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我爱空姐

第一章



“下班了,下班了,”小林从位子上站起来用铅笔四下敲敲,“望海路新开了家咖啡店,情调不错。今天是周末,有没有兴趣过去玩玩?”
对面叶美眉蹶嘴埋怨道:“讨厌死了,干嘛不早说?我上午就约好朋友逛街了。不过如果你买单的话,我宁可做一回背信弃义的小人。”
卫哥和子文都笑着答应去,四个人的目光照例集中到我身上。
“放松一下吧,别累着自己。”卫哥半劝说半关心,他是我们委托组的组长。
我硬着头皮道:“不了,谢谢,我晚上还有点事,你们去吧。”
几个人失望地相互看看,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不再勉强,谈谈笑笑地收拾东西出门走了。
听到门关上了声音,我松了口气,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放下笔,呆呆地望着屏幕出神。过了几分钟,我猛地从沉思中惊醒,随手上网打开以前的老邮箱,不出所料,里面塞满了各种邮件,不愿意多看,全部拖进了垃圾箱,等再过些日子心情好的时候看吧,既然下决心告别过去,就不能有半点拖泥带水。现在的我不是生活得很随意自由吗?
周末,一个人的假日。这种感觉真好,我心中充盈着不可言状的快乐,起身关灯出门。刚到门口,门突然打开,一阵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和进来的她都吓了一跳。
原来是芮助理,公司的大眼美女,小林说她象关芝琳。
不知何故,从招聘会上她见我第一眼起就好象有特别的关心和熟悉,对此我的理解是一见如故,而不是一见钟情。我不喜欢自我陶醉,更清楚自己份量,没有姚明般的身高和周杰伦的酷气质,也没有刘德华那张大众情人的脸,不至于一次相见就令现代社会培养出的实际而功利的女孩子们愿意以身相许。
很难说这种一见如故对于公司正式聘用我有多大作用,正如我不知道芮助理在背后帮了我多少忙一样,反正进入公司以后,感觉一切都很顺利,每次初来乍到的我不知所措时,她会恰到好处地笑盈盈出现在面前,然后替我轻松摆平。她做得那么自然和不露痕迹,以至于只有我本人才能深切感觉到平淡下的关怀,组里其它四人根本毫无察觉。
她从未在我面前表过功,我也没有对她正式说过谢谢,我们甚至没有单独交谈过一次,也许这种谢意只能放在心里。卫哥不喜欢她,评价她太精明、太实际,没有女孩子气。叶美眉反驳说你是希望天下的女人都象你老婆一样傻乎乎随你怎么骗。
“他们都下班了?顺便过来看看的,”她朝里面看看,边转身边说,“一个人度周末?我知道附近有家咖啡厅不错。”
这可以理解为向我发出邀请,作为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很难得的主动。何况是象她这种身份、这么漂亮的女孩。我暗暗叹了口气,又是见鬼的咖啡,我真的只想单独度一个周末,于是面不改色道:“当然不会,我约了人到医院看望一个生病的朋友。”
“是吗?那就算了,随便说说,”她没有露出一丝扫兴的神情,神情自若说,“建议你就在公司附近买鲜花,价格便宜,花又鲜艳,比医院门口的好多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正搜肠刮肚地想说些什么,“叮”,电梯到了,该死的电梯!平时要等老半天,今天居然这么快。我们上了电梯后才发现公司老总郑老板也在里面,冲我点点头后,他对芮助理道:“客人已经送过去了,你真的没空陪一下?他们都和你熟悉,没有你在场活跃气氛可不太好,”
她犹豫一下:“恭敬不如从命,我只好打电话给朋友推掉活动了。”
这一霎那我有些明白过来,刚才她是专门来约我出去的。莫名其妙的感动之余,心里有一点点疑惑:我有哪点突出?我凭什么能获得她的青睐?在公司我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职员,而她是高高在上的总经理助理,她为什么这样主动?
带着不解和隐隐的心跳,我回到租居的永关大厦。这是一幢商业、民用综合楼,一至七楼是商场、酒店、宾馆,八楼以至二十层是住宅区。我租的房子在十八层,每天等电梯都要好长时间。不过没关系,今天是周末,时间完全属于我。
夹在一大堆面无表情的人群中等待,每个人的眼光只看着不断跳动的数字,也许当中很多人想和身边的人聊几句,可是不知如何开口。
“哗…….”,接着是一个女孩子惊呼的声音,所有人都下意识回头看,原来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手中装书的小纸箱被刚刚跑出去的小男孩莽撞地碰掉到地上,里面的书散落了一地,她脸涨得通红手忙脚乱地收拾。
“叮”,电梯到了。
我迟疑一下,决定不上电梯而过去替女孩捡书。这样做不是因为我有乐于助人的好习惯,恰恰相反,我从小所受的教育告诉我,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世上没有无偿的付出。只是等电梯的人太多,这一趟肯定装不下,我不愿意与别人挤得象沙丁鱼,还有一个原因是,刚才拒绝芮助理的内疚使我要做一些事平衡自己。
女孩边飞快地整理书籍,边抬头道:“谢谢。”就在她低头下去前一瞬间,我已看清她的模样,长发披肩,清秀的脸上不施粉黛,最突出的是一双明亮柔和的大眼睛。
看看电梯高高在上,我搭讪道:“这么多英文书,都是你自己看?”现在的女孩子仅仅应付于休闲、娱乐、消费、美容,时间已经不够用,连谈恋爱的过程都精简了许多,从相识到上床,或许还没有试一件衣服用的时间多,哪有工夫静下心来看书,会不会只是装饰书柜用的?
她抿嘴笑笑:“你说呢?你看看是些什么书?”
昏,这些书的题目我一本都没看明白,大学四级英语的功夫全留到学校了,现在只有证券方面的单词勉强记得一些,我答非所问道:“看书呢,应该一本一本地买,如果一下子四五本在手,会有饱眼的感觉,结果什么也看不进。”
她果然被我的话题引开了:“不会吧,我最喜欢看新书的时候旁边还有几本放着,心里踏实。”说着站起来,嗬,她的个子果然很高,一时间让我产生比她矮的错觉。之所以说是错觉,我自信以自己1.78米的身高还算可以,女孩子如果有这么高可以打篮球了。生理学家说过,由于女性凹凸起伏的身材,在视觉上容易产生扩展效果,看起来要比实际高度高许多,所以人们对电线杆熟视无睹,可如果有棵和电线杆一样高的树,人们会说这是参天大树。
瞧她至少有1.68米吧,至少可以让一大半的追求者知难而退,如果再穿上高跟鞋,呵呵……
关于书的话题不能再谈下去了,否则要露怯,我的原则是不知说什么的时候就什么也不说,特别是对刚刚认识的女孩子。我的性格和所接受的家教使我不可能说出油嘴滑舌、貌似幽默实质无聊的话,于是又恢复安静的等待。
电梯终于下来了,一起走进去后我按下18再问她:“你在哪一层?”
“一样。”
“真巧,怎么从没看到过你?”我很惊讶,即使她素面朝天,也难遮天生丽质的风情,何况这么高挑的身材也是引人注目的。
她笑了一下:“我也从没看到过你。”我注意到她的牙齿洁白而整齐,算得上叫“齿若编贝”。
“我刚搬来几个月,是新房客。”
“我也是。”她好象不太喜欢与陌生人交谈,与我脾气有点相近,不过就两人在里面,不说话太沉闷了。
电梯中途停下,上来几个兴奋得满脸红光的人,用不知哪儿的方言哇里哇哪说个不停,我们不禁各自退到角落里。好容易捱到18层赶紧下来,两人会心一笑。
“你在哪一间?”我随口问。
“1806。”
我更奇怪了:“真的很巧,我在1808。”我们之间只隔了一家,相距这么近,居然一次都没遇上,真应了天涯咫尺这句话,若不是在电梯口我心血来潮帮助她,也许根本没机会相识会一直遗憾下去,虽然我不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
她一甩长发:“很荣幸,认识了一位好心的邻居。”
“我更荣幸,认识了一位漂亮的邻居。”
我们在门口停下,彼此看看,笑了笑,各自开门进去了。很明显,我们都没有邀请对方作客的意思,更谈不上进一步交往,很好,我喜欢这样,君子之交淡如水,水是最纯净的。
一进由我自己布置的温暖的小屋,深深吸了口气,换上宽松舒服的便服,放松地躺到沙发上,随手打开电视翻到新闻频道,随便看了会儿,又坐到电脑面前上了几个喜欢的网站,发了几份贴子,此时外面天色已晚,打电话叫了份外卖。楼下就有餐厅,送菜送饭方便得很。如果小林他们知道我拒绝到外面喝咖啡只是为了回家一个人叫外卖看电视,一定会认为我是个怪物。只是他们哪里懂得一个人独处的逍遥和快乐。
“叮咚”,门铃响了。现在餐厅的服务越来越好,才五分钟就送上门了,要鼓励一下以保持这种优质高效的服务。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刚刚认识的邻居,高个子女孩。
她笑盈盈地端着个纸杯道:“感谢你刚才的帮助,这是我煮的原味咖啡,请品尝一下。”说着将杯子递给我,我才说了声“谢谢”,她已经一甩辫子转身走了。
好有情调的女孩子,我愣愣地直看到她关上门,才想起是否应该说一句“真香啊”,嗨,我的缺点就是面对女孩子反应不够快。我注意到她上楼时头发是直披的,现在扎成了马尾辫,还是这样好看些,显得活泼而有朝气。
面对热气腾腾的咖啡,我苦笑不已:推脱了两处喝咖啡的邀请,没想到回家后还是要喝咖啡,说明命中注定的事是躲不过的。
轻啜了一口,浓郁幽滑的香气直沁心脾,一句刚才就该说的话脱口而出:“真的好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