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抉择 第八章 第三节 登陆旅顺

当多尔衮与多铎还在揣测着孙露的军事意图时,他们绝没想到此时此刻明军的一只脚已经踏上了辽东半岛。其实不止是多尔衮、多铎等人,就连旅顺城中的老百姓至今也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先是城外海湾突然冒出的数十艘军舰,再是从城北掩杀而至的大军。放眼望去这黑压压一片的大军以及一排黑洞洞的大炮早就将旅顺的守军吓得魂飞魄散了。这些是什么人?他们从哪儿来?犹如惊弓之鸟般的清军不知所措地看着城外这群凭空冒出来的天兵天将。比起锦州、营口等辽东重要港口来小小的旅顺口历来就不是辽东的主战场。清军在入关后这里的守军更是少得可怜。两门土炮数百名的守军如何能抵挡得住明军来势汹涌的进攻。于是在几声试探性的炮轰后明军便顺利的使这座辽东半岛最南端的城池挂上了红底金龙旗。

“旅顺。恩,这地名取得好。当年太祖皇帝收复辽东时,也是乘船渡海在此登陆。至此一路风平浪静的收复了辽东。相信我们这次一定也能从此地重拾先人的荣誉。”城头之上看着一队队士兵快速的穿过长街黄得功朗声长笑道。

“是啊,能如此顺利的就占领旅顺城还真是出乎了大家的意料。我军从登陆到攻克旅顺竟然没遇到过一次象样的抵抗。真让人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鞑子的老巢呢。”此时的李定国同样又惊又喜的感叹道。之前指挥部也进行过多次沙盘推演以及实战演习。明军在登陆前可谓是设想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然而实际登陆旅顺时却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李定国甚至都觉得隐约有些失落了。

“怎么?李师长很希望咱们一上岸就遇上数万鞑子的热烈欢迎吗?”看着李定国有些失望的表情黄得功不禁哈哈一笑打趣道。

“哦,这倒不是。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我军在辽东半岛的头一个桥头堡当然是好事。我只是觉得叛军在此地的防守未免也太疏漏了。一个如此重要的港口竟然只布置了如此少量的守军。未免也太儿戏了吧?”李定国脱口而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这个只能说是鞑子没想到我们会从海上攻其老巢吧。李将军在加入我军之前也从未想到可以直接从海上进攻辽东吧。”黄得功微微一笑道。其实他本人在第一次接触到振虎行动计划时也曾惊讶不已。甚至在登陆的前一刻都在担心有意外发生。毕竟登陆战的先期总是最混乱的。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参谋部提供的情报所言非虚,满清确已外强中干。辽东虽是鞑子的老巢却同样也是鞑子的软肋。

“是啊。当初我听到首相大人的计划时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啊。没想到咱们现在还真这么干了。”吃惊归吃惊,可一想到自己现在已经踏上了辽东的黑土地。甚至在不久之后就能兵指盛京直捣黄龙。一种莫名的振奋在李定国心中油然而生。只见他兴奋的一个抱拳高声请战道:“军长,我们既然已顺利取得了旅顺口。那我部集合完毕后是否即刻起程与刘师长他们回合啊。”

“不。李师长你部当务之急应在旅顺先建立桥头堡以接应后续部队的登陆。我们虽已”黄得功摇了摇头果断的命令道。

“军长,属下倒认为我军现在还是应该趁着叛军还未来得极反应之机,迅速向整个辽东半岛进军。在旅顺只留一个团左右的兵力负责接应后续的登陆部队就行。”一直低头沉思的参谋长阎应元突然进言道。

“哦,阎参谋何以见得?按参谋部事先制定的计划我们第一批登陆部队的理应先完成旅顺口的工事并接应第二梯队啊。”一旁的监军梁权可侧头连忙向阎应元提醒道。

“梁监军,总参谋部下达给我们的是‘训令’而不是‘命令’。具体的情况还是要根据实际战况由我们临机处置的。”却听阎应元冷静而又果断的解释起来:“兵归神速,以奇制胜是我军这次行动的宗旨。至少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辽东的叛军是否真的象参谋部情报所言那样只有二万余人。而旅顺口也并不是辽东真正的重镇。之后我军还有营口、锦州乃至盛京沈阳等众多关外重镇要塞要攻克。万一在我军攻克这些关外重镇前,关内的叛军先得到消息入关增援的话。那到时候我军的进攻将受到极大的阻碍。”

“阎参谋说得是啊。攻城掠地,行军打仗士气是最重要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占领敌方重镇要塞,不但能打击叛军的士气,更能鼓舞我军将士的士气。机不可失,请军长三思啊。”正当李定国等人想进一步请命时。几个明军战士突然架着一个头领模样的清军上城头报告道:“报告军长,刚才四十一旅接手城中防务时搜查出到一个叛军头领。”

“哦?就是他吗?”黄得功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人后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居何职?”

“快说!”旁边的战士挥舞着刺刀跟着威吓道。

“将…将军…饶…饶命,饶命啊!”早已吓得屁滚尿流的那个清军头领,一边作揖一边乞命道:“小…小人刘贵。是…是这里的守备。”

“守备?那你就是这里的守将咯?那城中原有多少守军?你若老实回答,我们就不杀俘。”黄得功傲然保证道。

“回…回将军,小的确是旅顺守将,城中上下原…原有守军200百来人。”或许是得到了黄得功的许诺刘贵顿时觉得安心了不少,连说话也变得利索了起来。

“胡说!旅顺乃是辽东海防重镇。城中怎么可能才留有200守军。该不会是你们存心设计什么圈套想算计咱们吧!”李定国怒目一瞪,故意厉声向那刘贵呵斥道。

“将军息怒,息…怒。小的就算有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算计您那。”刘贵犹如捣蒜般连连磕头求饶道。

“好了,好了。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本将军。为何旅顺守军会如此少?你们在整个辽东的驻军分布又如何?”黄得功朝李定国使了个眼色后又宽声安慰道。

“是,是。小的一定照实说,照实说。”刘贵象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随即献媚着回答道:“回将军,大清朝在关外分别设有盛京将军府(驻今辽宁沈阳)、宁古塔将军府(驻今黑龙江宁安)和黑龙江将军府(驻今黑龙江爱辉)统辖各镇。”

“什么大清朝!那是伪国号。你们就是一帮犯上作乱的叛贼!”梁权可狠狠瞪了一眼纠正道。

听梁权可这么一喝刘贵心中的疑惑就更深了。虽然不知道大清朝什么时候成了伪国号,更不清楚自己算是哪儿一国的叛贼。不过现在的他可不敢得罪眼前的这群凶神恶煞。于是他连忙附和着回答:“是,是,是反贼。咱旅顺口就隶属于盛京将军府管辖。以前也算是个热闹的港口。不过自从摄政王带着大军入关后,关外的老百姓大多都拖家带口着一起入关讨生活去了。您说这关外的冰天雪地怎及得上中原的花花世界呢?能跑的当然都跑去中原了。如今留在关外的就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和深山老林里的野人了。加上这些年中原战事不断,辽东的驻军差不多都被调去了关内。这几年城里的驻军自然是越来越少。若不是几位天兵天将突然从天而降。咱这旅顺口也差不多都给人忘了。”

听完刘贵的一番唠叨后黄得功等人不禁面面相窥起来。刘贵提供的情况与总参谋部的情报基本吻合。如果他所言非虚那现在的明军确实可以放心的向辽东腹地挺进了。却见此时的黄得功沉吟了一下又进一步问道:“那如今盛京将军府由谁统帅?又有多少人马驻扎?”

“回将军,如今驻守盛京的乃是镶白旗的苏克萨哈将军。至于盛京到底有多少人马,小的就真的不知道了。”刘贵苦着脸回道。

“不知道?你小子该不会是想隐瞒什么吧!”李定国一把楸起刘贵大声吼道。

“不,不,小的,小的真的不知道啊。小…小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守备啊。”刘贵哭丧着脸一个劲的比划道。

“李师长放了他吧。看来他也只知道这些了。” 黄得功撇了刘贵一眼,朝李定国挥了挥手道。李定国见状这才将刘贵一把推倒在地,鄙视的问道:“你是汉人吧?怎么给鞑子做起了狗!还留起了这么条猪尾巴!”

“小的,小的是汉人。可谁叫辽东是满人的天下呢。只要留了辫子汉人、满人在辽东还不都一样吗。”爬在地上的刘贵不由老脸一红支支吾吾的解释起来。可一想起这几个人说的是汉语且来势汹汹刘贵不禁又好奇的抬头问道:“就…就不知几位将军是哪国人?”

刘贵的提问可把在场的所有人都逗乐了。难道搞了半天他们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搞清楚吗。还傻傻的问自个儿是哪一国人。强忍着笑意的阎应元不由蹲下来向刘贵解释道:“我们是大明朝的军队。是来收复辽东,解救辽东百姓的。”

“将军,您说笑了吧。小的以前是金州卫的千户,好歹以前也给大明朝卖过命的。这大明朝的兵勇绝不是穿成你们这样的。哪儿有这么好的衣裳,这么多火铳啊。那时三九严寒天咱们辽东的弟兄还穿着单衣呢。更别说火铳这玩意儿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的。”刘贵惊讶的嚷嚷道。其实不止是刘贵,包括旅顺城里的老百姓也没意识到占领城市的是明军。因为无论是从装束上,装备上,还是从纪律上,人们都很难将眼前的这支人马同以前的明军联系起来。

“我们确实是大明朝派来的,来收复辽东。我就是以前开原的黄闯子。”黄得功点头肯道。虽然离开了辽东多年但他始终是出自这片土地的。面对如今辽东荒凉的面目以及辽东百姓木纳的表情。黄得功打心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情。

“黄闯子?你是黄得功黄总兵!这么说大明朝真的又打回来了啊?”刘贵惊讶的叫道。眼见周围众人严肃的表情他这次真的相信大明朝又回来了。可他的表情却依然木纳得很,丝毫没有欢迎同族解放者的兴奋。过了半晌才反映过来的刘贵连忙朝众人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我该死,我有罪。刘贵我先前鬼迷了心窍才会投靠了鞑子。从今天起我一定效忠于大明朝。”

可是黄得功却不耐烦的朝一旁的战士挥了挥手,示意将此人给“请”下去。眼见着刘贵被士兵架下城楼的背影阎应元感慨颇声的长叹道:“咳,看来辽东百姓受鞑子统治时间太长了。他们似乎并不为我们的到来而感到欢欣鼓舞啊。”

阎应元的感慨无疑是道出了众人登陆后心中出现的阴影。就象阎应元所说的那样明军在登陆辽东半岛后并没有受到想象中的热烈迎接。老百姓在面对他们这群“解放者”时流露出的大多是疑惑和木纳的表情。难道真的才过了几年的时间这里的人们就忘记了大明朝了吗?正当众人疑惑不已时,却听黄得功果断的开口道:“无论辽东老百姓还认不认大明朝。我们都必须完成这次的任务。记住辽东的战果将直接关系到中原的战事。诸位还是放弃不必要的杂念,专心于辽东的战事吧。”

“是!”众人立刻收起心思异口同声的喝道。

“恩,不错。这才象是咱们远征军的气势。阎参谋长把地图拿来,咱们商讨一下下步的计划。”黄得功满意的点点头向阎应元命令道。

“是,军长。诸位请看。目前我军第十五师已经顺利登陆金州卫,并占领旅顺口以及其外围的大孤山、小孤山。而刘师长的第十骑兵师也已在金州貔子窝登陆。就此我军已经完成了振虎行动的第一阶段。按照总参谋部的指示振虎行动的第二阶段便是配合第二舰队水路并进攻占营口!”阎应元指着地图上浑河入海口上的一个小红点道:“我和李将军的意见一样。认为我军该即可北上与第十师回合攻取营口。如若我军能在叛军得到消息前占领营口。便可趁此机会迅速逆流而上攻其老巢盛京了。”

“好!就照阎参谋长和李师长的意见办。李师长你部留下一个团四门大炮为后应以接应后续的登陆部队。并负责监视整个四周海域。其余各部随我等即可起程。目标——营口!”

“得令!”

隆武五年农历四月十六日,明第四军团顺利登陆辽东半岛占领旅顺港。之后又连下金州、盖州诸镇。并于二十日进抵营口外围的黄土岭。与此同时明第二舰队也于十八日穿越渤海海峡进入辽东湾。至此,明军历时三年预谋的振虎行动终于拉开了序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