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值得高兴的日子,但不用太兴奋。它回来了(指香港回归),至少是名义上回来了。不过人家政治、司法、行政自成一套,本质上就是和当年的租界没区别。这不是贬低它,而是有话直说。这种单方面的事实独立,再结合我们处于弱势的意识形态地位,最终只能导致一个结果,就是:它发展的好了,是它民主自由、法制健全,抗拒我们干涉的结果;它发展遇到困难了,就是它自由受我们限制、法制被我们破坏、经济被我们拖累的结果。总之,无论回归后,它是好是坏,都极有可能把我们当作对立面,进行导向型攻击。我本人,一点也不看好两边能互利互惠地作为一家人过日子。”——李欣欣,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院,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社会研究局副局长,1998年4月《回归后续发展的几点预测》

“为什么驻军是必要的?首先一点,毫不遮掩的说,我就是要去占领你。这一百年,你过得好也罢,坏也罢,你都是敌占区。没错,是敌占区。这一百年,英国人和我们关系好的时候很少:抗战前,拉着日本压我们(指英日同盟时代);抗战后,靠着美国压我们;从东北到西南,哪有乱子哪有它;它不是敌,谁是敌?作为一百年的敌占区,如今回归了,中央不排兵去占领,这可能吗?第二点,中央之所以是中央,在中国,就是靠了三个统一:军事统一、行政统一、财政统一。这其中,军事统一是第一位的,是党指挥枪的前提。你说是军事强权也好,是集权政体也罢,这是中国上千年的历史必然,没有军事统一,一切无从谈起。所以,你既然回家了,既然认我是中央,就要接受这一点。无论你怎么自治,怎么一国两制,作为我国基本国防体系的一环,就不允许你独善其身。以上这两点,中央已经跟他们(指香港政、经界要人)明白地讲了。话可以好说,但事不能不做……”——迟浩田,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原中央军委副主席,1998年1月《向同志们解释一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