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运会十大怪:奥运冠军屡屡败 查药查出小孩来 !!

一怪:退役名将老脸卖

“主任”球手龚智超、“妈妈”剑客肖爱华、38岁高龄的马文革等已经从国家队退役甚至已淡出赛场的老队员重新披挂上阵,十运会似乎成了老将“走穴”的舞台。肖爱华复出前,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孩子不足5个月,体育局领导“三顾茅庐”之下,女剑客才无奈复出。马文革的理由更直白:“领导有需要,我就回来了。” 已经身为湖南省羽毛球管理中心副主任的龚智超,虽然复出也是迫不得以,但率湖南队问鼎羽毛球女团冠军,算是这次十运会上复出的名将中的最好成绩。更多的退役名将的复出都没有带来令人惊喜的成绩,大部分都带着“给地方队作出回报”这样的“信念”来露露脸,即使没有什么辉煌的业绩,在全运会完成对地方的“回报”重任之后,仍然可以功成身退。

二怪:奥运冠军屡屡败

十运会开幕才5天时间,奥运冠军落败的却已经有一大串。跳水的彭勃、李婷、劳丽诗,羽毛球一姐张宁,射击奥运冠军朱启南、杜丽、贾占波全部无缘决赛。最为惨烈的是雅典奥运举重冠军唐功红,三次试举竟然没有一次成功,奥运冠军这下收场也太丢脸了。众多奥运冠军的落马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因为这些冠军失利的“冷门”都出现在中国的奥运重点夺金项目上,在这些项目中人才济济,谁能说奥运冠军就是最强的?各地方队卧虎藏龙,能战胜奥运冠军的“黑马”多着去。

三怪:裁判住进隔离带

如今“黑哨”一词泛烂,运动员成绩不好就怪裁判不公,裁判成了比赛场上最难当的角色。本次十运会,为了避免在裁判问题上出现纠纷,很多项目的裁判到了比赛地后就被安排到专门的住地,并且上缴手机、掐断电话线,除了去赛场其余时候禁止出入。这种完全失去自由的方式,大部分裁判都还能勉强接受。更有甚者,十运会柔道赛事组委会推出一种全新监督措施——判8寸“大头照”贴上墙,允许运动队匿名检举。

四怪:一块金牌两家戴

本次十运会上男子单人激流回旋和跳水女子双人三米板两块金牌,四川队都是与东道主江苏队共同分享的,在金牌榜上两家各算半枚金牌。这个被称为“交流人才”的金牌计分方式就是全运会上的中国特色。全运会上的“交流人才”这一特殊政策是专门为支持西部体育发展而制定的,只有云贵川、重庆、西藏、青海、新疆等西部地区才能享受这一政策。而“交流人才”的实质,其实就是外省到这些西部地区挑选自己需要的运动员,并对这些运动员的训练提供经济支助,而这些队员在全运会上取得成绩就按照输送省份和赞助省份一家一半这样计算。说起来还是对西部地区的优惠政策,但金牌被人家分走一半的时候,西部地区的省份对这样的“政策”还会有好感?

五怪:赛艇打洞搞破坏

在赛艇场上发生了很多蹊跷的事情。上海队一艘赛艇出现了一个大窟窿,浙江队的一艘赛艇艇底也出现了三个洞。维修赛艇的一名木工语气肯定地说,赛艇三个洞“都是人用螺丝刀戳的”。多次维修被人为破坏的赛艇的木工对这样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不仅是全运会,“几乎每次全国大赛都会碰到这种情况。”要知道这些比赛艇都是进口货,价钱十分昂贵,单人艇每艘大约四五万元,8人艇则要十几万元。很难相信面对这些“高档货”,一般搞恶作剧的人能下得了手!除非是利益驱使,一位赛艇教练表示,“队员在遇到这样的事情之后,比赛的心态会起很大变化。”

六怪:农民特工真晕菜

“站住,干什么的?!”随后,几个人冲了出来,不由分说,抓起摄像机就往地上甩。在十运会自行车BMX(小轮车)场地,发生了这惊人的一幕。一名受人雇佣悄悄前往赛场摄像的农民险些被殴打,因为他使用一台昂贵的摄像机拍摄赛场赛道。对于一个小轮车队来说,谁能够适应这一赛道,谁就可以在比赛中掌握主动。而江苏方面对这个新建的赛道高度警戒,严防各队侦察赛道情况,这才出了上面那一幕。不知道是哪个队想出请农民去拍比赛场地的想法,不是我们看不起农民伯伯,就算要偷拍,至少找一个看上去有能力消费那么昂贵的摄像机的人去才不会穿帮吧。

七怪:足球不踢用手代

足球,足球,顾名思义就是用脚去踢球的一项运动。不过,在十运会的足球赛场上,踢得好不好已经不重要,关键看你的手气好不好,抽到上签就出线,抽到下签就拜拜。本次十运会男足比赛中,广东队不幸成为那支抽到下签的球队。在小组赛结束后,三个小组前两名直接晋级8强。在C组中列第三名的广东队因与另两个组的第三名天津队和河北队同积3分,按照规则抽签决定两个晋级队,结果天津与河北队幸运晋级,广东队惨遭淘汰。

八怪:制造新闻把金戴

在十运会男子十米跳台决赛前,“金牌早已内定”、“田亮与金牌无缘”诸如此类的传言满天飞,最后的结果却是以田亮蝉联十米台金牌告终。有句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田亮的顺利夺冠与之前的莫名传言,更让我们觉得“谣言是始于智者”。田亮与国家队之间的问题早已公开化,在这次比赛前田亮自己对此也一直有所顾虑,索性自己一直这样担心,不如先放出风声“金牌内定、冠军不是田亮”,让毫无心理准备的裁判们大惊失色,就算在后面的比赛中想压低田亮的分数也不敢动了,这一招实在是高!

九怪:推让金牌又重赛

“嗨”声之后,孙福明主动让对手把自己推倒,这是本次十运会上的头号“假摔”事件。既然在这场假摔之后,孙福明代表的辽宁队和对手代表的解放军队都能获得金牌,而辽宁队还要多出一枚银牌,何乐而不为?只不过这场假摔也太露骨了。最后被了处罚不说,还要再重赛一遍。虽然重赛两人在场上都表现得很认真,但还是孙福明输了,这样的比赛真实性照样值得怀疑。要是第一次比赛的时候就这样认真的“假摔”该多好,至少在大家心目中全运会的形象会纯洁那么一点点。

十怪:查药查出小孩来

查兴奋剂时竟查出一名女运动员怀孕了,这事是昨天才在十运会赛场上发生的。这一突发事件似乎比某某运动员夺牌更具轰动性,成为了各新闻中心最热门的话题。原来,在前天的赛艇预赛结束后,这名运动员接受了兴奋剂检查,检查官取走了尿样。昨天,北京的实验室将检查结果传真至南京的兴奋剂检查部,并附带告知,这名运动员已怀孕。这样的事情在国内外各大赛事中从没发生过,而“首创”除了带来人们的各种猜想外,也令十运会从事兴奋剂检查监督工作的专家们有些尴尬,有些专家甚至提出“兴奋剂检查是否有查怀孕的这个项目”的怀疑。不过,有很多从事兴奋剂检测的专家也承认:国外专家发现,孕激素能够促进运动成绩的提高;其二曾经有国外的选手在参加比赛前安排性生活。但对于现在该名运动员到底是任何原因导致这起“意外事故”还没有任何说法,该运动员目前也避口不谈此事,但我们还是希望这仅仅是一个意外,是给紧张的十运会赛事添加的一点笑料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