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这座有六朝古墓、石头城遗址、栖霞山石刻、明孝陵、太平天国天王府等著名古迹的历史名城,国民党政府的首脑机构、蒋介石的总统府曾一度设在此。

1937 8月,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受国民党人的邀请,受中央委派赴南京参加国民党的国防会议。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工农红军和国民党军队这两个整整打了10年仗的冤家对头要结成统一战线,共同抗击日本侵略军了。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南京之行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商谈中国工农红军的改编问题。
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中,由于中共中央的正确决策,使事变得到和平解决。蒋介石被释放前,承诺了“停止内战,集中国力一致对外”、“改组政府”、“容纳抗日”等诺言。蒋介石回到南京以后,马上扣押张学良,但对联合抗日等条件未敢推翻。
当时,要改编的不仅有经过艰难的长征到达陕北的中国工农红军主力部队,还有湘、赣、粤、浙、闽、鄂、豫、皖八省的游击队,后者即为新四军前身。
蒋介石哪里想得到,他悬赏捉拿多年的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人物会同他坐在一个会议室里。
这是一场特殊的斗争。
蒋介石在西安被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扣押时,曾经亲口向周恩来表示:我回南京以后,你可以直接去谈判。但蒋介石回南京后立即扣押张学良的举动,则使人感到他言而无信。
周恩来到南京谈判是否会出现“张学良第二”?红军战士不放心,毛泽东也不放心。
19371月上旬,毛泽东接连发电报给周恩来,明确指出:
“此时则无人能证明恩来去宁后,不为张学良第二。”
“恩来此时绝对不应离开西安”。
应该欢迎“君(即张冲)到西安与恩来同志协商。”
28日,蒋介石的心腹顾祝同到达西安。顾祝同当时担任南京政府的军事委员会西安行营主任兼第一集团军总司令,蒋介石委派顾祝同和张冲、贺衷寒为国民党方面在两党谈判中的代表。周恩来和叶剑英作为共产党方面的代表,在西安同顾祝同等人进行谈判。
周恩来对红军改编问题有个基本考虑,他觉得红军改编后“人数可让步为六七万,编制可改四个师,每师三个旅六个团,约一万五千人,其余编某路军的直属队。”周恩来还把自己的想法向毛泽东、洛甫报告。
在谈判中,顾祝同表示同意红军在西安设办事处,保证不迫害民众团体。
但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2 26日,蒋介石对张冲说:共产党要等宪法公布后公开,红军可以改编为三师九团,不可再加。
蒋介石的调子一变,顾祝同和张冲等人很快对原已达成的协议作了重大变动。他们提出:红军改编为3个师后,每个师的人数只能有一万人,共3万人,要服从南京军事委员会和蒋介石的“一切命令”,政训人员由南京政府派人参加,各级副职也由南京政府逐渐派人充当。这实际上是要把红军和苏区完全置于南京当局的直接控制之下,中国共产党方面当然是不能同意的。
这以后,周恩来又在杭州、庐山等地同蒋介石进行了多次面对面的谈判,蒋介石总想在红军改编的问题上耍阴谋。
77日,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卢沟桥事变,中国军民奋起抗击日本侵略军。第二天,中国共产党通电全国,大声疾呼:
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
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生路!
在民族危机日益加深的情况下,国民党对红军改编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7 12日,叶剑英代表红军与国民党西安行营第一厅厅长侯成如会谈时,侯成如用试探性的口气说:据南京方面的绝密消息,南京拟将红军部队编入战斗序列,使用于平绥方面,与傅作义共同作战,但不知红军能否听从调动?显然,侯成如是秉承蒋介石的旨意。
叶剑英略加思索,郑重申明:红军抗日救国主张,国人皆知。华北事件发生,共产党和红军即通电表示救国。事关重大,会谈结束后,叶剑英立即向党中央报告。
毛泽东和朱德等人看了叶剑英的电报,明确表示:竭诚拥护国民政府决心抗日,红军主力准备随时服从调动,同意参加平绥线作战,并决定以一部深入敌后。
但是,蒋介石、何应钦等人一字未提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和红军的改编问题。
蒋介石在耍手腕,他想借日本侵略军之手消灭红军。
8月初,张冲给周恩来打电话,邀请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到南京共商国防大计。张冲还多次给西安的叶剑英打电话,询问朱德等人的行止。
叶剑英想起了西安事变以后张学良的遭遇。面对当时的险恶形势,叶剑英向党中央建议,关于南京国防会议,“毛不必去,朱必须去”。
810日,朱德、周恩来、叶剑英从西安乘飞机到达南京,参加国民党的国防会议。
共产党在国民党首府取得了公开活动的合法地位。
会议期间,周恩来、朱德、叶剑英频繁地同冯玉祥、白崇禧、刘湘、龙云等国民党地方实力派将领会晤,利用各种机会宣传中国共产党团结抗战的主张。
国共双方的斗争很激烈。
8 12日,蒋介石派康泽见周恩来,对《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提出了许多无理要求。其中不同意提“民主”,要求一律改为“民用”;不同意提同国民党获得谅解,要求提共赴国难。周恩来当即表示,有的可以研究,有的不能同意。
第二天,日本军队对上海发动大规模进攻,侵略者的炮火打到了南京政府统治的心脏地区。蒋介石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迫切需要红军开赴抗日前线。
18日,蒋介石同意发表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任命朱德、彭德怀为正副总指挥的协议。但是,由于双方对部队改编、员额等问题上仍有斗争,上述协议到22日才正式发表。
战争形势发展很快,朱德和周恩来先离开了南京,未了事宜由叶剑英在南京继续进行谈判和交涉。
8 25日,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宣布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一方面军第1、第15军团及陕南红军74师,编为第115师,林彪任师长,聂荣臻为副师长。红二方面军及陕北27军、28军、独立第1师、第2师、赤水警卫营及总部特务团一个营、骑兵团,编为第120师,贺龙为师长,肖克为副师长。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及陕北红军第29军、30军,陕甘宁独立第1234 团等部队编成第129师,刘伯承为师长,徐向前为副师长。
红军主力改编后,国民党方面下发了三个师人员的军饷、弹药和碘片、阿斯匹林片之类的药品,枪枝却没有下发。对此,蒋介石的一名尉官曾经说:“共党一向夸口说,他们所有的枪炮物资都是过去从我们手中夺过去的。让他们从日本人手里去夺取吧!”
但是,对于红军游击队,蒋介石仍不肯给正式番号,千方百计地想要削弱和控制,甚至采取了“北和南剿”的方针,致使新四军比八路军还迟两个月改编。
红军游击队有着光辉的历史。
193410月,中共中央决定在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以后,在中央苏区设立中央分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办事处和中央军区,项英担任中央分局书记和中央军区司令员,陈毅担任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红军第24师和十多个独立团及地方部队,都留下来了,加上3万多名伤病员,一共有46万多人。
陈毅元帅当时就是一名重伤员,艰苦的反“围剿”战斗中,兴国县老营盘一仗,陈毅的右胯骨被敌弹击中,造成粉碎性骨折,血流如注。那几天,陈毅的大腿红肿疼痛,伸不直,也下不了床,本该早作手术,但是,由于云石山那家医院没有电源,手术难以进行。109日,医院各科室的医疗器械、药品都装到箱子里,很快就要转移了,陈毅才给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周恩来写信。
周恩来看了陈毅的信,立即派人把电台的汽油发电机送到医院,为陈毅作手术。周恩来还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医院看望陈毅。
陈毅知军善战,因腿伤不能远征,中央本想派人把他抬走,但考虑到他在江西搞了七八年,有名望,党内军内都活动得开,项英在中央苏区的时间短,又没有打过游击,才决定让陈毅留下来负责军事。
项英送走最后一批撤离的部队不久,就到医院看望陈毅。项英在传达中央的有关部署时说:中央划定瑞金、会昌、于都、宁都4个县城之间的“三角地区”为基本游击区和最后坚守的阵地。这些留下来的部队的任务是:保卫中央革命根据地,保卫土地革命的胜利成果,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及其周围进行游击战争,使侵占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敌人无法稳定其统治,并准备在适当的时机,配合红军主力部队,在有利条件下进行反击,恢复中央革命根据地。
陈毅听后,坦率地说:蒋介石不会因为红军主力撤出而丢下中央苏区不管,不会让苏维埃政权继续存在。反革命大风暴很快要袭来,必须迅速做好打游击的准备。
果然,红军主力开始长征以后,蒋介石仍然命令国民党军队向中央苏区腹地进攻。到11月下旬,中央苏区的全部县城和交通要道都被敌人控制。
12月份开始,陈诚指挥的20多个师20多万人又对中央苏区进行划区“清剿”,还组织地主武装建立保甲制度,实行白色恐怖统治,企图彻底消灭红军。在优势敌人的进攻下,红24师等部队遭受严重损失,于是转移到南岭山脉,重新组织游击战争。
当时,陈毅、项英负责赣南区域,方志敏负责赣东北区域,粟裕负责浙江区域,叶飞负责闽东区域,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负责闽西游击区,等等。
蒋介石在围追、进攻中央红军的同时,从未放弃打击红军游击队。“西安事变”发生后,蒋介石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运动也采取“北和南剿”的方针,在同中共中央进行和平谈判的同时,调集优势兵力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南方各游击区进行大规模“清剿”,企图在和谈的掩护下彻底消灭留在南方各地坚持斗争的红军和游击队。
但是,蒋介石的这种企图是徒劳的。红军游击队经过半年多艰苦、复杂的斗争,不但挫败了敌人的“清剿”,还得到国民党地方当局中一部分人士的同情。于是,蒋介石又改变手腕,企图通过“谈判”改编来取消红军和游击队。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中共中央于193781日发出了关于南方各游击区域工作的指示。其中指出:“在保存与巩固革命武装、保证党的绝对领导的原则下”,“可与国民党的附近驻军或地方政权进行谈判、改变番号与编制以取得合法地位,但必须严防对方瓦解与消灭我们的阴谋诡计和包围袭击。”
随后,中共中央又针对两党谈判中出现的新情况,多次发出指示,要求南方游击队坚持独立自主,拒绝国民党派人来游击队任职;游击队驻地应背靠有险可守之山地,不能无条件地完全集中,不与国民党军队、民团混杂;严密防卫国民党军队的暗算、袭击和破坏。
陈毅、项英、曾山、张云逸等人分别奔赴各游击队,贯彻中共中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
北伐名将叶挺也为红军游击队的改编而奔走。
7月,周恩来在上海遇到叶挺。两人10年不见,彼此都有许多话要说。但周恩来当时极忙,他对叶挺说:“这段时间正和蒋介石谈判陕北红军部队的改编问题,待这件事解决好,改编南方八省游击队的问题将会提上议程。”
叶挺对红军游击队很关心。
“叶挺同志”,周恩来接着说:“希望你能参加这支部队的改编工作。”周恩来还示意叶挺,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向陈诚、张发奎等人表示自己愿意领导这支部队。周恩来认为,红军游击队的改编应取得国民党有关人士的同情和支持,并通过他们争取蒋介石同意。
陈诚是浙江省青田县人,蒋介石的亲信,保定军校第八期炮兵科毕业。1923年,陈诚入粤军任职,曾经担任孙中山大元帅府警卫。1924年任黄埔军校教官,参加过两次东征。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陈诚指挥的部队成为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在中原大战中任第18军军长,后来又参加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三、四、五次“围剿”,多次被工农红军击溃。全面抗战爆发后,陈诚担任第15集团军总司令和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参加上海抗战。从这段简单的历史中不难看出,陈诚的建议对蒋介石有一定的影响。
叶挺对陈诚比较熟悉。
813日,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日军飞机对上海市狂轰滥炸。久经战阵的叶挺将军登上寓所屋顶,当他看到奋起应战的中国机群虽然英勇搏击,却弱不胜强,难以制止日军飞机的残酷轰炸时,将军心中油然升起一种奔赴抗日前线为国杀敌立功的激情。
不久,叶挺就去找陈诚,表明希望参加改编南方的红军游击队。
陈诚当时正在上海指挥作战。听了叶挺的一番话,陈诚表示同情,答应由他出面向蒋介石疏通。
蒋介石当时正为上海、南京的严重形势而发愁,对于陈诚的建议,蒋介石较为重视。
8月下旬,陈毅和项英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到江西省赣州市同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代表和第46师代表谈判红军游击队的改编问题。
正在同国民党代表谈判的叶剑英也同叶挺联系,共同磋商红军游击队的改编问题。
9月下旬,叶剑英、博古等人一起与国民党代表谈判,商定把南方八省区的红军游击队主力编为一个军。这时候,中央红军主力已经改编为八路军,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抗击日本侵略军的第一线。
10月初,项英到南京。叶剑英和博古又同项英一起商谈了南方各省游击队所面临的形势和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叶剑英和博古对项英说:应注意保存南方原有的战略据点,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能放弃独立自主原则。
经过中共中央的努力,加之日军进攻上海,威胁南京,国民政府才同意同中共中央达成协议。
1937101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南方813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
构成新四军基本力量的南方8省红军游击队主要是:
闽西南地区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等同志领导的游击队,约1200多人,500多枝枪。
湘、鄂、赣地区傅秋涛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1100多人,350多枝枪。
闽东地区叶飞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920人,500多枝枪。
闽、赣、浙地区黄道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600人,300多枝枪。
浙江平阳地区刘英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600人,200多枝枪。
瑞金中央苏区钟得胜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300人,150多枝枪。
皖南地区关英、李步新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190多人,75枝枪。
湘、鄂地区谭余保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350多人,200多枝枪。
赣南地区陈毅、项英等人领导的游击队以及桂东地区的游击队,共约300多人。
鄂、豫、皖地区高敬亭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900多人,500多枝枪。
鄂、豫边区周骏鸣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600多人。
湘南地区李林等人领导的游击队,约300人。
这里,让我们再看看红军游击队改编后的军队名称、军长人选和有关政策问题的历史镜头。
历史镜头之一:新四军名称由来。
19378月底,项英到南昌,同江西省府代表达成协议,议定江西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江西抗日义勇军”。此时,红军主力已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叶挺在上海同陈诚谈话时,建议成立一支名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的正规部队,共同抗日。
叶挺提议把红军游击队改编后的部队称为新四军。叶挺的意图很明显,是希望这支部队继承北伐战争中“老四军”的优良传统。
“老四军”即北伐战争时期的国民革命军第4军。叶挺对第4军有一种特别的感情。19259月,叶挺担任第4军参谋处处长,不久又调到以共产党员为骨干的4军独立团任团长。在北伐战争中,叶挺指挥的独立团猛打猛冲猛追,在著名的汀泗桥、贺胜桥战役中,连战皆捷,屡建战功,叶挺被誉为“北伐名将”,升任第4军第25师副师长。
国民革命军第4军参加北伐的部队被称之为“铁军”。
肖克将军认为,在中国革命史上,铁军是一支“独负盛名、战绩辉煌的部队”。
肖克将军还提到:“人民军队初创时,连名称也是借用铁军的,井冈山朱德、毛泽东部,湘鄂西贺龙部,都称四军。”
叶挺提出“新编第四军”,寓意深远。
蒋介石接受了叶挺的这一建议,只是又加了两个字:陆军。
新四军军歌的歌词中有:“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等,也是寓意深刻。
历史镜头之二:新四军军长人选。
新四军第一任军长是叶挺,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国民政府同中共中央之间在任命新四军军长的问题上尚有一番周折。
1937928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铨叙厅发出通报,“任命叶挺为新编第四军军长”,并且称这个任命是经过“委员长核定”的。
该通报一发出,毛泽东等人立刻引起高度重视。这其中有两大疑问。第一:国民政府对新四军军长的任命为什么没有征得中共中央的同意?第二:国民政府迟至1012日才宣布南方8省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陆军新编第四军,为什么要急于任命新四军军长?
也许由于这两大疑问,毛泽东、蒋介石才接踵召见北伐名将叶挺。

1937年初,叶挺曾与张云逸在澳门相遇。因为是老战友,两人谈话比较随便。
张云逸说:“叶挺同志,你对个人的进退有什么考虑?”
叶挺略加思索,说:“抗日是我的夙愿。国共合作抗日,更是我的向往。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有力量。但是,我不太愿意到国民党军队去工作,我对国民党军队的作风不能适应。”
张云逸听后,建议叶挺再到上海或广东的东江地区去走一走,也许会有些新的感想。
叶挺接受了张云逸的建议,一家人都迁往上海,在国民党内一些老朋友的帮助下,住进了上海静安寺一座庭院式的小洋房里。
抗日战争初期,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听到双方激战的隆隆炮声,北伐名将叶挺更加萌发了率军抗日的激情。
蒋介石对叶挺的行止也很关心。当陈诚说到,叶挺希望参加改编南方的红军游击队时,蒋介石想到了利用叶挺的威望。
蒋介石对叶挺太了解了。出生在广东省惠阳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的叶挺将军,声威赫赫,从16岁开始先后在广东陆军小学、湖北陆军第二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学官学校学习,参加粤军以后,很快升任粤军第一支队副官、第二师少校参谋,深得中华民国大总统孙中山先生的信任,是一位功勋卓著的名将。
蒋介石清楚地记得,十多年前,当北伐军三次北上,尚未打倒北洋军阀时,正是叶挺率领以共产党员为骨干的独立团,踏上了第四次北伐的征程。
那是公元19265月。
初夏的广东,天空是那样的蓝,阳光是那样的明媚,就像这片景象终年在被夏日的风光笼罩着。寂静的热气在大地上蒸腾,闪光,闲散而轻柔地浮动着,俨如在溪里游动着的鱼。一支2000多人的队伍雄赳赳地从广东肇庆、新会出发,提前开赴湖南前线。这支队伍就是威震敌胆的叶挺独立团。
叶挺独立团经过广州时,正是“五一”国际劳动节。广州街头,到处是欢送北伐将士的工人和革命群众。当时,叶挺在广州司后街(今越华路)叶家祠已有一个家。那一天,叶挺的胞妹叶香、叶珠和新婚妻子李秀文也来欢送。叶挺穿着一身崭新的青色制服,双脚蹬着长筒皮靴,腰际的武装带上佩着一把精致的左轮手枪,显出出征将士特有的英武。
那时候,湖南的战争硝烟越来越浓。叶挺率领部队进入汝城县时,与粤军谢文炳的前卫部队一千多人遭遇。那天,天上金龙飞舞,电闪雷鸣,雨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大地。独立团的官兵冒雨战斗,很快占领了汝城和城西南的一片高地,毙伤和俘虏200多敌人。北伐战争的前哨战一举告捷。
忧心忡忡的蒋介石,得到叶挺独立团的捷报时,由忧转喜。然而,更使蒋介石吃惊的是揭开国民政府北伐战争序幕的一战——
那年64日凌晨4时,安仁、攸县间广阔的丘陵上,枪声炮声惊天动地,叶挺和周士第等人率领独立团的官兵向敌人发起了猛烈攻击。经过两昼夜苦战,叶挺将军指挥1个团的部队打败了4个团的敌人,毙敌俘敌各200多人,缴获迫击炮数门,机关枪数挺,长短枪300多支。

北伐先锋第一仗,旗开大胜。
至于汀泗桥、贺胜桥之战,叶挺独立团更是威震天下。
当年,叶挺为打倒北洋军阀,率领独立团浴血奋战,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难忘这支部队。如今,日本法西斯疯狂地侵略中国,蒋介石也要叶挺去指挥由红军游击队改编的新四军。
毛泽东对叶挺也很关心。毛泽东相当慎重地同周恩来联系,并查询“恩来与叶挺究竟谈了些什么”。
毛泽东还多次打电报给秦邦宪和叶剑英,说:“叶挺是否能为军长,待你们提出保证”。对叶挺的任命问题,毛泽东还请“叶挺来延安商谈”之后“再行决定”。
叶挺知道,当时的情况很复杂,中共中央应该慎重处理。当时,秦邦宪、董必武、叶剑英都在南京,叶挺对他们说,我完全拥护中共中央的政治军事战略,完全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关于新四军军长问题,叶挺表示愿意到延安去,与中央负责人当面商谈,如果中共中央不赞成,他可以辞职。
10月下旬,叶挺来到延安。
毛泽东热情地接待了叶挺,专门为叶挺设宴接风。
那些天,毛泽东尽管十分繁忙,还是抽出时间陪同叶挺到抗日军政大学和中央党校等地参观。叶挺看到,延安尽管没有广州、上海那样喧闹的市区,却呈现出革命圣地特有的那种战斗朝气。身临此境,叶挺感到格外亲切、舒畅。
一天,毛泽东和叶挺谈到了新四军的组建问题。毛泽东说:“叶挺同志,中央经过全面考虑,新四军的编制可以争取为两个师4个旅8个团。”毛泽东还提出了新四军主要领导人的人选方案,即:叶挺任军长,项英任副军长,周子昆任参谋长。两个师的主要领导人人选是:第1师师长为陈毅,副师长为张云逸,第2师师长为张鼎丞,副师长为谭震林。
叶挺听得很仔细,说:“这个方案好。”叶挺还希望党中央多派一些得力的干部到新四军工作。
毛泽东希望叶挺按照这个设想去做蒋介石和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的工作。
叶挺说:“我一定尽力去做。”
这次交谈以后,毛泽东在延安抗大礼堂主持干部大会,欢迎叶挺。会上,正式宣布叶挺为新四军军长。毛泽东热情洋溢地说:“我们今天为什么欢迎叶挺将军呢?因为他是大革命时代的北伐名将,因为他愿意担任我们的新四军军长,因为他赞成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所以我们欢迎他。”
叶挺很兴奋,他在欢迎大会上说:“同志们欢迎我,实在不敢当。革命好比爬山,许多同志不怕山高,不怕路难,一直向上走,我有一段是爬到半山腰又折回去了,现在跟了上来。今后一定要遵照党所指示的道路走,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坚决抗战到底。”
按照中央的部署,项英也到延安来了。
毛泽东为项英组织欢迎晚会时,特别邀请叶挺同项英一起坐在主席台上。由于组建新四军的有关事项十分迫切,叶挺在见到项英后的第3天就离开延安,前往武汉。
武汉是当时国民党军政要人的活动中心。南京危急时,国民党政府已经决定迁都重庆,武汉这个长江沿岸的大城市变得格外忙碌。叶挺在会见毛泽东之后来到武汉,自然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新闻记者也争相采访。但是,叶挺无心在武汉久留,他想尽快赶到南京。
叶挺要去见蒋介石,要向蒋介石转达毛泽东提出的新四军组建方案和其他有关事宜。
1121日,蒋介石召见叶挺,参与新四军改编工作的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也同叶挺一起去见蒋介石。
曾经是北伐军总司令的蒋介石对北伐名将叶挺虽然很熟悉,但两人已有十多年没有见面。大家坐定以后,叶挺详细转达了中共中央关于新四军的改编方案,特别是具体讲明了新四军副军长、参谋长,各师师长、副师长的人员名单。叶挺还说:“关于新四军的集合地点,浙江西部的衢州附近比较合适。另外,请国民政府发给18万元作为集合开拔费和整理费。”
起初,蒋介石显得慢条斯理,听着听着,蒋介石的脸色变了,心里说:你叶挺是国民政府正式任命的军长,你怎么就……
叶挺刚说完,蒋介石马上说:“中共南方游击队不能按照八路军的办法改编,延安提出的军官名单我不能同意。”一句话刚说完,蒋介石眼前忽地浮现出八路军改编的情形,说话的语气都变了。他说:八路军拒绝点验,南方游击队必须派人点验,按枪的多少决定编制。新四军不能先由共产党委任师长、旅长”。
蒋介石似乎已经知道红军游击队人多枪少。
对于蒋介石的回答,叶挺多少有些吃惊。叶挺说:“如今日寇肆意侵略,中华民族的大好河山遭到践踏,改编部队上前线作战,这是最要紧的,其它人事问题容易解决”。
一听这话,蒋介石很不高兴,说:“这不行,这些红军游击队能不能开到前线还是个问题。依我看,他们不会离开南方。”
叶挺想了想,又说:“游击队改编了,就增加了抗日力量。
再说,这对安定后方也有好处。”
“嗯?”蒋介石转过头,怒气冲冲地说:“扰乱,那是扰乱后方。扰乱后方就是破坏抗日,我要剿的。”大敌当前,蒋介石还是忘不了一个“剿”字。几年前,他调集国民党几十万军队“围剿”红军,多么疯狂。现在,他又想着要“剿”红军游击队,要“剿”即将改编的新四军。他绝不希望这些革命武装留在南方。在蒋介石看来,只要有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力量,他心里就不安定。
蒋介石说的这个“剿”字,道出了4年后发动皖南事变的阴谋。
蒋介石余怒未消,突然用一种责问的口气说:“谁要你去延安的?”
“这件事我同军政部长何应钦谈过。”叶挺显得分外冷静。
叶挺当然不会说是毛泽东要他去延安的。
客厅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叶挺又问,“那么,部队改编的整理费呢?”
“什么整理费?”蒋介石故作惊讶。
叶挺见蒋介石连改编红军游击队的基本费用都不给,马上站起来说:“这不行,没有军费,部队无法改编。我不当这个军长了。”
听到这句话,蒋介石的心“突”地一跳,稍稍变了腔调,说:“坐!坐!你的军长还是要当。有些事,你可以找陈诚商量。”蒋介石心里很明白,除了叶挺,当时没有第二个能使延安方面接受的新四军军长合适人选。蒋介石也担心叶挺真的不当新四军军长,赶紧搬出了陈诚。
陈诚是叶挺的同学,更是蒋介石的亲信。蒋介石故作姿态。
毛泽东、蒋介石接踵召见叶挺,北伐名将出任新四军军长。
历史镜头之三:不准一个国民党插进我军。
红军游击队分散作战多年。在谈判改编中,个别地区的游击队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倾向。
活动在江西省东北部弋阳磨盘山地区的游击队一直不肯下山,当党组织指派皖浙赣省委书记关英到磨盘山上进行说服教育时,游击队里个别人竟然把关英杀死。
赣东北德安、九江、瑞昌地区的游击队也拒绝下山。红军第16师政委明安类和鄂东南特委书记林美津到山上做工作时,也被他们杀死。
国民党军队找个借口,把这两支游击队消灭了。
相反,当特委代理书记、红军3团团长何鸣在同国民党第157师谈判时,同意把闽粤边的游击队改编为保安队,并归157师指挥。谁知当一千多名红军游击队撤离根据地,开到漳浦县城时,突然被国民党的军队包围,收缴了武器。由于党中央的严厉交涉,国民党方面被迫送还武器,但人员却失散了。
闽中一支游击队被国民党方面骗到蒲田县城后,不但被缴械,大队长也被杀死。
毛泽东知道这些情况后,接连发出电报,要求湘鄂赣的游击队一定要吸取何鸣的教训,在接受改编时,不许轻易移居大城市,不许国民党派人来任职。毛泽东、张闻天还告诉周恩来,谈判时要坚持不准国民党插进我军一人的原则。
毛泽东还指出,红军游击队要依靠山地,改编时,驻地200里内对方驻军应调离。
根据党中央的指示,湘鄂赣游击队把国民党派来任职的副司令、参谋长等人“礼送”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