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英雄传 第七卷----风起云涌 第七章 神剑弯刀(一)

“之华姐姐,是之华姐姐,之华姐姐回来了。”

正在镇外原野上玩耍的一群小孩,一路向着小镇小跑着一路兴奋地大声叫喊着。正在镇外汲水的几个妇女听着喊声,连忙放下头顶的瓦罐回身张望。只见孩童们的身后,一只雪白的神鹿正欢叫着慢跑过来,一个六七岁的女娃儿一手抓着鹿角,一手欢舞着高声叫喊着:“是之华姐姐,姐姐回来啦。”

女孩的身后,端坐着一袭月白长裙的月之华。长长的黑发在晨风中与裙带一起轻舞飞扬着,满面含笑地看着前面奔走相告的孩童们。她一手轻揽着前面的女童,一手向着汲水的妇女们挥舞着招呼。

“天神保佑,之华总算回来了。”一个妇女眼中含泪,双手合什地对着天空拜道:“欧丝之野总算又有了主心骨了。”

几个正准备外出找猎的年青汉子听着出叫声,也兴奋地跑了过来,高喊着向着月之华招手。月之华一按鹿角,加快了脚步跑至他们身边,扬手笑着叫道:“刘家哥哥,今儿是怎么啦?这么迟才出门打猎?”

“之华姑娘,你终于回来啦。”刘家老大扔下手中的钢叉,双手握拳在胸,兴奋地叫了声。“你可回来的太是时候啦。”

“怎么?欧丝之野出事儿了?”月之华连忙问道:“共工那边来人了?”

“那老贼,又想打我们的主意了。”刘家老二愤愤地道:“昨天下午,共工派了一个叫冯夷的人来到我们这儿。要我们交出前来投奔我欧丝之野的肃慎国秀源公主。之华姑娘,收容大荒各地渴望自由的人们,是我们欧丝之野的立国之本。秀源公主是整个大荒都为之敬仰的女中豪杰,如果我们交出了她,欧丝之野与共工的那些仆从国们又有何异?”

“正是。”刘家老三也是满脸的不平之意:“墨长老今天要让大家决定秀源公主的命运。之华姑娘,你回来就好,你要告诉共工的那些狗腿子,我们欧丝之野是自由之地,容不得他肆意妄为。”

还不等月之华开口回话,刘家老大又接口道:“之华姑娘,你一定要坚持我们的原则啊。如果欧丝之野庇护不了渴盼自由的人们,我们几世为之奋斗的理想将荡然无存。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又如何面对为欧丝之野的自由而牺牲的历代先辈?”

“墨长老他们现在广场上么?”月之华问道:“他是要让长老们投票表决?”

“是啊。其实这种票有什么好投的?”刘老大答道:“如果投票支持交出秀源公主,这样的人还配当我们欧丝之野的长老么?”

“之华姑娘,你快去吧。”刘老二叫道:“有了你,大家伙儿的底气就硬了。”

“对,对,冯夷那小子,仗着武功高强目中无人呢。”刘家老三也嚷道:“昨天,他打败了南荒的火仙吴回,正不可一世呢。”

“火仙吴回?他怎么会在我们欧丝之野?”月之华吃了一惊,这吴回,可是祝融手下的得力干将,南荒的一流高手呢。此时祝融降了共工,吴回又如何出现在欧丝之野?

“这吴火仙,可不像他的主子共工那样没骨气。”刘老大敬佩地道:“他不满祝融的投降令,就带着他的妻子红绫投奔了我们欧丝之野了。昨天因看不过冯夷的狂样,便和他交了手。火仙的武功,自然没得说,在咱们这边当属第一了。可冯夷也真是邪门,硬是用一身出神入化的水功,盖过了火仙的滔天大火。”他说到这儿,对冯夷仍是恼怒之情中,已是夹了三分的敬佩之意。

“之华姑娘,你快去吧。”刘家老二叫道:“昨天,红绫姑娘见丈夫受了重伤,愤怒的不得了。今天她要是见了冯夷,恐怕要为哥哥报仇呢。以她的武功,恐怕仍然不是冯夷那厮的对手啊。”

月之华闻言,连忙一拨鹿角,叫了声:“好,我先去看看”,就飞奔着往欧丝镇去了。刘家兄弟看着她的背影,各相视了一眼。刘老大哈哈笑道:“他奶奶的,咱们还去打什么猎啊。回去,为之华姑娘助威去。”

月之华一路飞奔而行,两旁的人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活,高兴地欢呼着:“是之华,之华姑娘回来啦。”看着这些亲切而又熟悉的脸孔,看着他们发自心底的笑容,月之华只觉得心头酸酸地。她使劲地向人们招手,不断地呼叫着自己熟悉的名字。欢呼的人们自觉地让开条道,然后一齐在她的身后围拢,许多人都随着她的白鹿奔跑着,高喊着:“之华姑娘回来啦!”

月之华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在他们之中成长,在他们之中感受着爱与亲情。这些人,与她和她的父亲患难与共、生死与同。是他们和父亲一起,一次次的挽救欧丝之野于危难之中。是他们呵护着她长大,守卫着她自小就存于心中的理想与信念。自由,欧丝之野的自由,大荒中所有落难人的庇护所,这是她与他们所有人的共存之地。她怎么能舍下他们?舍下欧丝之野?

阳光已经洒满了整个小镇。当月之华疾驰至镇中心的广场上时,人群中发出了震天的欢呼。长老台上的墨华黎眼中含泪,双手捂着胸高叫了声:“天神佑我欧丝之野!”他快步下台,分开欢呼的人群,一把勒住白色神鹿颈上的银圈,声音哽咽着道:“之华,终于盼得你回来啦!”

“墨叔……”,月之华也是心情激动,“冯夷也在了?”

“是啊,他正在台上呢。”墨华黎低声道:“这小子武功十分神奇,你要小心了。”

月之华微微点头,快步上了长老台上。她看也不看坐在台上左侧的冯夷一眼,径奔向右侧季秀源、李崇厚与阿庆嫂夫妇一边,“你们,别来可一切安好。”想着当日在青天镜中看着秀源兵败东荒的镜头,月之华心中一阵酸痛。

秀源也是眼中泪花隐含,她伸出手,紧紧地握住月之华,深吁了口气:“有你回来就好了。”

“若水呢?”崇厚连忙问道:“他回来了吗?”

“嗯,他会回来的,我相信。”月之华微笑着道:“为了欧丝之野,他、重光、南山,都会回来的。”

“哈,回来?他们回来就能拯救欧丝之野么?”冯夷一直目不转眼地盯着月之华,此时突然冷笑道:“三界诸天,此时已无不为我共工大帝撑控。所谓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之华姑娘,欧丝之野如果不能顺我大流滔滔入海而去,终难逃灭顶之灾。”

“你就是龙翼候冯夷?”月之华冷笑着道:“想你北荒三候之中,伯昏无人是何等的英雄,却偏有你这等无耻爪牙?”她转过身,对着台下的观众高声说道:“我们欧丝之野最敬佩的是什么人?”

“英雄!”观众们齐齐叫道。

“不错,我月之华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生在欧丝之野,长在欧丝之野,尚知男儿立于世间,当堂堂正正做人,磊磊落落行事。如果一味趋流附势,纵有经天纬地之能,也只是屑小之辈罢了。”月之华复又转回身来对着冯夷道:“想我秀源姐姐,虽然只是女儿之身。但忠君事主,赤诚对友;纵百万军中,也从不为己之私而稍有层怡之心。纵共工权势涛天,也无为己之私而存附流之意。如此英雄之辈,我欧丝之野岂有不服之理?”

“服!”人群在又是齐齐大喊一声。

“兄弟姐妹们,这位北荒的候爷恃势来此,要我们交出心仪的英雄。”月之华再次对着台下的观众高喊道:“我们是要为了暂时平安,而像这位龙翼候一样失去我们立国的原则?还是要为了我们的原则与信念,去抗衡那早已把我们视为砧板上鱼肉的强权?”

“秀源公主万岁!”人群在突然有人高举着手臂叫了声。其余的人也马上跟着高喊道:“秀源公主,我们要秀源公主。”

“听到了吗?龙翼候,你回去告诉共工,这就是我们的选择。”月之华回过头来,微笑着对冯夷道:“我们渴望和平。但我们的和平,决不以屈辱与丧失理想为代价。我们渴望共工大王能够给欧丝之野以生存之路,但绝不会以为虎作伥为回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