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军史上攻克坚城的第一经典战役——临汾战役

小兵天下 收藏 64 10345
导读:我军军史上攻克坚城的第一经典战役——临汾战役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光辉伟大的战斗历程中,曾经创造过许多经典战例,1948年春的临汾战役就是其一。这次战役,是人民解放军由运动战向阵地战转移的重要战役,是一次著名的攻坚战。毛泽东曾经热情地赞扬道:在临汾作战中,“我军9个旅都取得攻坚城经验,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大胜利”。此役中涌现出来的“光荣的临汾旅”,则是我军唯一一个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师级单位。

临汾为山西南北交通的咽喉,太岳、吕梁东西连络的枢纽,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晋南军事重镇。它西临汾河,东、南、北三面都是平原,地形开阔,易守难攻,城池依丘而建,内高外低,墙高壕深,壮似卧牛,素有“卧牛城”之称。国民党守军约三万余人,总指挥是阎锡山第六集团军中将副司令梁培璜。早在日军侵华期间在此筑有坚固工事,后来,国民党又对工事进行了加固和扩建,纵深内外筑起四道防线,构成完整的防御体系。第一道防线为外围阵地,由约二十里的无数据点组成,各据点都有高碉、明暗火力点及外壕、劈坡、鹿寨、电网、雷区等障碍物,形成独立的支撑点。第二道防线为环城阵地,以环城X组碉堡构成,每组碉堡的四围配有地堡和暗火力点,并挖有十米的外壕,设有铁丝网、鹿寨、雷区的防御物,这些明碉暗堡均能独立作战,且相互之间、与城之间又构成严密的立体交叉火力网,东城壕外还铺设铁轨,设置装甲车、火车头做为活动据点,往来巡回接应。第三道防线为城池阵地,包括外壕和城墙,深挖二十米、宽三十米的外壕内外沿均设火力点,壕底有伏击地堡,距城二十米,城墙高十五米,筑有三层作战工事,配备各种密集交叉火力,外壕火力与城墙三层火力构成立体火力网。第四道防线为城内纵深阵地和地道工事,城墙内挖内壕,深宽均有五六米,壕内每隔十五米即有一伏地堡,与城内核/心工事、炮兵阵地和城上火力点形成纵深阵地。外壕、城墙与内壕形成了宽五十余米、高三十五米的巨大屏障。此外,临汾还有特别之处,它不像别的城市东西南北四处有关可攻,仅在城东偏南部筑有东关,其城墙高度、厚度及周边工事也异常坚固,它的这一特点又加大了我军攻坚作战的难度。综观临汾,实属集天然与人工为一体的坚城要塞,城垣异常坚固,地势易守难攻,守军可谓得天独厚,梁培璜得意的称其为中国的“马其诺”防线。



在人民解放军主力实施外线进攻的情况下,为策应中原和西北战场的作战,晋冀鲁豫军区于1948年2月3日决定组成前方指挥所,由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徐向前任前方指挥所司令员,指挥实施攻打临汾的作战任务,战役预定于3月10发起,我方叁战总人数为5.3万人。3月5日,军区前指从破译的电报中得知,胡宗南为挽救其西北战场的颓势,意欲将其第30旅主力从临汾空运至西安,以增兵洛川。为了抑留该敌,阻其空运,配合西北战场作战,军区前指遂决定于提前发起临汾战役。1948年3月7日晨,临汾战役打响。经过激战梁培璜最外面两道防线被我攻破,在临汾城及其东关高高的城墙下,我军以掩护交通壕逐步渗透逼近,收紧了包围圈。根据实地观察和俘虏供述,我军迅速确定城东城北为主攻方向,11日起,开始了对东关的攻击。 然而,此时的人民解放军遇到了前所未遇的困难。由于双方都必须以堑壕对堑壕、地堡对地堡、坑道对坑道作战,每个据点每寸土地都经过了异常惨烈的争夺。而我军只有8纵第23旅、第24旅有城市攻坚作战经验,其他部队多数刚由地方武装民兵升为野战军,还没有完成由游击战、运动战向攻坚战的转变。部分据点在我军夺下后,又被敌人反复几次夺回。特别是越接近东关,进展越困难,我军压力越大。3月15日,我军攻占黄土堡据点,但次日复失,17日再次夺回;3月20日,在槐树圪塔阵地也发生了反复争夺;3月23日,我军攻击兴隆殿受挫,攻击敌5号碉、6号碉亦未果,第一次攻打东关受挫;3月24日,攻占敌4号碉,但随即被夺回,当夜,再次攻占;3月25日,攻下兴隆殿,但在敌军反扑时又被迫撤回;3月27日,再攻东关,再次失利.

做“土行孙”,让敌人坐上“土飞机”

3月31日,徐向前组织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会中,徐向前承认,攻取临汾,比战前预料的情况要复杂、困难得多,原来的计划求胜心切,兵力分散,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面对临汾异常坚固的城池,考虑到我军攻城部队严重缺乏重火器,徐向前提出坑道作战的方法,他指出:“坑道是我军当前攻坚的主要手段,我们要实行土行孙的战法,钻到地底下去,用坑道破城。” 4月1日,8纵第23旅移至距离东关城墙只有几百米的挂甲庄,接下了主攻任务。当时,庄上仅有的几户人家都因战争躲避走了,只剩下两个群众,其中一人就是23旅政委肖新春的房东。他对肖新春讲了李自成打不下临汾、气得挂甲而去的传说。肖新春激动地说:“我们是人民子弟兵,不能像李自成那样打不下就走,他可以走,我们可不能走!打不下临汾,就对不起人民!” 23旅曾在山西曲沃、运城战斗中成功地运用坑道爆破战术,徐向前使用这枚棋子的目的也正是发挥他们的攻坚经验。是夜,23旅旅长黄定基在油灯下一边看地图,一边研究战斗部署。第二天一早,黄定基来到肖新春的窑洞,兴奋地说:“政委,我们不能从正面硬攻,还是挖坑道,制造‘土飞机’,用炸药破城,然后夺取东关!” 。几天后,第23旅在东关城外开了4个坑道口,开始向东关城墙掘进。同时,地面上展开了激烈的外壕争夺战。黄定基旅长首先命令部队集中炮火摧毁和封锁了攻击正面的敌人的火力点,步兵在炮火掩护下,以4条掩盖交通壕迅速推进,将外壕外沿的敌人全部驱散,使城墙完全暴露在我军的攻势之下。敌人不甘心束手就擒,一面疯狂阻止我军地面的进攻,一面抢修地堡深沟,企图阻滞我军的坑道前进。我68团5连在不断打退敌人反扑的同时,顽强地将掩盖交通壕推进到外壕边,开暗道,挖射击壕,还利用夜幕掩护,派小分队杀入外壕,肃清了壕内之敌。一夜之间,控制了外壕上、中、下各个层面。虽然城上的敌人不断向外壕内滚地雷、投炸药包,甚至向外壕注水,但在5连战士的勇敢抗击下,都一一宣告失败。与此同时,在地底顽强掘进的我军坑道工兵,已经使爆破坑道顺利通过外壕,挖到东关城墙下。 到4月9日,4条坑道都已掘进到东关城下,连放炸药的地方也挖好了。当夜,240人组成了两个运火药队,从十几里外将8700多公斤炸药陆续运进了坑道。到10日午时,除一条坑道作为备用外,其他3条都已装好炸药。对东关的最后攻势全部准备就绪。 10日黄昏时分,在距离城墙30余米的地方,负责尖刀突击的战士们子弹上了枪膛,静静等待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夜幕快要降临了,天空中突然升起两颗绿色的信号弹,这是爆破城墙的信号。为了避免因大爆破震垮隐蔽部而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战士们迅速从掩体里跳出,暴露在露天阵地上。随着两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石块砖土铺天盖地而来,东关城墙被炸天57米和25米两个大缺口,“土飞机”爆破成功。“尖刀连”的战士们迅速冲向城头,不顾敌人机枪的扫射,占领了突破口。大部队随后源源不断地杀入东关城内,将残敌全部击溃。 攻克东关是临汾战役中的关键胜利,我军从此找到了攻打临汾的有效方法。剩下的工作就是如何继续进行坑道作战,攻克临汾本城了。

坑道对坑道,梁培璜束手就擒!

东关一破,解放军的“土飞机”立刻出了名。著名的战地诗人毕革飞专门写了一篇快板书《土飞机》:“咱有土飞机,光叫敌人坐。不在天上飞,钻在地底下。步兵修跑道,工兵把机驾。敌人一坐上,全都美死啦。” 在另一篇快板书中,毕革飞写道“敌人害怕土飞机,总想逃避不坐它。钻在地下用缸听,又用步兵出来打”。东关失守,使梁培璜见识了我军“土飞机”的威力,于是采取了一系列反坑道战术。毕革飞的这段快板说的就是此事。 梁培璜命令手下在临汾城东、南、北三面城墙脚下和外壕中挖了大量“T”形和“Y”形防御坑道,到民间到处搜罗大瓮埋在坑道上,以收集我军挖掘坑道的声音,还派出大批士兵昼夜轮班监听我军地下作业的声音,发现动静即以坑道向我对挖,临近后用炸药破坏我坑道。一般说来,当我军挖到100米之内时,便可听出声音;挖到30米之内,连掘土的动作和人的说话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敌人还在地面上用各种手段侦察我坑道的位置,发现迹象就用飞机、炮火猛烈轰击,还不断派小股部队袭击我坑道作业。 至此,坑道战打到了令人惊心动魄的程度。我军在城东一线挖掘了15条破城坑道,在其两侧及上方还挖掘了40余条掩护坑道,几乎每条坑道都遇到敌人的阻击,其中一条就被敌人炸了5次。敌人炸毁坑道后,便往里面施放毒气。 随着坑道向前延伸,坑道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战士们每进洞一次,刨挖不久就得轮流出洞,“饱食”一番空气,否则就会晕倒在洞中。为了便于与敌人斗争,坑道必须弯曲前进,越往深挖越狭窄,为避免被敌人听到,战士们便改用手指代替,有的指甲脱落仍苦挖不止。当坑道挖到临汾城的外壕下后,由于泥土过湿,车轮子难以转动,便以弹箱代拖车,战士们在洞中赤身露体爬行牵引,以膝代脚。为了保护膝盖,战士们把棉衣撕成布条,捆绑在膝盖上,坚持运行。 到了事关成败的关键时刻,我军全部攻城坑道只剩下了3条。敌人企图最后挣扎,拼命往外壕投掷炸药,妄图震塌我主坑道。这使坑道作业更加困难,为了减少挖掘响声,此时不能再挖副坑道,其他的通风办法被放弃。5月14日夜,敌人投下的大型炸药正好命中1号坑道,把顶部炸了一个大洞。为了抢在天明敌人发现前修复坑道,工兵英雄张贵云立即带领几个人紧急抢修。这里的坑道顶部只有半米厚,土质又松,修几次都没有成功。紧要关头,战士刘增炼急中生智,用一个门板堆上湿土堵住了洞口,终于在天明前使坑道复原如初。15日,分别长117米和115米的两条坑道挖到了城墙底部,16日爆破药室也挖好了。为了抢时间,指挥所命令每条坑道以两个排传递炸药,在1号坑道装黑色炸药6200公斤,在2号坑道装填黄色炸药2500公斤,硝氨炸药500公斤。5月17日12时,炸药装填完毕。 5月17日下午19时,随着工兵英雄张贵云在一部手摇发电机上猛力一摇,只见火光一闪,紧接着是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张贵云顾不上危险,赶紧抓了一个子弹箱子顶在头上,跑出指挥所。他只觉得硝烟味直冲鼻子,眼前烟雾弥漫,把天上的月亮都遮住了,土块石头雹子般梆梆地打在子弹箱子上。临汾城墙被炸开了37米和39米宽的两个大缺口。我军迅速向城内发起冲击,当晚24时,古城临汾解放,历时72天的临汾战役结束。 第二天一早,在城外汾河西岸,我堵溃部队发现了一队溃兵,梁培璜恰在此中为我所俘。


1948年6月1日,毛泽东在《关于辽沈战役的电报》中,高度评价了临汾战役:“临汾阵地是很坚固的,敌人非常顽强。敌我两军攻防之主要方法是地道斗/争。我军用多数地道进攻,敌军亦用多数地道破坏我之地道,双方都随时总结经验,结果我用地道下之地道获胜。”6月4日,在8纵召开的庆功大会上,徐向前将一面绣有“光荣的临汾旅”的锦旗授于8纵第23旅。(完)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