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阄不如诈金花


抓阄不如诈金花
抓阄可以决定生死,这是影视剧中见怪不怪的。当自己的命运与小纸团联系起来,你只能期待着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条上写有大大的“生”,方能长出一气,庆幸自己亏了有便后洗手的好习惯。

但生死问题如果用抓阄的方法来解决,却让人在无奈之余觉得很荒唐。为什么无奈?由于自己的失常发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难登大雅之堂的下下策之上,虽然你不服,即使你委屈,但蹲墙角里等着宣判吧;为什么荒唐?此计乃走投无路之下最后的解决办法,是方寸大乱之间唯一的救命稻草,它是准备工作不细致的化身,是主事者愚蠢的思维定式的代名词。

十运会男足八强的产生便借助于这项古老的处事法则让天津、河北队逃离死海顺利升天,让广东队沦为打包回家的失落之人。在进行思辨之前,我们必须要明确是什么原因让3支队伍只能通过抓阄来决定命运。大会规定,三个小组中的前两名可以顺利晋级8强,余下的两个名额是留给3个小组中成绩最好的第三名获得者。

这个安排乍一看很符合国际潮流,但仔细琢磨却难以通过ISO900000认证。成绩最好的概念有着中国特色的“粗旷”特点,直译为只比较第三名之间的最后积分,什么进球数、失球数一概不管。这似乎让人觉得规则制定者颇有快刀斩乱麻的男子汉气概,但津冀粤三队极有默契的皆胜一场,同积三分。这样的巧合显然是组委会未曾预料的,因此,抓阄的实况正式上演了。

千万别用“抽签”的词汇偷换概念。抽签决定的是种子球队,是选手的参赛位置,它决定不了谁生谁死的问题。因此,对于十运会男足的“抓阄表演”我不得不给其定义为是荒唐的,是可笑的,是光怪陆离令人难得一见的!

不过,比赛组织者倒也聪明。他们知道“抓阄”的道具——纸团难上台面,他们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用揉捏纸条的办法既不雅观又费时费力。因此,他们用扑克当道具,用A、2、3来决定谁晋级谁出局。玩过诈金花的朋友,肯定知道A、2、3是顺子,其威力仅在金花、豹子之下,而且是顺中的天王老子。谁手上有这么一副牌势必该美得冒泡儿了。

可惜啊,这不是诈金花而是抓阄,谁撞上了A、2的大运谁就可以高唱《欢乐颂》了。于是乎小组赛发挥同样不好的广东队握着手里的那张3只能看着津冀两队拍手相庆,只得接受荒唐的规则对自己命运的宣判。

可想而知,广东队是不服气的,津冀两队是胜之不武的。我不想为广东队的出局鸣冤叫屈,我只是有一个疑问:既然面对巧合只能用“下三滥”的手法来解决,为什么不让三家坐下来,用技术含量相对更高的诈金花作以了断呢?别提醒我那更荒唐,与诈金花比起来抓阄只不过是逃了五十步的孬种,两人同为逃兵,只不过跑得米数不一样罢了。

矛头不得不指向规则的制定者,你们也太不拿全运会当棵葱了吧?你们也太能开国际玩笑了吧?你们的思维方式也太简单了吧?不过,我不会生气。因为全运会已经成为了糟粕之地,已经成为适合荒唐事件生存的土壤。倘若回头听闻两个并列第一的选手需要通过诈金花来决定奖牌的归属,大家可千万别奇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