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几位楼主的词,觉着有些味道,今天去一个文学网站潜水时,偶遇一贴。先读了,有捧腹之感,其后思之,又不知是什么滋味。
那个错乱的年代,人才弄去放羊了!
——————————————————————————————————————————————
 

知青诗抄十七首

邢奇

(1968)

推荐者按:伟大领袖毛主席挥巨手号召上山下乡是1968年底大约12月份的事。而其实在此之前一年,也就是1967秋季,已经有一小批人自愿下乡到内蒙古锡林格勒盟,东乌珠穆沁旗(简称东乌旗)去了。算来到1997年,整好是三十周年。事后看来,上山下乡运动对老三届来说,犹如一场飞来横祸,最后也以散伙告终。但当初亦非完全没有野趣。这里选载的是最初这一小批知青中的人写的插队诗。尽管现在看来,有些语句显得过时,但都是当时真情的记录,故不加修改,选录其中小部分于此。

离京路上

天高眼阔,纷纷事,都来眼底。

十几年,课本压顶,凭楼面壁。

风雷一起燕山崩,石雨

四溅兵马洗。

干革命跟着红太阳,毛主席。

今去也,东乌旗,纵马蹄,怀广宇。

笑庸人天下,斗室足矣。

未到草原先一笑,早知地非平如砥。

弄潮儿志在风雨中,大海里。

初到草原

白雪蓝天黄草,马嘶风吼狗叫。

歌唱可开喉,雪里扬鞭一笑。

一笑,一笑,别有一番风貌。

登山

莫道登山满眼荒,君请看,马牛羊。

炊烟几点,自是有风光。

一年四季风来去,为大地,换时装。

大自然里敞胸膛,千万里,一眼装。

回想城市,翻笑小院方。

人生何必守家乡,青山外,天地长。

这马倌,真他娘

晴天也冷夜真长,山已白,草更黄。

不怕马瘦,何人四蹄狂。

倏忽来前君请看,骑骒马,貌惶惶。

昨日马群又“胎巴”①,四匹死,五匹伤。

尚缺一半,不知在何方。

夜里睡觉白天忙,这马倌,真他娘。

傍晚

傍晚如闻轻雷起,坡上尘头,马群饮水去。

五百匹马,结阵疾走,蹄声加响鼻。

草山余晖,衬在五色马群后。

人喊马嘶,溶入晚霞落照里。

雨牧

终日飘风冷雨,羊群奔逃,散入空蒙里;

雨浸衬衣面如洗,纵马圈羊,遍身寒栗起。

狂呼还把鞭举,截住前头,狠抽恨难已。

人生平顺无几许,说与老天,未必便服你。

马倌套马倒栽葱

马倌套马倒栽葱,

脑袋着蹄出响声。

观者倒吸凉气看,

起来无事很轻松。

串包

纱巾绕颈迎风飘,剽悍男儿去串包。

脸比平常多挂土,只缘擦上雪花膏。

马快俯身抱马脖

马快俯身抱马脖,一颠跌入发昏国。

缘何自找栽跟斗,初练完全照小说。

午后风起

早上一派好春晖,中午云遮风劲吹。

笨重皮袍方换掉,棉服出牧涕长垂。

夏牧

夏天放牧时间长,口渴心烦量太阳。

怀里尚余半块饼,一瓶凉水早喝光。

阵雨

晴天饱受日光浴,七月骄阳,无计回避。

草色发白,不再那样绿。

羊倌和羊,垂首全蔫屁。

忽然卷地湿风起,泼墨蓝天,顷刻无余隙。

雷滚羊咩马喷鼻,

羊倌着急??又没带雨具。

雷击

马前躲雨羊在边,蓦地轰雷打马鞍。

马死人存落下病,一提此事便痉挛

暑气蒸腾

暑气蒸腾倦欲眠,蒙头趴在草中间。

马尼拍出两手血,一天蚊子乱如烟。(此句“尼”字疑为“屁”。)

骄阳似火

骄阳似火,不见云一朵。

能屈能伸要数我,且借马影一躲。

草地蚊子真多,坐骑踢腿摇脖。

人在马下正自得,一蹄恰中脑壳

下羊夜(一)

蚊子真多,下夜罪难说。

不断抡鞭人怒喝,

羊群迎风挪,挨打不退缩。

拉辆牛车,我往羊前拖。

靠在车旁唱支歌:

“想要逼死我,瞎了你眼窝……”(此句有趣有力,类于王朔的语言风格。)

下羊夜()

无星无月怕狼掏,手电高悬两丈高。

虽然算是新招数,一夜电池全报销。

下羊夜(三)

倦睫已闭耳强听,稍有异声便起惊。

狼窥之下守全夜,教人日久必神经。

回羊()

暮色苍苍生晚云,月出正隐半边轮。

信马随羊时侧耳,歌声别有牧归人。

大石满山

大石满山,石上羊撒欢。

已是傍晚闹犹欢,羊倌奔走挥鞭。

顾东难顾西,羊儿回窜留连。

打滚怪叫把羊圈,羊倌如同疯癫(实在叫人忍俊不禁)

回羊()

雪住风停天色沉,羊盘铲雪抢黄昏。

惊诧邻包忽显近,传声也比平时真。

牧羊(一)

千头攒动我为尊,马上羊鞭得意抡

好似统兵上阵去,一时自忘是何人。

牧羊(二)

地阔天空没有风,放羊闲煞色格腾②。

寂寞无人可共语,登山长啸两三声。

牧羊(三)

仰看浮云卧看羊,小山顶上白昼长。

云不耐看羊不动,怎生排遣这时光。
——————————————————————————————————————————————
不才属于百年潜水那种,半年来,一直在铁血白吃白喝,完了,拍拍屁股跑路。今天熬不过,终还是上来了。

不准骂我,谁要跟我急,我跟谁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