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王军帝路 《烽火丰州》 三二、重新出发

“你要什麽?”

……我想周游天下,我要自由,我要无拘无束地生活。

“你要什麽?”

……娘死后,我发觉自己想要的,原来只是一个和平安定的家。

“你要什麽?”

……我要安定的生活,安定的工作,所以,我从军了。

“你要什麽?”

……战事开始之后,我发觉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腥风血雨,我讨厌,我要和平!

“你要什麽?”

……我不要再看到身边人离去!我要他们与我一起生活!

“你要什麽?”

……别问了!别问了!别问了!!

“你要什麽?”

……不要再问我了!!!

“你要什麽!”

……我…!我要守护他们!我不要再看到他们离开!

“你要什麽!”

……我要力量!我要守护他们的力量!!!

一阵沉默,良久,声音再次出现:“醒来吧,少年。”

一丝清流入脑,留盟缓缓地睁开眼睛。他张目四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无边无际的白雾中,四周朦胧,一片沉寂,不,应该是毫无生气的死寂,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强烈的孤寂感油然升起,让他心中倍感郁闷难过。

“少年,敝人在此。”

听到有人声,留盟心下大喜,哪里怕是个陌生人,这个时候他最需要一个人在自己身边。循声望去,在不远处,他见到了一个朦胧人影,于是他走上前。待看清楚时,留盟立刻呆住了。

眼前之人,年约四十,相貌沧桑,不怒而威,身穿银甲,俨然一副大将之相,十分威武。当然,只是这样还不至于让人呆住,令人吃惊的是——那人的背后竟然有一双大翅膀!不,应该说,是那双金色大翅膀长在他背上!

留盟揉了揉眼睛,证明自己没看错,便问道:“大叔,你是谁?这里是哪里里?”那大叔不答,沉声道:“少年,你明白了你的问题吗?”留盟一怔,认出了他的声音,显然刚才不断对自己发问的人正是他。

见留盟发怔,那大叔怒声大喝道:“回答我!” 留盟被喝得心乱了起来,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叔叔,你别那麽凶嘛~!”突然,一把稚气的声音打破了僵局。留盟见那大叔身后,一名女童探了头出来,扁嘴地看著那大叔。女童双眼圆圆,稚气纯真,十分可爱,只见她望著留盟笑笑,便走过去牵著他的手。

女童俏皮地笑道:“留哥哥,别怕他,他不是坏人。”忽然,留盟只觉得这女童很熟悉,于是他矮身问道:“你是……?”女童嗤笑道:“呵呵,我是小孉。”

小孉?!留盟大惊,不过女童给他的感觉,令他丝毫也不怀疑,忙道:“小孉!你没事吧?爲何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已经死了。”大叔沉声插话,继续道:“因爲你的无能而死。”

想起小孉扑身撞向白额虎那幕,留盟茫然地望向大叔,再望向小孉,颤声问道:“这…不是真的吧…?”小孉笑著道:“没关系,只要留哥哥没事,小孉就高兴了。”

看著小孉天真无邪的笑容,留盟心里倍感愧疚,不断地自责,一阵鼻酸,他自觉对不起小孉,于是抱著她,流泪道:“对不起,我保护不到你……”

大叔沉声道:“她两百年的修炼,因爲你而毁于一旦,你再哭下去,也弥补不了她。”小孉安慰留盟道:“留哥哥,你别哭好吗?”留盟悲道:“可是…可是……”

小环道:“你知道吗?小孉的族类因爲是珍禽异兽,所以长久以来一直都被人类们猎捕。小孉出生不久,就没了爹娘,没了同伴,两百多年来,小孉曾试过与人类相处,但那些人一旦知道了我的价值,就会毫不犹豫把我出卖,久而久之,我不再接近人类,而森林里的动物也因爲我是异类,也不愿和我相处,所以这些年来,我都是一个人孤单地生活……”小孉说著的时候,神伤黯然。不过,她执起留盟的手时,却又露出了笑容,她道:“不过,留哥哥不同,你是唯一一个知道了我的价值后,不把我出卖,而真心地对我的人。因此,小孉很感激你,你让小孉重新得到了家的温暖。”

小孉擦了擦眼泪,继续道:“可惜小孉福薄,今生不能再陪伴留哥哥。我们之间相处时间虽然短,但小孉真得很感激你,若来生有幸,小孉一定要再做你的小孉。”

留盟早已泪流满面,他懊悔地哭道:“不,小孉,都是我的错!是我保护不了你!若我再强壮点,你就不需要出来救我,你也就不会死!”小孉虽然也在流泪,但她笑著道:“那麽你以后要变强,好吗?”

见留盟大力地点头,小孉含笑道:“那麽我也就放心地去了……”言毕,小孉化成一屡清烟,渐渐地消失在留盟的眼前。“小孉!”留盟喊出小孉之名时,小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空气中,只剩下她的最后一句话在荡徊著:“留哥哥,我们来生再见。”

留盟跪倒在地,双眼空洞地看著小孉消失的地方。

“你明白了你的问题吗?”大叔再次提问。

“我……太弱了……保护不了任何人……”留盟黯然地道:“娘是如此,小孉也是如此……”

“那你知道你爲何弱吗?”

“因爲我不强……”

“不,你是很强,只是心不够强。”

“心不够强……?”

大叔道:“没错,你缺乏的是一颗守护他人的心意。以前的你,只为自己著想,就算变强,也只是爲了自己。一个人若只是以自己而中心生活,他失去的东西,一定比得到的东西还要多。明白吗?少年。”

留盟擦了眼泪,用力地点头,因爲他真正体会了崮中道理。以前的他,以自我安全为优先考量,凡事追求简单而远离麻烦,没有人吩咐的话,自己决不会去找事来烦。如此生活,既没有目标,又没有冲劲,他受够了!从此刻起,他决定要变强!爲了守护同伴,爲了面对未知的挑战,他要无穷无尽地强大!

见少年眼中散发坚毅的光芒,大叔满意地点头,他道:“敝人可以给你力量,但以后的路,你要自己好好走下去,不要辜负敝人对你之期望。”

大叔张开金翅,浮上空中,道:“记住,敝人乃一把守护之剑,只为守护而强大。”言毕,他全身发出强烈的金光,亮得无法睁开眼睛……

※ ※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