。在英军炸毁布罗奇以南纳巴达河上的大桥后,解放军第十九军、第二十八军、阿萨姆军区部队在33日直接从印多尔一带穿越温德亚山脉,并从当地地方部队架设的浮桥通过纳巴达河,在贾尔冈的六万多英军由于一直忠实地执行了上峰的命令,没有向东突围,最终在34日被解放军主力团团围住。英军根本不敢派兵过来支援,而是在苏拉特和孟买郊区抢修工事,准备固守。

在两城之间的果阿-达曼-第乌是葡萄牙的殖民地,由于解放军收复故土的决心是举世闻名的,在解放广东省的时候也果断收复了澳门的主权,不过对葡萄牙的正当商人还是很客气的,人员安全和财产都得到了保护,双方虽然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但贸易往来却通过澳门这个窗口逐渐展开,葡萄牙政府通过在北京联络处的外交官向我国外交部试探对葡属印度的态度,得到的自然是收回一切故土主权的答复,对于葡萄牙的正当商人和居民还是能够得到保护的,甚至教会活动也一直能够正常开展,教会办的学校和医院都受到了鼓励和保护。葡萄牙当局感到能够打败强大英军的解放军要收复葡属印度是很轻松的,葡军进行抵抗也是徒劳的,只会让自己的官兵流血,却不会有任何回报,所以葡印当局最近一直在加紧转移值钱的东西,大多数葡萄牙人也乘船回国了,但也有些在澳门就与新中国来往的公司、教会和相关人员留了下来。

解放军对于被包围的英军一直以政治攻势和军事攻势双管齐下的方针进行,到了33日,在东线的英军第七集团军残部投降,整个印度东部地区全部解放。英军第八集团军一直坚持到310日,弹尽粮绝的英军残部被迫投降,英印集群前任司令蒙克利元帅也乖乖做了俘虏,虽然他一直很顽固,但仍然受到了优待,他的家族很有钱,过了两个星期就花了两百万美元赎回,不过他可不敢再回英国,悄悄隐姓埋名在美国定居,后来他还写了回忆录,赚回来许多钱,也算为自己在印度战争中的艰辛获取一点回报。在贾尔冈的英军由于有充足的弹药和粮食储备,加上英军各级军官对部队控制得比较严,所以他们一直拒绝投降。这些天解放军在进攻敌人外围工事和使用狙击手、炮火袭击又消灭了12000多敌人,解放军的地下党仍然通过自己大胆耐心细致的工作,在部队中发展了党组织,当我军在311日凌晨2点发动全面进攻之前,最前沿的两个半印度旅在阵前起义,我军迅速穿过这片阵地向敌人纵深前进,我军的优势炮火也彻底摧毁了敌人的抵抗决心,战斗持续到上午9点多全部结束。

这些天英军不断向孟买和苏拉特增兵,两个城市的兵力都达到了20万。而解放军也调集了重兵往这里集结,并在312日进驻果阿-达曼-第乌地区,从而使得我军可以从南、东两个方向打击苏拉特之敌,而打击孟买之敌的方向达到三个。解放军还把两个最强大的炮兵师都调到了孟买,从国内运来的50辆新型坦克和缴获修复的23辆坦克也全部上了前线。315日凌晨1点,解放军的上千多门大炮同时向孟买的敌人发出怒火,很快敌人的炮兵阵地和前沿阵地全部陷入火海之中,10分钟后我军的73辆坦克集中在一起从东向西猛攻,解放军的步兵也紧紧跟随着向前冲锋,跟着步兵前进的迫击炮和小型榴弹炮也不断消灭敌人的火力点,这是人类历史第一次出现坦克集群的冲锋,本来就士气不高的英军尽管进行了顽抗,但这样强大的攻势岂是敌人能够抵挡的,很快敌人的第一道防线就被全面突破。许多战壕坦克过不去,解放军工兵能够及时跟进,加起钢板桥或者抢挖出通道,保证了坦克的前进。

战斗进行到上午9点多,解放军就从东边攻进了孟买城,而南边和北边的英军阵地也被英勇顽强的解放军突破,这时候在孟买城里的大批印度士兵和工人平民举行起义,他们从负隅顽抗的英军后面狠狠插上一刀,彻底动摇了敌人抵抗的决心,见识不妙的英军急匆匆往海港逃窜,解放军的坦克群如人无人之境,狠狠向敌人的心脏插去,大批敌人来不及逃走被我军的坦克甩在后面,由于英军在孟买欺压、剥削百姓的暴行一直被群众刻骨铭心,许多英军被起义的群众打死,反而是主动向解放军投降的英军逃脱了死亡的悲剧,到了下午5点多,英军自以为可以守一个月的孟买城全部解放,有五万多英军在孟买港乘上轮船逃走,丧心病狂的英国海军在撤退时向孟买城狂轰烂炸,引起大片民房倒塌和着火,造成12万群众和上千解放军死亡,在最后离开印度次大陆的时候还要对人民犯下滔天血债,解放军的远程大炮也紧急运向海边,根本顾不上构筑什么工事就开始集中向最靠近的敌舰船射击,击沉敌人两艘运兵船和一艘军舰,迫使敌人加速逃离。在苏拉特的英军看到城防更坚固的孟买都在16个小时之内被全部攻克,再也没有固守的信心了,大批英军在15日下午一点就开始撤退,在苏拉特南郊和东郊的解放军也在这个时候向敌人发起猛攻,许多印度官兵也在战场起义,加速了敌人败亡的过程,经过3个小时的战斗就攻进了城,参加起义的印度官兵也越来越多,大批来不及逃走的英军乖乖做了俘虏,到了晚上10点多,整个苏拉特全部解放,有近十万英军乘船逃脱,至此整个印度地区全部解放。

解放军尼泊尔军区主力和孟加拉军区第一、二师在228日开始往西挺进,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解放了幅员广阔的旁遮普省和喜马拉雅山脉西端的克什米尔、查谟、喜马偕尔和拉达克地区,这些地区自古就是西藏文明圈的组成部分,也是清朝的藩属,特别是喜马偕尔和拉达克地区,原居民基本上都属于藏族血统,讲藏族方言,信仰藏传佛教。在1858年以后这些地区相继被英国殖民者侵占,现在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解放军塔克省军区部队,在310日也克服了重重困难、翻越雪山与尼泊尔军区部队在这一带胜利会师,解放军西北、西南两个战略区第一次直接相连,从此以后,来自塔克、新疆、甘肃等地的大批穆斯林干部群众可以从这里直接进入旁遮普、信德省工作。克什米尔、查谟、喜马偕尔、拉达克和西藏阿里地区合并,成立了河源省,意为印度河源的意思,省会设在喜马偕尔的西姆拉市。虽然西藏上层对于阿里地区、藏南地区及亚东等地相继划划出西藏省有所不满,但藏传佛教在喜马拉雅山南边的广泛传播给整个西藏的佛教徒带来的喜悦最终还是抵消了这些影响,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在4月份就亲自南下,在喜马拉雅、尼泊尔和河源三个省传经送宝。塔克省与西藏省的公路也不用像后世那样通过险象环生的喀喇昆仑雪山,而走喀喇昆仑山口,到达吉尔吉特,再通过喀喇昆仑山东麓的较低海拔大峡谷地带,直到狮泉河,使之变得便利,这样只要加强维护,可以基本保证常年通车,从喀什通往拉合尔的公路和铁路在4月初全面投入建设。

人民党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也赢得新解放区宗教界的赞赏,旁遮普、信德和孟加拉省以伊斯兰教为主,那里的干部战士都是穆斯林,而喜马拉雅、尼泊尔、河源省以藏传佛教为主,阿萨姆、曼尼坡省以佛教为主,加尔各答直辖市则是各种宗教都能传播,并能够和平相处的地方,其他地区自然以印度教为主,还有锡克教等小宗教,此外大批基督教徒同样得到了平等对待。由于佛教起源于印度,并在整个中国影响最为广泛,使得许多印度知识分子感到自豪,觉得新中国的强大也有印度文明和宗教的影响,中国古代最强大的唐朝都要派玄奘来印度取经,可见佛法的确无边,使得大批无奈之下接受印度融入中华文明圈的人士找到了精神支柱,研究佛教和信仰佛教的印度斯坦人也越来越多,许多印度知识分子还在研究历史的过程中发现大量印度文明传播到中国的例子,从而更加确信古代世界四大文明中的两大文明的融和,是符合历史进步潮流的,在人民政府和教育部门的推动下,这些研究成果被广泛传播。与此同时,先进的科学民主主义思想、民族平等、人人平等、男女平等的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在这里的人民尽管宗教信仰不同,但并不妨碍大家对真理和幸福的探索,大家都可以信仰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和发展的科学民主主义,都可以加入中国人民党,一心一意要把国家建设好,人民安居乐业、生活越来越幸福,这既是以李得胜为首的人民党中央的决策,也是广大新解放区人民的共同心愿。

据英国殖民当局统计,1901年整个印度殖民地人口大约为2.38亿。可是到了一百多年后,整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不丹加起来达到了13亿,这么庞大的人口严重阻碍了当地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其实后世的印度也是世界上最早提出计划生育观点并付诸行动的国家之一,早在1952年,当人口还是三亿六千万的时候,已经推行家庭计划,无奈缺乏强有力的领导和措施,加上各个民族之间的矛盾、各个阶级之间的矛盾,从来没有进行过彻底土地改革和废除腐朽落后的种姓制度的印度的计划生育工作阻力重重,尽管跟自己比进步也不小,但比起从七十年代末期才大力开展计划生育的新中国,就逊色多了。人民党和解放军在取得印度地区全面胜利以后,计划生育的国策自然要开始逐步推行,宣传教育自然先行一步,在政府公务员、学校、医院和国营工厂慢慢推开,再逐渐向经过土改得解放的农村推行,其实土地就这么一点,多生子女的痛苦每个人都可以体会到,随着文化教育的普及,妇女地位的不断提高和各种避孕措施的到位,加上行之有效的配套奖惩措施,此时世界人口最多的新中国在人民党的正确领导下,还是能够把人口控制住,使得子孙后代永远可以享受到这项国策推广的好处。

在印度解放前后,这里一直都在遭受流行瘟疫的袭击和折磨。据大罗振华查阅电脑中的史料记载,19031月至8月,印度广大地区发生瘟疫,死亡60万人,其中旁遮普邦就死亡了13万人。从19041905年,孟买及西北部各省和旁遮普邦发生瘟疫,平均每周死亡1.8万人,有几周超过4万人,合计死亡超过100万人。1906年到1907年,印度瘟疫继续流行,死亡167.27万人。1908年,印度持续长时间的瘟疫开始趋于平息,死亡14.87万人。1910年至           1913年,中国和印度发生淋巴腺鼠疫,流行期间,死亡数百万人。1917年至1919年,世界流行性感冒夺走了印度1300万、美洲50多万和非洲与欧洲无数人的生命,计死亡2500万人。1921年印度霍乱流行,造成50万人死亡。同期发生淋巴腺鼠疫,造成数百万人死亡。1924年,印度再次发生霍乱,死30万人。1926年至1930年,印度天花造成惊人的疾病灾害,死亡50万人。这些血淋淋的事实表明,在英国殖民当局的统治之下印度贫苦人民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揭示了为什么过去印度人口增长没有那么快的奥秘,也可以看出当时的卫生医疗水平和条件非常差。

两个罗振华都非常重视卫生医疗事业的发展,通过最近九个月的研究和发展,大量先进的抗生素研制成功,能够增强人体抵抗力的中草药也开始批量生产,能够抵抗天花、霍乱的疫苗也开始投入生产,由于药品产量的提高需要时间,目前只能够保证前线的解放军指战员、各级人民政府干部和支前大军使用,此外内地与新解放区的交往日益密切,为了防止把疫区的病毒传到内地,所有回到内地的人员、车辆和物品都要进行严格的检疫和消毒,相关人员也要进行隔离学习,内地的相关干部群众也要注射疫苗或服用药物。不过只要按现在的态势发展下去,全国所有的老百姓最终都能够享受到先进的科技带来的卫生医疗条件。由于五个多月的中英战争和伴随着新解放区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带来的剿匪除霸斗争,使得印度地区的瘟疫流行加速蔓延,不但疟疾、天花、霍乱和鼠疫都在流行,还出现了白种人最害怕的流行性感冒,这场瘟疫还传到临近的伊朗、阿富汗、阿拉伯和中南半岛,甚至还跟着英国人传到了所有英国殖民地和欧洲、美洲,带来的灾难非常惨重。新中国的各级人民政府尽可能发动群众搞好环境卫生,采取消毒、隔离、灭菌等措施阻止瘟疫的蔓延,通过两年多时间的努力,终于在1908年底成功地控制了瘟疫,这期间死亡的人数仍然是非常惊人的。

由于这段时间内地与南疆新解放区的来往日益密切,数千万移民陆续来到这些地区,支援南疆新区的现代化建设,他们主要来到各个城市新区和新兴工矿区,成为这里走向现代化的领头兵。几十年后有些仇华的研究历史的人员发现,南疆新区的原驻民的比例明显下降,而且进入南疆新区的汉族人的死亡率特别低,因此指责中国人民党和解放军造成了大瘟疫的流行,甚至有人还猜测中国人使用了细菌武器。不过他们的观点没有多少人相信,因为这场空前浩劫从1903年就开始了,印度解放前后正是瘟疫的高发期,至于汉族人死亡率特别低其实也没有准确数据能够证明这一点,事实上所有黄种人的死亡率都比白种人低,说明流行性感冒更容易造成白种人的死亡,而且新中国率先研究成功多种抗生素,自然会减少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人的死亡率。至于整个南疆地区各个民族所占比例的变化,这是中华民族大融和的结果,整个南疆有汉族血统的人的比例在几十年后超过了60%,其实全国各地其他民族的人数都有大幅度的增长,甚至具有欧美的白种人血统的就超过了一千万,说明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和睦,也保证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持续发展,全国人民在逐步走向融和的过程中,生活越来越好,寿命越来越长,大家都能够享受到幸福的生活,所有中国人都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自豪,大量的外国人为了能够当一名中国人而努力奋斗,都可以充分证明中国人民党和解放军是真心实意为人民的,代表了全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后来人们发现,这些反华分子要么是与新中国敌对的帝国主义国家的人,要么是土改运动的受害人的子孙,他们的内心世界一直仇视新中国,当然会造谣中伤蓬勃发展的新中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