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一个背了一个小包,藏两本经济类的书,给在克劳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我说来了。朋友说在Goslar接我。 

  每次都是这样,天气不错的周末我都会乘火车出去旅行,因为在下撒克逊州内不需要买火车票,旅行成了我的最主要的休闲活动。到Goslar这座漂亮的山城只需要一个小时,在车上看了一段关于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和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历史演变就到达古城了。火车道两边的风景是我每次都很喜欢雕琢的,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色彩,现在是深秋了,色彩很浓艳,风一吹,两边的黄叶片片往下落,看得你似乎醉了。午后的阳光照在你的上身,很温暖。 

  没料到朋友开了一辆红色的雷诺,说是租的,我说很好,兜风吧!
 
  车一直在山里面开,漫山遍野都是秋天给你带来的浓烈的色彩享受,你沉浸在沉思当中。朋友说,德国是一个出哲学家的地方。我说是呀,就因为森林,这幽静,不哲学家,童话家,诗人出了实在不少。我继续说,你没有发现么,德国是将城市化消融在乡村景色当中的,你绝对看不出它的工业在那里,一点痕迹都没有。前几天看到一个德国的电台采访中国一个旅游团,其中一个中国人说,来慕尼黑之前以为这里到处是工厂,没想到这个城市跟农村一样。 我想,朋友,慕尼黑可是德国第二大城市。我们都很感叹,想起国内,城市人口高度膨胀,自然环境被人为的破坏......。 

  在朋友那吃了点饭,我们去了趟Harz山脉的一个天然湖泊,湖不是很大。水位很低,主要是汛期早过,水已经络下去,岸上的石头都一块块暴露出来了。 

  晚上,我建议去泡巴。在路上发生了小插曲。朋友见一个德国女孩从对面走过来,说了声Hallo,那女孩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往前走。我很疑惑地问朋友,你认识她么?朋友说不认识。我说,那你说什么Hallo呀,你以为说的很动听么?朋友说,那是礼貌,打招呼。我笑了,我说这又不是在风景区,你那样做有点流氓的味道。 朋友说认识一个云南的学化学的朋友,叫一下,结果不在家,于是两个人要了啤酒,话了半天桑麻。 

  第二天一早,驱车开往小城Osterode,在一个山谷,两个人散了一段步。纯粹是田园风光。下午三点的时候做火车回Goettingen。


回来的路上,写了首绝句,感觉万分的惬意。

秋风辞落叶
满山似蝶飞
少年任出游
天涯有余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