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微笑 仿若隔世

噩梦醒来,一身虚汗。
梦里,一次次的擦肩而过,不要以为是向左走向右走般的情节。
我看得到她的侧脸,甚至闻到一丝丝发香。
我想叫唤,却发不了声,即使用尽全身的力气,喉咙有被狠狠掐住的堵塞感。
我只能大口的喘着粗气,手按膝盖,弯着腰,双目平视着那一抹窈窕的背影,看他走远。
街头、巷尾、车站、码头。
背景变换,不变的是一次又一次擦肩而过,不变的是喉咙间的堵塞感,不变的是我叫不出她的名字,只能流着泪看着她一次次走远。
我坚信我认识她。
她就是跨过奈何桥之前,腻在我的怀抱里的那个精灵。
这个忙忙碌碌的城市,有着六朝金粉的余香。
而我,一只苟且偷生于钢铁丛林间的蝼蚁。
每天挤着沙丁鱼罐头般的公车,游走在一条以IT闻名的街上。
幸好,我还有着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梦想。
这个梦想跟前生的记忆有关,跟今世的噩梦有关。
于是我谦卑的行走着,慌乱的寻找着,再在满身的疲惫里等待噩梦。
一个很普通的夏天的早晨,有灰蒙蒙透着点蓝色的忧郁的天。
公车迟迟没来,我东张西望,百无聊赖。
然后就那么一瞬间,目光留驻,时间静止,画面定格。
我看得到她的侧脸,甚至闻到一丝丝发香。
我想呼唤,却发不了声。
车来,她上车,我跟上。
在摇晃的车身中,我死命拽着扶手,目光偷偷的撇向她那边。
她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偷窥,整理了一下衣服还转过头来调皮的一笑。
我面红耳赤,心跳加速,那是存活在我记忆中的微笑。
也许是一个很没有个性的老套的故事的开始。
我认定了是她,从第一眼,和那个调皮的微笑开始。
我起的很早,然后在站台等待。再跟着她上车、下车,再坐另外一班车绕城市半圈赶到公司。
我看得到她的侧脸,甚至闻到一丝丝发香。
我想呼唤,却发不了声。
一天又一天,转眼夏已逝,秋已至。街道上有落下的叶。
我想我着了魔了。
但是每天却睡得很香,那个梦魇似已消去。
又一个秋天的早晨,我在站台等待,好久好久。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慌乱和疼痛开始在心里蔓延。
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手按膝盖,弯着腰,双目平视,却看不到那一抹窈窕的背影。
那天夜里,又一次噩梦醒来,一身虚汗。
后来和后来的后来,每天下班后,每个周末,我在这个城市漫无目的的游走。
我坚信一种叫缘分的东西,就像我坚信我认识她,她就是跨过奈何桥之前,腻在我的怀抱里的那个精灵。
尽管理智告诉我,忙忙人海,可遇而不可求。
我的梦魇还在继续。
大家都能想象到的烂到家了的结尾,我的梦魇又持续了一年,然后我又看到了她。
还是那一路公车。
人很多,很挤,我踩了一个人的脚。
我说对不起,然后有人回眸一笑。
我一阵眩晕。
我试图微笑,但肌肉却僵硬如石。等我憋出一个蹩脚的笑容,她已转过头去。
我看得到她的侧脸,甚至闻到一丝丝发香。
我想呼唤,却发不了声。
车到站,下车,
我看着她从一个老妇人手中抱过一个婴儿,
我听着她说着乖,妈妈抱。
小孩儿头垫在她的肩上,面向我。
突然肉嘟嘟的小手指着我,一个甜甜的笑,仿若隔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