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通讯社】我和我的军人老爸 『子夜随笔』

乌龙山通讯社 收藏 15 1194
导读:【乌龙山通讯社】我和我的军人老爸 『子夜随笔』

     小时候,老爸常对我说:“一个合格的军人,要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样在遇到突发事件时,才能临危不乱,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只有做到这点,才能做到无怨无悔的服从,不会让个人的恩怨,影响了自我的判断力。”可我偏偏是个性情中人,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老爸说我是“黑白无常”。

     在我家里,我和老爸是对立的阶级,老妈呢?则是两面派。人都说东北人特犟,俺老爸就是最好的代表,可偏偏俺又继承了他这种基因,每每我们唇锋相对后的结果就是,我被一顿爆打,一开始我还是哭天摸泪,后来就是打死也不哭,老爸拿我也是没辙,每次认错时也是老爸先投降。后来我发现,每次打过我之后,老爸总是好几天有时间陪我,然后问“大姑娘想要什么呀?老爸给你买,”之后就是百般的哄我,于是乎,我就心生第三十七计“以疼换疼,"就是用皮肉之苦,换取老爸的疼爱,如果几天见不到老爸了,他回来时又不看我一眼,我就会找茬气他,然后心疼他脸上爆起青筋的同时,再期待他打过的哄,可没过多久,也许是我使用此计的频率太多了,让他太伤心了,还是他没时间管我了,老爸决定把我送走,(到外地上学)可我太犟了,就不肯承认我是故意的,其实就想让老爸多疼我一点。
   

      我的第三十七计从此就没登上兵谱。失败呀!

      如今快十年过去了,我成了一名人民教师,也算为人师表,虽谈不上是柔情似水,但也算窈窕淑女。所以老爸现在总是说,他最成功的抉择,就是把我送走,否则兵营里又会多个假小子,每到这时我就会说:“老爸,其实是我无颜在这里混,人都说将门无犬子,可一个长官的爱女,竟然天生是平足,而且还恐高,您不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吗?唉!惭愧呀!我变成现在这样,是上天的安排,也是对你老的戏弄呀!”      
     
      老爸说:“这纯属狡辩。”
    
      我和老爸有很多的故事,现在想想彷彿就是昨天的事。

      记得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两棵樱桃树,每到春暧花开的时候,就会招来很多的蜜蜂,我就喜欢捉蜜蜂玩了,惹的它们到处嗡嗡的,那时不懂得它们是在采蜜,还以为它们是在玩呢!也不知道它们会蛰人,要不借我几个胆我也不敢惹呀!

      一次被我惹急的蜜蜂真的蛰了我一下,我“哇”的一声就嚎开了,爸妈都跑出来问我怎么了,我指着那乱飞的蜜蜂说:“它咬我。”老妈一边吸着我被蛰的手,一边骂着“活该!一个丫头片子,整天疯这个。”旁边的老爸说:“你看你,说什么呢?”每次老妈骂我,老爸都会英雄出场的,然后给我讲一些大道理,这次也不例外。老爸给我讲,蜜蜂是在授粉,要不你就吃不到果子了..............最后说它蛰了你,你只疼一会,可它却以死为代价的。我停止了哭,说老爸为什么?老爸又接着讲什么什么的,最后问我你明白了吧!以后别打扰它们工作了,我似懂懵懂的点着头。结果又哇的一声哭起来,老爸说:“明白了还哭?”

      我哭着说"我想给它开追悼会。”

      老爸“啊......!这孩子?我是整不了”,指着老妈说,“还是你上吧!”

      最后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不哭的,也许是老妈拿什么糖把我哄好的吧!要不我也不能到现在有几颗大虫牙。

      现在老爸总拿这事取笑我,“我大姑娘是谁呀?人家都给蜜蜂开过追悼会。”

      哈!好玩的童年,幼稚的我。




                          乌龙山编辑部--母夜叉孙二娘
                            2005年10月18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